潘楠似乎好不完全接受我的说法,但是也没有在争执下去了。过了一会儿,问道:“那你知道阳哥为什么会突然那样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大清楚,阳哥之前能自身吸收体外的天地气而生存,就像天生会大周天功夫一样。现在要去吸食野鬼,应该就是身体里面的除了故障,没法正常运转,需要去吸气才会这样吧。”

  潘楠点了下头:“但愿他会好起来。”然后打了个哈,犯困道:“那我们小心点,我好困,再睡一觉。”

  我嗯了一下,便又出去抽烟。忽然想到如果老和尚没死就好了,没死的话,还可以把潘楠和英俊几人安顿到守生寺去,我和伏虎去找找胡哥。抽完一根烟,伏虎缩到我旁边,说道:“你要找胡哥的话,不会用奇门之术么?”

  “什么奇门之术?”我疑惑到,伏虎咋了下嘴:“寻气啊。”

  我忽然反应过来,就是用符鸟嘛,便说道:“可是我现在身上没有胡哥的头发或者随身物品啊,并且现在离胡哥那么远,就算符鸟怕也不会顶用吧?”

  “不是这个,我会厉害点的,我教你。”伏虎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阳,“等天黑了比较好使,我准备一下,你也休息一下吧,都累哭了。”

  看伏虎信心满满的样子,或许他会什么秘术,便也蛮相信他的,吃了点东西就躺下睡觉。醒来时已经晚上了,明月高挂,伏虎喊我到院子里去,只见地上准备了一盆清水,还有一大块的小沙丘。旁边还零散的放了些需要的工具。

  “以前我跟大哥做阴医的时候,有时候玩过头了,会把生人的魂魄给弄丢,找不到时就会用这个方法。取需要找的人的生辰八字,扎个草人装成那人的傀儡,然后放在镜花水月中,便能通过月光的照射与反射,看出那个人现在在做什么,处在什么环境里。”伏虎祥祥说到。

  我点头倾听,随口问道:“那你怎么又胡哥的生辰八字啊。”

  “以前偷偷查的,大哥说胡哥万一胡哥想坑我们,我们知道他的生辰八字,也可以还手。”伏虎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说完之后马上捂住嘴巴,尴尬的偷瞄了我一眼。

  我呵呵一笑:“你跟降龙还真是不简单啊,胡哥帮你们免入无间地狱,你们还留一手想着坑胡哥一把。”

  伏虎呵呵呵的假笑道:“勿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嘛,出来跑,多留个心眼是好的,反正我们自己的出发点没有恶意就行了。”

  更+*新M最|快上酷匠\#网5$

  “行了,我没打算追究,你赶紧看看胡哥现在在哪吧!”我催促到。

  伏虎连忙摇头道:“我不信啊,我现在都是个僵尸,不是人,没有念力,无法与咒语中的神通力量相通,所以我没打算自己来,得你来,我在旁边教你就行了。”

  原来这样,我揉了下眼睛,问道:“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做吧!”

  “把那几朵话丢进水里去,然后把贴了胡哥生辰八字的草人放在水面上。哈一口气在草人上,让他有人气,模拟出活人的样子。”伏虎说到,“月亮会吸引动物,我们人也是动物来的,所以本能的会被月亮吸引。”

  我照办后,伏虎让我手作结指,指向那个草人,再教我念着催动此法术的咒语。

  念完之后,能明显看见一道淡淡的光束从水盆里射向月亮,中间还有草人的影子轮廓。那道光速很淡,淡的就像快没电的电筒一样。过了一会,那草人突然立了起来,站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伏虎马上紧张道:“草人立起来,说明月光已经反射到胡哥了。你现在气很闷很紧,千万憋住,不要松了那口气。”

  我点了下头,草人立起来后并没有了动静,站在那一动不动。伏虎抓着头,困惑道:“怎么会这样,胡哥怎么站那里一动不动?”

  我想问伏虎会不会是胡哥躺着一动不动,也会造成这种现象。可是憋着气,无法说话,所以也只有等会再问伏虎了。

  伏虎看了我一眼,见我脸涨红了,便说道:“你跟着我念几个咒语,慢慢的把气放一点出来,不然会憋坏的。”然后教我念了几句咒语。

  念完之后,纸人耍的一下倒下了。

  我急忙看向伏虎,还不等我发问,伏虎就连忙说道:“没事,没事,你把水泼到那对小沙丘里面去,轻一点泼。”

  我端起了那喷水,所谓的小沙丘其实也不过脸盆大小的范围,我把水泼向那沙丘,沙便散了,水在沙丘里流走,形成一条条水痕。过了一会,等水都流的差不多了,伏虎蹲下去,仔细看着沙丘上的水痕,忽然往后一躺,一动不动。

  “伏虎,怎么了?”我推了一下伏虎,他睁着眼,看着月亮,慢慢摇头流着眼泪道:“我没事,胡哥死了。”

  “什么?胡哥怎么会出事?”我不敢相信,很着急,却又不敢让屋里的潘楠听见,便压低声音质问道。

  伏虎一下坐了起来,指着沙丘说道:“你看那水痕,一个闭合的圈圈里有一个人的样子,不就是人躺在棺材里么,人躺在棺材里,不就死了吗?”

  我赶紧看那水痕,中间确实像一个人形,外面也扭扭曲曲的围城一圈。不对,那圈是开发的口子,闭合的那一条是旁边吹来的一根长长的细草而已。

  我将那根细草捡开,问伏虎道:“如果圈圈没有闭起来,又代表什么啊?”

  “圈圈没有倒起来,就是人被困住了。”伏虎哀伤的说到,翻了个身趴在地上,轻轻的抽动起来,手捏着拳头锤在地上,哭道:“胡哥,你死的好惨啊,可怜你单身一世,死了连个未亡人都没有,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以后我就是你的未亡人,我会照顾好你这不成器的徒弟。”

  我马上一脚踹在伏虎的屁股上:“别急着哭丧,这圈没合上,还未亡人都哭上了,胡哥不喜欢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