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楠洗干净手后,便回到那家里,吃过午饭,潘楠问户主掏了半个榴莲带走。到没人的地方时,潘楠用之前擦婴儿屎的纸擦在榴莲表面上,因为榴莲味道本身就很重,加上颜色也差不多,所以米彩发现不了。

  我们对米彩说那边有人家做喜事,我们吃饱了,给他带了半个榴莲过来。米彩本身就饿了,也懒得管我们吃了什么,匆忙吃起榴莲来,潘楠在旁边偷笑。

  等米彩吃完榴莲,我和潘楠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试探着接吻。因为是带有目的性的接吻,所以没怎么品味这感觉,但是肯定比和英俊接吻的感觉强多了。

  一呼一吸间,我闭着眼睛感觉内气的涌动,可以感觉到临口部分的气相溶,也可以尝试着将自己的内气调动,从嘴中慢慢探进潘楠身体里,但是只能触及到气管部分,再往里,潘楠自己的内气就会产生排斥现象。

  “不行啊,要我们的气息完全相溶,我的气进入你体内而不被排斥,这样的方法太慢了。”我气馁到。

  潘楠安慰我道:“没事,多尝试一下应该可以的。”

  W更tI新最#快,上酷,&匠/网(J

  我们试了一下午,气息都只能探到气管那里就会被排斥。天黑了之后,灰溜溜的回到米彩那里,米彩身上的白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吃了半个榴莲,已经很饱了,吃不下别的东西,便直接睡觉,但是因为榴莲吃多了,一直放臭屁。

  潘楠碰了我一下,凑在我耳边轻声提醒我不要睡着,还有好戏看呢。

  慢慢的,过了一两个小时,我感觉到草动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草上面爬动。

  突然米彩一声尖叫,翻了起来,摸着屁股跑进树林里面。

  阳哥玩了一天,躺在潘楠怀里睡的很香。过了一会,米彩又一瘸一拐的回来了,刚躺下不久,又起来跑进树林里面。这样不停的折腾着,我问潘楠怎么回事,她笑道:“那些被孕妇和婴儿吸引过去的食屎鬼,因为被刺和竹片挡着进不去,就会着急。而米彩吃了婴儿的大便,现在屁里面也有婴儿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那些食屎鬼在附近能闻得到。所以现在这个米彩大哥只要一躺下,地上的食屎鬼就会往他肛门里钻,他气息不稳,体内残余的恶鬼也会调动起来,这样他的伤怎么也好不起来。”

  就这样折腾了几天,米彩的伤一直没法痊愈,阳哥也没有在初八的日子里恢复一半灵力和记忆。期间我也偶尔试探着问阳哥,记不记得谁教过他怎么修炼,但是他现在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所以问了也白问。

  直到第八天,一个不速之客打乱这这种“宁静”。

  中午时候,我和潘楠在湖边,看着阳哥和几个小孩在对岸嬉闹。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手里拿着罗盘样的东西进村,从服装上可以一眼看出是外地人。

  那小伙子走到小孩跟前,背过手,跟小孩说话。

  “那小子怎么感觉有点怪啊?”潘楠疑惑到,而此时我也发现乔雪在另一边的岩石中走了出来,观察着情况。

  “会不会是问路的?”我猜测到,潘楠摇头:“这荒山野岭的,问路怎么会问到这里来?”

  过了一会,阳哥从小孩群里走出,牵住了小伙子的手。而那小伙也似乎要带阳哥走,乔雪已经冲了出去。

  “糟了,有人要抢走阳哥!”潘楠急忙喊到,起身绕湖往对岸跑,我紧跟着,瞄了一眼米彩,他也起身了,连忙跟着我们。

  在出村的小路上,我拦住了那小伙和阳哥,乔雪站在后面。

  米彩见到乔雪也在这,显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对方那小伙还是乔雪。

  “你谁啊?来这干嘛?”潘楠质问到。

  小伙长得很标致,干干净净的,他回道:“秦韵,来带老爷的药走。”

  “药?”我有点懵。

  “这老王八蛋是我的,谁也别想带走!”米彩吼到。

  秦韵低头看了一眼阳哥,又对着米彩微微一笑:“是你惹得老爷的药还没有练好就提前出关的?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话,药效会打折?”

  “是有怎样?今天你别想带走这老家伙,我还得靠他的内丹长生呢!”米彩愤怒到。

  秦韵蹲下去,与阳哥齐高,摸着阳哥的头,问道:“小阳,你愿意跟我走吗?小阴也在喔。”

  阳哥看了一眼我们,没说话,乔雪在后面喊道:“阳哥。”

  阳哥回过头看见了乔雪,一下就开心起来,喊着“小雪”便想朝乔雪跑去,但是秦韵却突然在阳哥的后脑上弹了一指,阳哥晕了过去,乔雪急忙跑来,短短几秒的时间,秦韵已经将阳哥绑在了背上。

  “你想干嘛?”秦韵不急不缓的问乔雪到,乔雪也懒得搭理他,直接去抢阳哥,但是秦韵轻轻几个转身,总能恰到好处的避开乔雪的攻击。

  “你这女人,怎么不讲理?”秦韵又气又笑说到。

  “我不讲理?你现在来抢人,还说我不讲理?”乔雪见自己估计不到秦韵,便不浪费力气了,和他理论。

  秦韵咋了一下嘴,“这只老鼠是老爷找的药,现在药练好了,可以治病了,所以我带走也是合情合理啊!你怎么也算帮老爷炼了药,有点功劳,所以我不会伤你的。”

  “别说的好像没我什么事一样!这可是我的内丹!”米彩吼到,朝秦韵冲过去,秦韵没有躲,而是突然一脚踹在米彩的膝盖上,米彩猝不及防的跪在了地上,秦韵又立即抬脚,跺在米彩的脸上,将他的头踩死在地上。

  秦韵摸了下鼻子,说道:“你害的老爷的药还没完全练熟就出关,所以你要受惩罚。”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米彩吼着,想挣扎起来,但是根本没法用力。

  秦韵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附近的草地里便爬来了无数的蚂蚁和蜈蚣还有一些毒虫。那些虫子有些从米彩的耳孔鼻孔钻进去,有些则咬破米彩的皮肤。

  秦韵把脚拿开,退到一边,米彩痛苦的想爬起来,半跪在地上便没法动了,他的皮肤和肌肉开始大面积被虫蚁食光,短短片刻之间,地上只剩下一些虫蚁,虫蚁回到草里面,米彩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骨头和衣服都被吃光了,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