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对着水缸盘腿坐下,慢慢的运气,身体内的散气在游走,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虫子的位置。我尝试着能不能用气将虫子挤压死,但是稍稍一用力,虫子就挣扎,给我带来奇痛无比的感觉,我终止了这个方案。

  既然不能挤压它,那将它用气包起来,慢慢运出来应该可以吧。

  一些气在虫子周围形成了一道隔层,慢慢的缩小,将蛊虫包了起来,但是并不很紧,以免惊到蛊虫,它一挣扎,我就疼的受不了。

  包着蛊虫的气慢慢游走到了主气脉,顺着气脉慢慢的游走,到了胸口位置,而后是锁骨位置,接着很快就有点鼻塞了,我用力一哼。“啵”的一声,包着蛊虫的气从鼻孔哼了出来,体外的气压比体内气压小,所以那气破了,蛊虫展着翅悬在那里,找着人的气味钻,但是我很快就将它合在了手中。

  仔细一看,这蛊虫跟蚊子一点也不像,身体是一节一节的,很多只脚,粗看像只小蚊子,但是细看,明显就是一只长了翅膀的蜈蚣。

  我将蛊虫狠狠的甩在地上的石块上,掏出打火机:“得瑟啊,现在就烤焦你!”火焰从打火机里喷出来,片刻之间,那只蛊虫就成了一丝丝灰,微风一吹,就散了。

  “搞定了!”我从潘楠到,她回过身,高兴道:“那好,现在你没蛊虫了,赶紧走吧,从这边走,米彩不知道的!”

  我摇了摇头:“可是你还没解呢?我走了的话,他会为难你的。”

  “没事的,他们要的人是你,你走了,留我也没什么用,我再说点好话,说不定就帮我解了,放我走了呢!那米彩笑嘻嘻的,应该是个讲道理的人。”潘楠一脸笑容到。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心中扬起,我轻轻抱住了潘楠,拍着她的背,“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潘楠没说话,我头压在潘楠的肩上,看见远处的一条小路,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孩慢慢朝这里走来。这附近并没有村子啊,天又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来这里?难道是乔雪和阳哥。

  “楠,你看那边!”我急忙对潘楠到,潘楠倒没有看我嘴努的方向,而是看着我,笑道:“刀师兄,刚才起了一下鸡皮疙瘩。”

  “额,比较急,就少叫了一个字,省点时间嘛!”我尴尬的笑了一下,其实刚才是顺口叫出来的,并且很自然。

  潘楠昂着头想了一下,笑道:“时间这么宝贵,以后你每次叫我都省点时间吧!”

  “好的。”我轻声回到,潘楠看向我望的方向,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太远了开不清,但是看两个人的身高差距,应该是乔雪和阳哥。”

  乔雪来了,是不是应该想办法通知她呢?我着急的想着办法,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对,米彩敢在山下烤东西吃,就不怕乔雪知道他来了。他故意让乔雪知道他在这里等,又给乔雪留出一些拿走阳水精华的可能,为什么呢?

  “楠,如果你是乔雪,要来拿这里的阳水精华,米彩在这里,你会怎么做?不在这里的话,你又会这么做?”我问潘楠到。

  潘楠随口道:“米彩不在这里的话,我肯定会带着阳哥上来取阳水精华,因为米彩都说了,要拿着阳水精华需要一点时间,肯定不放心阳哥一个人呆着。”说着停了一下,“如果米彩在这里的话,上来取阳水精华肯定会遇到危险,那就会先把阳哥藏好再来拿,正面冲突的话,一个人耶好脱身。”

  我捏着鼻子,“明白了,米彩的用意不是在这里抓住取阳水精华的乔雪,而是趁着乔雪取阳水精华时,让人去找阳哥。”

  a更$}新Xv最H《快!$上'酷0匠n网

  “应该是这样的。”潘楠说到。

  这时米彩在下面喊道:“喂,你们两个不下来吃点东西嘛?”

  潘楠咧了下嘴,“刀师兄,我们下去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吧!”

  下到山脚,米彩的下手已经捡来树枝生起火,他们买了火腿还有一些鱼肉啤酒。留了一堆火给我们吃,几个下手又去另外生火了。米彩用叉子穿起两根火腿,在活火上烤了一会会就熟了,他放在嘴巴吹着气,然后又喝了一口啤酒,哈了口酒气道:“民以食为天,不管什么时候和境况下,吃东西一定要有好心情,还有带有感恩的心,知道吗?不然就对不起上天赐给你的食物了!所以我吃东西时心情永远是好的,我也很讨厌哭丧个脸对着食物的人,你们两个,吃不吃?”

  我烤了一块牛肉,熟了后加了点酱,吹了几下,递给潘楠吃。

  “还挺恩爱的。”米彩笑着评论到。潘楠把我给她的牛肉吃了半块便递给我,“你吃吧。”

  我还没说话,米彩又插话道:“不用让来让去,跟我做事,饭菜一定是管饱的。”说完拍了拍旁边装满碎冰和鱼肉的泡沫箱,“看见没,吃慢点无所谓,但是不要浪费,我很讨厌浪费食物的人。”

  我又烤了条鱼,时不时的望向山顶上的水缸,米彩看都没看一眼山上,喝着啤酒,漫不经心道:“不用紧张,现在小雪不会去取水的。她肯定会等天黑透了,夜色作掩护才会上山取。九点十点的话,我们很精神,所以她也不会那个点上去,额,我想想啊,两点吧,人在晚上两点钟最疲惫。”

  我心想你能猜到乔雪什么时候上去,她就不会反推么?乔雪那么精明。

  吃了一两个小时,天也黑透了,米彩站起来打了个酒嗝,摸着肚子,在车上休息了,让下手盯着一点。

  东南亚的蚊虫都比较多,但是在这里,天黑了居然一只蚊子都没有,我有点好奇的抓起地上的土,红色的,很干很硬。这里是阳眼所在,阳气一点很重,蚊虫都不敢靠近这里,那上面长年累月积下的阳水精华,又有什么用呢?

  “楠,这里一只蚊虫跟鸟都没有。你体内的虫子应该也会受不了这里的环境而死掉吧。”我宽慰潘楠道,潘楠笑了一下,指着天空,说道:“那不是鸟吗?”

  我看过去,果然有一个黑点在空中移动,是鸟吗?但是它移动起来上下起伏很大,不像鸟飞的样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