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伏虎蹲下去,在地上抓了把泥,让我吐口唾沫在上面,然后将泥丢进井里。不一会,井里面便传来吱吱吱的叫声,那声音很瘆人,像是在惨叫。

  伏虎看向老头,说道:“现在可以叫你老板来了吧?这些鬼再不治治,就全都得魂飞魄散,你们这,看样子是家传的买卖,只怕到这一代就得毁了!”

  老头想了一会,引我们向一条走廊走去,说道:“两位等等,喝点茶,我给我们老板打个电话。”

  长长的走廊后面,到了一个厅堂里,老头让我们坐一下,他去给我们倒茶。在老头倒茶的期间,伏虎说道:“你看这房子,发现问题了吗?”

  我扫了一眼,点头道:“一根梁子都没有,这是坟的解构。”

  “嗯,这房子里都是鬼,你感觉的到吗?”伏虎问到。我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点头道:“确实有很多阴性东西在。”

  “开阴阳眼看一下吧,你会运气,用气把通天穴和会阴穴通一下,就可以了。”伏虎说到,我惊讶了,还有这么快的开眼方法,胡哥都没有教过我,便按照伏虎说的试了一下,果然就看见满屋子的鬼了。

  有个大肚婆,穿着红色的衣服在地上爬,很凶的样子。伏虎指着那个大肚婆说道:“这种鬼是怀着胎自杀的,对男人有本能的怨恨。一般都是老公有外遇的女人买去,而这种女人,一般都心死了,对老公绝望,所以下了狠心。买去之后,这种大肚婆就会跟着老公,因为她对负心汉本来就有冤仇,所以会害死出轨的老公。然后缠着小三,让小三霉运不断,更有甚者,直接要了小三的命。”

  “好狠啊。”我挫了下手臂,幸好我没有出轨的念头。

  我看着地上的鬼群,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爬到刚才的大肚婆旁边,似乎想逗大肚婆,但是大肚婆一声吼,那络腮胡子便怕了,缩了回去。老头端了茶上来,看向伏虎,说道:“大师不用遮脸,我什么样的脸都见过。”

  伏虎便把口罩解开了,老头怔了一下,但是没多说话,出去了。

  我吹了口茶,很香很香,抿了一口后说道:“不知道这是什么茶,这么香,可是没有茶叶。”

  “尸油养的碧螺春,茶叶泡过之后要马上取走,不然太浓了人受不了。”伏虎也喝了一口,说到。

  我听见尸油养的之后,马上把嘴里的吐了出去,地上的鬼便围过来闻,伸着舌头在地上tian。伏虎见我嫌恶心吐掉,便笑了:“经常跟鬼接触的人都会喝这种茶,我以前也喝。尸油养的没什么好恶心,我们吃的菜还是粪便浇的呢。”

  话虽这么说,但是我看着那茶,还是喝不下去。

  一个小鬼爬到了我脚上,砸吧砸吧的张着嘴,看样子是想我给他喝尸油茶。我看向伏虎,问道:“能给他喝吗?”

  “你觉得他可怜就给他喝点吧。”伏虎说到。

  我便将那个小鬼抱了起来,让他坐在我的腿上,他把鼻子凑在茶杯前,拼命的吸着茶气,吸了一会后,满足的笑了。而脚下,更多的鬼爬了过来,纷纷虚弱的说道:“我也要喝,我也要喝。”

  “给大家都喝点吧?我们一个月才难得喝到一次的。”我腿上的小鬼露出可怜的表情,跟我讨到。

  我端起茶杯,正要撒到地上去,那个老头突然进来了,顺手抄起门背上的柳条,猛地一抽,抽在那些鬼的身上,骂道:“谁给你们的胆子,敢烦客人?”

  我身上的小鬼吓得跳下去,大鬼门被抽的赶紧躲到墙角去,一个小女鬼被爬的慢,被抽的在地上疼的打滚,吱吱叫着。我马上喊住道:“停,是我叫他们来喝的,不要打了!”

  那老头这才停下手,把柳条插回刚才的地方,说道:“我家老板现在在外面谈生意,要过两三个小时才回来。”

  “没事,我们能等。”伏虎回到,老头便又退了出去,伏虎哼笑一声:“看那老头的无奈样子,他老板估计在睡懒觉,应该是个年轻人。”

  随他吧,我更关心这样弄一下能赚多少钱,便压低声音问伏虎道:“我们治一下这些小鬼,能赚多少钱啊?”

  伏虎想了想,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这种事没有市场价,都是自己定价的,等见到了那个老板再看吧,不过我估计应该购买一辆面包车了。”

  “面包车好,面包车低调。”我点头到,刚才被抽的小女鬼爬到我的脚下,说道:“谢谢哥哥。”

  “没事。”我弯下身摸了一下她的头,将她抱起来,让她吸了一下尸油茶的气。小丫头吸饱后,恢复了很多精力,爬了下去,和其他的小鬼在一起玩。

  我看着那些小鬼,问伏虎道:“这么多鬼,他们从哪里抓来的啊?”

  “买的。”伏虎说到,“我以前也认识一个家族养鬼的,他们一开始会自己去找鬼,但是事业经营开了,就只负责养鬼,然后卖给需要的人。而鬼源,一般都是从一些人手里买来的,有些人好吃懒做,又会一些道术,就去抓鬼来卖,一个月干几天活就可以了。”

  “可是买来之后,他们怎么弄呢?”我对这个很好奇了。

  伏虎笑道:“买来之后驯服掉,然后卖给有需要的人就行了,再负责一下善后事情。”

  还真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我们等了四五个小时,已经是下午了,听见外面马达哼鸣声,是跑车独有的马达声。过了一会,一个年轻人进来了,手里拿着个罐子,丢给那个老头,说道:“老包,昨天买来的小鬼,以前就被人养过,灵力很大,可以卖个好价钱。”

  那老头嗯了一下,接过罐子,问道:“那还要打吗?”

  “当然要打,不打怎么听话?先打两天!”年轻人说到,老头便拿着罐子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年轻人点了根烟,对我和伏虎道:“两位大师看出我这的问题了?怎么治有办法吗?”

  “没办法我进来喝茶啊?”伏虎呛了回去,那年轻人嘿嘿一笑:“好,我爸说有本事的人说话都比较呛。”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5

  我不想跟这个浮夸的年轻人多说话,便站起身要出去透透气,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老头进去的房间里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放我出去,我要找俊阿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