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勇抿了一口茶,笑道:“先喝茶吧。”

  我端起茶杯一口喝了,说道:“现在可以测字了吧?”

  “好吧。”高勇用手字沾了一点茶水,在茶几上写了个“死”字,解释道:“解字得拆字。左边一个歹,右边一把匕首,歹人拿着匕首,就会作恶,是凶罩。你要测什么?”

  我本想说测高勇的命运,但是话到嘴边却突然改口说:“想测下等会会发生什么。”

  高勇点了下头,“光看字面来解,确实不好,但是我们解字还要结合处境,现在是故人见面,所以还要加个故字在旁边辅佐。”

  说罢他又在死字旁边写了“故”字,“左边古,右边文。但文是反文,也就是有反的意思,这样解来,就不是歹徒拿着匕首,而是歹徒被匕首指着。”

  “就是说,现在是我拿着匕首指着你?”我问到。

  高勇笑道:“现在是这么个样子,但是还有古字呢。古字上十下口,上十做上士,上士君子,动口不动手,所以,我没有危险,你只是有很多疑惑想问我,不过语气会有点针锋相对。”

  “好吧。”我往后一靠,“我现在改叫你高勇大师,还是叫你无量道士?”

  “怎么叫都是个称呼而已,如果你是自己问我,就叫我高勇吧。如果你是代替体内的人问我,就叫我无量吧。”高勇说到。

  “好吧,那我叫你无量。”我点了根烟,把椅子往后蹭了一点,腾出空间来翘起二郎腿,问道:“无量先生,我体内有个亡魂,跟他交情很深,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他现在在慢慢舒醒,他的记忆在我的梦里重现,所以我就知道了你,现在也找到了你,我想问问,是不是你杀了我身体的那个朋友?”

  无量点头承认道:“是。”

  我情绪有些激动,果然跟梦里的一样,还有在菜市场,我出现幻觉,满眼是血,无量站在我面前,说明关公被他袭击了。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我压着情绪问到。

  酷匠网/唯}一正Pe版%O,H其他都M是盗版2_

  “这个我不方便说。”无量回到,“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一直在等他,说明我并不怕他,也没有想过要躲他。”

  我呵了一下:“那你等他干什么?”

  无量给自己的茶杯斟满了,轻轻抿了一口,说道:“不如让我们故人之间来沟通吧?”

  “什么意思?”我问到,话音刚落,无量就突然掐住了我的命门,用力捏着,我马上运气抵抗。对抗了一会,无量突然松手了,我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脑子恍惚了一下,体内一个声音传出:“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我猜测过很多再见面的方式,但是没有想到我们会用这种方式再见面,还要借一个人的身。”无量回到。

  我勾着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心问道:“二哥,是你吗?”

  “是我,我想起以前的事了,不会再傻傻的以为自己是关云长了。”二哥回到,然后对无量道:“被找到了你,你就完蛋了。”

  无量微微往后一靠,“是吗?你不问我到处为什么吗?”

  “匪就是匪,匪的嘴里什么都能说出来,就算多么的正义凛然,也都是假的。”无量说到,说罢突然对我道:“兄弟,跟我配合。”

  我刚点头,手就不由自主的推向茶几,茶几往无量身上压,无量也单手撑住了茶几,往回压。

  较劲一会后,我和二哥很快就落了下风,因为我已经出了一堆汗,而无量居然还能空出单手来喝茶。他喝了一口茶,说道:“不能容我解释一下吗?”

  “解释你妹!”我替二哥回到,突然收回手,往旁边一闪,无量一直在发力,没想到我会突然闪开,力道扑空,身体也往前颤了一下。我闪开的同时,顺手抄起茶几上的茶壶,滚烫的开水烫着我的手,但是我没有松开,而是趁着无量还没回过劲来,猛地一下砸向他脑门上。无量顺势往前一倾,茶壶从他耳边擦过,虽然没砸开他的头,但是开水洒在他的耳朵上,也把他的耳朵给烫红了。

  第一回合我和二哥站了上风。无量站起身说道:“出其不意啊。”

  “兵不厌诈。”我回到,二哥也夸道:“兄弟,对付这种人就应该这样。”

  无量走向他的工作台,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梳子,梳了一下被茶水湿乱的头发,突然说回刚才的解字道:“上士若不用口,反文就是武,而不是那匕首的人转了对向。也就是说,我拿着匕首,你送到我口里来,凶的很啊。”

  我瞅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古剑,二哥用心声说道:“我运气,跳上去取下剑。”

  我也正有此意,现在跟二哥越来越有默契了,猛地往前一冲,一脚踏在凳子上跃起,跃出两米多高,取下墙上的古剑后稳稳落地。

  二哥心声说道:“兄弟,会不会使剑?”

  “还真不会,你懂吗,二哥?”我回到,二哥嗯了一下:“那你等会随着气动就好,不要刻意压制。”

  “明白。”我回到,说罢手上的气突然指向无量,我便将剑指着无量,气往前冲,我也跟着往前迈步。无量还在梳头,一定也不为自己的安危担心,在我离他两个身位时,他也梳好了后,剑也指向他的喉咙。

  无量突然将梳子横着往上一扬,梳子的间隙便卡住了剑身,剑被往上抬了一点位置,但还在往前刺,无量的头往旁边一侧,剑贴着他的耳边刺过。

  我猛地将剑身倾斜,歪断了梳齿,剑刃对着无量的侧脸。我另一只手突然压在另一边的剑刃上,用力将剑往无量脸上压。

  无量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出这种以本伤人的招式,预料不及下,剑刃压破了他的耳廓,流出一点血。

  无量往旁边一个侧弯,躲开剑刃后往后退了几步,大声说道:“小兄弟,刚才的字是替你体内的人解得,想不想替你解时是什么?”

  “没兴趣。”我回到,将剑收回蓄力,而后又刺出,这次被无量用手指稳稳的夹住了。

  “替你解,就不用拆字,死就是死。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如果再不自救,随着体内的人操控身体,要不了几个时辰,你就魂魄皆散了!”无量说到,手指一运劲,将剑掐断,掐断的剑头很有力度的往旁边射去,插在了墙上的八卦盘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