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枫回转身,看着我:“你的那个已经投胎的朋友在哪?米彩还不知道他的事吧?”

  “应该不知道吧。”我回到。

  “那就好,现在你赶紧去把他找回来。”唐枫说道,“我去衣冠冢看看,跟那个阳哥谈一谈。”

  “什么意思?你跟他谈?他是老鼠精啊?”我惊讶到。

  唐枫郑重的点了下头,“你不是说他跟个小孩一样吗?那他现在就不是老鼠精了。”

  潘楠也凑过来,“我因为不懂你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我以后再跟你们解释吧!”唐枫说到,这时初日艰难的爬了起来,对英俊道:“听见没,过去的恩怨已经过去了,羞辱你爷爷的那个鼠精,已经没了,你执着于过去,只会徒添烦恼。”

  英俊咬着嘴唇,似乎还有些不服气。

  “你们都走吧,我跟老头子两个人在这相处吧。”初日蹒跚到桌前,讲一个不停晃动的罐子打开,那里面的乌蛇一下就蹿了出来。

  潘楠轻声说道:“初日姐出去时,就把英俊爷爷关了起来,免得他跑出去受伤。”

  两个人,相厮相守,遇到危险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保护好对方,现在可能不会再有这种感情了。

  我们退出木屋,准备去衣冠冢里,却发现原先躺着的三人已经不见了。我急忙问唐枫道:“他们什么时候醒的?有没有听见你谈小宝的事?”

  唐枫一脸自责:“怪我被你的胸中太极吸引,忘了那三个家伙了,现在你赶紧去找小宝,别让他们先找到。”

  我急忙点头,到了路边,发现只有一辆车。潘楠说道:“我开车跟刀师兄去找小宝,你们去衣冠冢,记得千万小心,有什么电话联系。”

  到了车上,潘楠发动车子,开出一段路后,她望着明亮的新月,说道:“师父说,在道家体系中,日不见月时,是日月在交媾,交媾之后一阳生。今晚虽然的新月,但是这么明亮,想必日月昨晚玩的肯定很嗨。”

  我被她的推测逗笑了,她以为我嘲笑她,严肃道:“你笑什么,真的是这样的。每月初三是一阳生,不过是小阳,冬至一阳生的时候,才是大阳。”

  “开车吧!”我怕潘楠分心会出车祸。

  车行了一两个小时,我便打瞌睡,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天亮了,潘楠把我推醒的,她一脸黑眼圈吼道:“到了,你还睡什么睡!”

  我抓着额头,“小宝应该在华人的墓群里,我们给他买些早点过去吧!”

  “正好我也饿了。”潘楠说到,然后开车进入了小镇,这么早,小镇人却特别多,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不过我们没有八卦问人,而是找了家早点店,停好车后进到里面。

  发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独自坐在那里喝奶,这小男孩的衣服怪怪的,衣服后面居然吊着两根一米长的绳子,我一直都比较喜欢小孩,便跟他共桌,随便叫了点吃的,坐在那里等早点端上来。

  这种小镇的早点铺,自然有很多苍蝇,一只苍蝇飞到桌角,我一下含掌盖住了它,然后手掌慢慢压平,将那只苍蝇活捉了。

  “给你来个五马分尸。”我嘿嘿笑道,那小男孩却突然开口了,“不要杀它。”

  “为什么?这苍蝇很讨厌的!”我笑到,想不到这小男孩蛮有爱心的。

  小孩爬起来站在凳子上,伸出肉乎乎的右手把苍蝇接了过去,手背还画了一只马。说来也怪,那苍蝇在它手中居然不飞。小男孩用左手往在右手掌中滴了几滴奶,左手手背居然画了一条弯弯的河,对苍蝇说道:“你喝奶吧,喝饱了就走,不要烦到别人吃饭。”

  “好有爱心的小朋友。”潘楠怜惜的咬着嘴唇,轻轻捏了一下小男孩的脸,问道:“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怎么一个人在这吃饭啊?”

  小男孩看了我们一眼,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那只苍蝇,苍蝇吃饱后便飞走了。而我们叫的早点也端了上来,还有一份打包好的。匆匆吃完后,发现还没有人来找小男孩,潘楠便担心的问道:“小朋友,你爸妈知道你在这里吗?”

  小男孩鼓着嘴,憋了句话道:“小雪让我不要跟陌生人说话。”

  “对,是不能跟陌生人说话,但是你看我们说的都是普通话,就是老乡啊。你爸妈是住在这里的华人,还是来旅游的啊?”潘楠套话到。

  这时一个满头大汗的人跑进来,对小店老板嘟喃着我听不懂的泰语。潘楠说道:“对啊,为什么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吃饭?其他人都忙什么去了?小镇里发生了什么?”

  我看向小男孩,想试试他是定居在这的华人还是游客,因为定居的华人除了在家里教小孩母语外,也还要学当地的语言,便问道:“小朋友,你知不知道这个大叔说什么啊?”

  “他说神住持圆寂了,死的很奇怪,猪神庙也塌了,里面有个暗洞,现在大家都去看那个暗洞里面有什么。”小男孩说到。

  原来是本地的,我们吃完了早点,也确实要走了,但是这个小男孩的爸妈肯定跑庙里去了,留他一人在这吃早点。既然是本地的,那应该都会互相认识,这里人笃信佛教,心底善良,小男孩在这也不会有什么事,所以我们便去找小宝算了。

  坐到车上,潘楠突然疑惑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小男孩怪怪的?”

  最新*w章节\上$酷}匠网L

  “苍蝇在他手中不飞吗?都是这样啦,小孩子手上没有杀过生,没有杀气,苍蝇在他手中当然不会感觉到害怕。”我瞎编解释到,潘楠咧起了嘴:“杀气是一回事,苍蝇是很胆小的,只要有东西一动它就会飞,但是刚才他手动了,苍蝇都没有飞,说明他身上有股祥气。并且我指的奇怪不是这个!”

  “那你是指哪个?”我好奇到。

  “他说小雪提醒他不要跟陌生人说话!而不是说妈妈!”潘楠皱眉到,“你不觉得奇怪吗?他这么小,还称呼别人小雪?还有,他两只手分别画着一只马和一条河,你可知道河洛?马从天上来,身上带着八卦图,奔进河水中。马从天上来便为乾,河自地中流为坤,乾坤合,万物生。”

  我也不懂了,透过车窗望向那小孩,却看见小饭店后门突然一个头缩了回去。

  “有人偷看!”我说到,那人似乎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便干脆跑了出来,居然是乔雪,乔雪对小男孩道:“阳哥,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