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我脑子一乱,拖延道:“阳哥,那什么,你记不记得,我还请你喝过奶呢。”

  阳哥却不理,慢慢把嘴迎上来,不停的吸着气。我的气从七孔外泄,被阳哥吸走。本来就气弱,现在怎么扛得住阳哥这样弄。阳哥吸得越来越狠,眼睛也越瞪越大,正当我痛苦不堪之际,胸口突然一阵剧烈的胀痛,就像一团气在那里爆了一样。与此同时,喉咙也像呕吐一样,一团异物从喉咙里出来,嘴巴本能的张开了,一个绿色的身影从我嘴里喷了出来,那小身影提着一把刀,在喷出来后,就照着阳哥头上一刀砍下。

  阳哥往后退了两步,从左眼道右边嘴角,一道血痕。

  二哥被吸出来了,还是那么迷你,萌哒哒的,举着更迷你的青龙偃月刀落在我的膝盖上。

  阳哥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受伤了,怔了好一会,一动不动。二哥转过身,看向我道:“有二哥在这,小弟你不用怕,谁也伤不了你。”

  我心中一阵欣慰加感动,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而这时,门被从外面打开了,乔雪进来了,焦急的喊了声阳哥。阳哥回过神来,双手捂着脸,在地上打滚,同时喊道:“疼,疼,好疼啊。”

  乔雪赶紧去扶阳哥,看见二哥那种严正对敌的姿态对着阳哥,便吼道:“你们对阳哥干什么了?”

  “乔雪,应该是我问你对阳哥干什么了,他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暴戾,一进来就吸了很多鬼,还要吸我的魂。”我问乔雪到。

  乔雪的气势弱了一点,回道:“我也不知道阳哥为什么会这样,他这两天一直魂不守舍的,今天傍晚像闻到什么气息一样,突然跑开。我在后面骑摩托,一路追了百里多路,才追到这里。”

  原来阳哥是问道这鬼屋里群鬼的气息,可是阳哥怎么会又饿了呢?他不是吸天地气为能量吗?

  乔雪安抚了一会阳哥,阳哥情绪稳定了一点,松开了手,脸上的血痕不见了,恢复如初。但是表情却没有恢复到以前的纯真,而是凶巴巴的瞪着我和二哥,指着我们对乔雪道:“小雪,杀了他们!”

  乔雪也被惊到了,像妈妈安抚小孩一样,摸着阳哥的胸口,一半责怪一半怜惜的问道:“阳哥你怎么突然这样了?”

  阳哥却不理会乔雪的疑惑,冲乔雪凶道:“你杀不杀?”

  乔雪默默的摇了摇头,阳哥用力的哼了一声,便挣脱乔雪的怀抱跑走了。乔雪连忙跟了出去,二哥一下泄气般的坐在地上,摸着胸口道:“吓死我了,刚才那小子很猛地,我拼足十成力度也没有只是让他受了点皮外伤,如果他反抗的话,那我真不知道怎么接招了。”

  “所以你刚才是虚张声势咯?”我问到。

  二哥嘿嘿一笑,见他笑的跟以前一样,我眉心突然跳了一下,心空空的问道:“二哥,有些事你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什么事?”二哥反问到。

  我咽了下口水,低声道:“无量,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二哥翻着眼睛想了一会,摇头道:“有一点点印象,但是并不完全记得。”

  二哥的记忆似乎又被封住了,不过这样也好,不记得那些仇恨,做个萌哒哒的二哥也不错。我冲二哥笑了一下,便去看潘楠,轻轻喊了几声,便醒过来了,但还是很虚弱。见她没什么大碍,我就放心了,出去看了一眼,阵法已经破了,地上有一滩血迹,从迹象上看,应该是阳哥突然从外面冲入阵界,阵界被破,老包身体一下承受不了,吐了口血,然后跑掉了。

  我也没什么力气了,便让伏虎把潘楠抱到床上休息,潘楠躺下后很快又昏睡过去了,不过我没有叫醒她,她现在确实需要休息一下。英俊也放在那里休息,曹欢的魂被撞出来后跑进了屋子里,得赶紧找回来,不然时间久了,曹欢也没得救了找曹欢的魂并没有花费多大精力,二哥能闻到他的气息,没几下就从一口水池里把他给揪了出来,然后灌进曹欢的身体里。现在潘楠和英俊曹欢三个人的魂都不稳定,我找了三根红线绑在他们的手腕上,条件艰苦,就当是锁魂绳吧,暂时这么用着吧。

  弄好之后,我也想休息了,因为气耗了很多,身体透支了不少。刚想躺下,忽然发现伏虎的表情有点不对劲,我给潘楠三人绑绳的时候,他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表情很紧张。

  “伏虎,你怎么了?”我问到。

  伏虎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你赶紧睡吧,睡吧,赶紧睡。”

  “为什么叫我赶紧睡?你很着急我睡吗?”我问到。

  “不是的,我看你太虚弱了,睡一觉养养神也好。”伏虎表情古怪的说到,完了突然转身咯咯笑了一通,再回过身,严肃的表情道:“快睡吧,睡觉养神。”

  伏虎肯定有事,我便假装闭上眼睛睡着了。闭上眼了一会,伏虎轻声对二哥道:“我出去撒个尿,你在这里看着他们,如果有坏人来,保护好他们,知不知道?”

  撒尿?伏虎几时撒过尿?我马上睁开眼坐起来,伏虎见我识破了,连忙转身就跑。我赶紧追出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问道:“伏虎你想跑哪里去?”

  伏虎摇头道:“我没打算跑哪里啊,我就出去撒个尿。”

  我呵呵一笑:“蒙谁呢,你什么时候撒过尿。”

  伏虎见我拽的紧,一下哭了:“你就让我走吧,我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怎么了?有什么时候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我也急了。

  \u最新U章节上酷"匠#网^‘

  “解决不了,你们跟我在一起,待会只能害了你们。”伏虎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可是你不说,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突然走开吗?”我严肃问道。

  伏虎闷哼了一声,道:“我的魂刚才被勾出体过,一旦出体了,地下的阴司就会发现,我是一个已死之人,以前被胡哥封在体内,他们找不到就无所谓。刚才出体了,他们就发现了,就会来抓我下去归案,你们护着我,也会当成包庇罪折福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