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走了一段路,凌峰趴地上不动了,说道:“你们上去吧,我走不动了,我脚都烂了,我就躺着,那些阴兵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佛祖不强迫人,你想留就留吧。”和尚说到,然后看向我和伏虎:“你们两个呢?”

  “上去。”我和伏虎齐声回到。

  到寺庙门口时,脚掌已经全是血了,是真的烂了。老和尚在旁边的一口大缸里舀出两盆水,让我和伏虎泡下脚,那是他用独门草药熬制的,泡一泡后两天脚就好了。

  伏虎摆手说不用,老和尚恍然大悟的点了下头:“忘了你不是人。”

  我站在脚盆上泡了一会,马上就不疼了,走下脚盆,老和尚领我们进庙。庙里布满了蜘蛛网,大雄宝殿上的佛像也满是灰尘。老和尚捋了一下邋遢的长发,笑道:“我这寺庙太艰苦了,有几个徒弟都走了,去别的寺庙了,就我一个人,也懒得清理了。他们倒是来看过我,开着车过来的,劝我把路修好点,容易走上来,信徒就多了,信徒一多,香火钱就多了,可以把生活改好点,他们现在都用什么电脑讲经了。”

  老和尚说完苦笑一番:“他们都忘了我原本是个苦行僧。”

  “可是你怎么不剃头发,和尚不留光头,不很怪么。”伏虎疑惑道。

  老和尚呵呵一笑:“哎,太麻烦,没过几天就要刮一下,我一个人也懒得弄。再说那三千烦恼丝,我早就没了,也不用在乎细节了。”

  伏虎还要问,我拉了一下他,轻声道:“大师自有大师的修佛方法,你就不要多问了。”

  伏虎哦了一下,便不再提问。我看了一眼山下,这样躲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便问老和尚有没有办法替我们解了这个厄运。

  老和尚在头上摸了摸,抓出一只虱子丢在地上,回道:“既然来了我守生寺,就是跟我有缘,我佛慈悲,我自会渡你们一程。”

  我赶紧对他说明了我的情况,原生太极跟一个被练过的魂融合了,现在原生太极出来了,我似乎也命魂不稳,撑不了多久。伏虎也说明了他的情况,以前魂魄是被强封在体内的,所以那些阴兵找不到他,现在魂魄出来了一下,自己也就暴露了,阴兵也勾他回去受案。

  老和尚听完点了点头:“我想想办法,七天之内一定会帮你解的。”

  我连忙摆手道:“七天太长了,我女朋友还在山下,她现在得了一种怪病,我每天都要用针灸给她治疗,隔了太长时间的话,我怕她撑不住。”

  xU更Z…新“最》◇快8/上/酷l匠#网:x

  “原来这样啊。”老和尚砸吧一下嘴,“那行吧,今晚我就帮你们解掉。但是这样一来,就有点条件了。”

  “什么条件?”我马上问到,一路上被坑过太多次数,现在一听有条件就心虚。

  老和尚抓了抓头,尴尬道:“是这样的,我以前是个苦行僧,走过千山,渡过万水,看尽人间世事,可是心里还是有个结还是解不了。解不了那个结,我就留在了这里,搭了个小寺庙,取名守生寺,一半是凡是来我这的众生,不管是人,还是跟这小子一样的僵尸,只要是来我这,我就一定守。可是还有一半意义,也是想守住我自己,因为能走的路,都走过了,我怕自己走回头路,便立誓永不离开这里。”

  老和尚支支吾吾了一大堆,也没有说什么条件,不过我倒是看出来了,应该跟个女人有关。

  “那大师,你想我们做什么呢?”我问到。

  老和尚咳了一下,继续自说自话:“其实我做和尚之前,是个道士,可是犯了那罪后,以前学的没法让我平静。我就做了和尚,为我剃度的师父是个禅宗的,跟着他修行,也没法平静下来。他便介绍我去一个净土宗的寺庙,多接触刚死去的人,或许对我有帮助。可是做了一段时间,净土宗的师父也还是解不了我心中的苦,便介意我做苦行僧,行走千里,或许有机会见得佛祖面目,解我心中苦结。走了十几年,心里确实平静了很多,但是每当想起那件事,我心里还是会很触动。”

  伏虎听老和尚叨逼叨了一大堆,有些烦了,便突然大声道:“你就说要我们干啥吧!”

  “杀人。”老和尚突然严肃起来了,“曾经我有一个好朋友和一个谈婚论嫁的对象,我没有父母,便把他们当成至亲的人,可是他们却背对着我厮混。一气之下,我对他们下了毒咒,这两人便一个瞎一个聋,痴痴呆呆,身上永远长着毒疮,我要他们受苦一辈子。可是后来,我又后悔了,可是那毒咒一下,就解不了,唯一的方式就是杀了他们。”

  “那你回去看过他们没有?”我问到。

  老和尚摇头:“没有,我不敢回去。”

  我想了一下,有点犹豫。老和尚见我犹豫,便补充道:“上来路上我查看过你们两个,你身体里有股灵气,但是没法运用,他是活僵尸,其实跟死人一样。如果你们答应我,我除了保你们完全之外,还分别教你们小周天和大周天的本事。学会之后,你可以灵活运气,他也可以不用吸食人血来维生。”

  这是个很诱惑的条件,伏虎一口答应了。

  老和尚看向我,我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不能拖了,拖得时间一久,潘楠就越危险。

  老和尚会心的笑了,先对伏虎道:“你先不用急,你只是被阴兵追而已,下山时我给你个东西,就不会再有阴兵追你了。”然后看向我:“其实你的也简单,无非是原生太极出来了而已,只要再补一个进去就行了。”

  “怎么补?”我急忙问到。

  老和尚也不多废话,马上打坐运气,手掌朝上,一会后,手掌中便结出一团小小的混沌之气。但是老和尚的头发却也突然白完了,他将那混沌之气按在我的胸口上,离开手后,虚弱的说道:“我所有的修为,也只能结出这么太极了,现在给你了。我也快死了。”

  我震惊的张大嘴,老和尚呵呵一笑:“迟早得死,早就看透了,能用一命解也个结,也值。”

  他都这样了,那答应他的事,必须得办了。老和尚闭上眼睛道:“现在我教你们大小周天之术,听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