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峰将信将疑的把手伸进池子里,同时轻声嘀咕道:“谅你们也不敢在我的地盘耍花招。”

  手伸进去后,伏虎问道:“现在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手指破了的地方有抽动感?”

  凌峰点了点头,伏虎回道:“别怕,是这样的,你的血与这地气有契约在,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讲,你是这的主人,你的伤口是血眼,血为阳,这里的阳眼,也会本能的吸附着你的伤口,等时间差不多了,你把手拔出来,阳眼也就拔出来了。”

  伏虎说完连忙转过身,缩着脖子咯咯笑起来,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凌峰满脸困惑的看着我,我连忙稳定他的情绪道:“别怕,我师父没阴谋,他每次做成功一件事,都会忍不住偷笑。”

  凌峰没说话,埋着头看他的手,我按着伏虎的背,让他别笑了。想他这样,坑一个人就忍不住当场偷笑起来,太不会掩藏情绪了,真不知道他以前做阴医时是怎么坑蒙拐骗的。

  伏虎偷笑了一会,转头看了一眼凌峰,说道:“好了,等会往死了坑这小子。”

  我连忙打哈哈,想盖住伏虎的声音,谁知伏虎摆手道:“不用装,他现在听不见的。”

  我睁大眼睛,果然,刚才伏虎那样说,凌峰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止听不见,也看不见。”伏虎说到,我蹲到凌峰跟前,手在他跟前晃了一下,果然,这小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连忙问伏虎道:“为什么会这样啊,他出魂了吗?”

  “血魂被勾走了,这小子缺少锻炼,身体素质差,血魂一走,身体缓不过来就一下关了七窍。学艺不精,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弱者附和强者,阳眼的阳气怎么会弱过人血的阳气?所以是他的血魂被吸到阳眼里去了,而不是阳眼附和到他的血魂里。”伏虎得瑟到。

  我看着凌峰那样子,这小子确实坑,知道铁头对我很重要,就坐地起价,我们帮他干活,到头还要补贴他两万,真是现世周扒皮。

  “那现在怎么办呢?”我问到,这样干得瑟也不是个事。

  伏虎摸着凌峰的脸,说道:“怎么办,坐地起价呗。”说完猛地抽了一下凌峰一巴掌,凌峰恍惚的睁开眼,本能的要抽手出来摸自己的脸,伏虎马上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拔出来。

  “大师,我刚刚感觉自己身体里被抽走了什么东西一样,怎么回事啊?”凌峰紧张的问到。

  伏虎拿手遮住脸,夸张的愧疚道:“哎呀,对不起啊,我低估这阳眼的力量了,你的血魂被阳眼抽走了。”

  “什么?”凌峰激动的要站起来,伏虎又立即按住了他的手,说道:“不能拔出来,这阳眼吸走了血魂不同于其他的,你拔出来,等于是断了血魂回来的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你也知道,血魂被抽了,七天你的血就全败死,活不了七天了。”

  伏虎说完坐在地上,拍着大腿自责道:“哎呀,我低估了啊,害了这个小兄弟啊,哎呀……”

  我连忙扶起伏虎,在他耳边轻声道:“过了,过了,演过了,太浮夸了,就假了!”

  “啊?”伏虎怔了一下,低声道:“我看那些大戏,自责难过的时候都是这样啊。”

  “你也说那是戏台上,抬手投足都得夸张,你演的太假了。”我无语到。

  “哦,这样啊。”伏虎回到,然后又忍不住咯咯咯的笑起来,身体一颤一颤的。凌峰总算明白过来了,温怒的问道:“你们耍我呢?”

  我连忙摆手,想找话继续掩饰,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再怎么掩饰也蒙不了凌峰了,毕竟他不是傻子。便委婉道:“别这么说,求财嘛,一开始我也是想实实在在干活,踏踏实实拿钱的,但是你兄弟也太不厚道了,我给你买只小鬼,你什么都没做,转个手就要赚我几倍的钱,到头来我们干活还搭钱进去。”

  “我那是行情价!”凌峰瞪大眼睛到,“我要把那个小鬼练一下,能卖更多的钱。”

  “行了行了,大家心照!”我轻轻拍了一下凌峰的胸口。

  凌峰咬着牙,重重的哼着气,说道:“那你们现在想怎样?”

  “我不像你,我做人很厚道的,帮你拔了这阳眼,你支付五万,然后再加上面的小鬼。”我按在凌峰的肩膀上说到。他又哼了几口气:“行,先把我的血魂找回来!”

  我站起身,叹了口气:“早这样不好嘛,和和气气的,非得撕破脸了才肯退步。”

  我看向伏虎,问道:“现在怎么做啊?”

  “等那个老头把鸡抓来,我再教你怎么做。”伏虎说着背起手,走到墙边,看着墙上的那些猛鬼画,对我道:“这些可不是普通的画哦,他们都是活的,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冲出来乱咬人了。”

  “喔。”我点了下头,对这些守护鬼王狱的猛鬼没兴趣,抬头看上面猪笼里的铁头,问伏虎道:“我现在能不能把铁头救下来?”

  伏虎连忙摇头:“不能的,这猪笼不是普通的猪笼,可是用血泡过的,用来困鬼的。你要是随便碰,墙上的那些猛鬼就全扑出来打你了。只能让这小子或者那个老头拿下来。”

  “哦,那就让铁头再等等,反正现在也是我们占据主动地位。”我说到,凌峰又用力哼了一声:“你们这样做,是坏了规矩,坑同道中人,也不怕被其他同道排斥!”

  )'酷fP匠G网●永t,久X1免J费看小●说'

  我看向凌峰,无奈说道:“别哼了,你鼻血都哼出来了!”

  凌峰连忙用空着的那只手摸鼻子,一摸全是血,突然要哭了,委屈道:“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留鼻血了?”

  “身体太差了,血魂才被抽走一会会,血就开始快速败死。”伏虎说到,然后看向门外,发恼骚道:“那个老头怎么还不回来?”随后拉着我出了鬼王狱,轻声嘱咐道:“等会我会杀了那些公鸡,公鸡魂灌进阳眼里去,你出魂骑在一只公鸡魂上,在阳眼道上找到那小子的血魂后,抓他上鸡,然后骑回来。其他的公鸡魂会暂时扰乱阳眼里的气脉,堵塞住阳眼通道,你们回来不会受到什么阻拦,记得回来之后不要把血魂灌回那小子的身体里,先控制住,等那小子付了钱再还给他。”

  “好像很嗨的样子。”我笑了,见过骑马骑驴骑猪的,但是现在骑鸡,一定很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