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水的一刻我忽然想到,如果石门是关着的怎么办?但是才下潜两三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由于此时的湖水太清,所以可以清晰的看见石门已经被震飞横在了湖底,石门旁边的湖眼处,地下暗河正在不断的翻涌出清泉。

  我潜到衣冠冢门口,很奇怪这里虽然没门了,但是却没有水灌进去。我踏进衣冠冢里,能感觉到很明显的压迫感,那种压迫感似乎是迎面而来的,像是一股从盔甲后发出的风力,现在正与外面湖水的压力相持衡,所以湖水才没有灌进来。而那石门,应该也是被这强大的气力给吹毁的。

  我只能侧着身,紧挨着墙壁才能往前进,喊了几声乔雪,声音都很闷,好像传不过去。我只好继续往前进,离盔甲越近,风力就越大。在拐角处我鼓足劲往左边的通道一转身,还好这里的风压不是很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盔甲后面的石门,现在那石门已经打开了,一个婴儿盘腿坐在那里,他闭着眼睛,张开嘴吐着气。

  难道这个婴儿就是阳哥,那个鼠精?怎么有点超出我的理解范围。

  不管他了,我去找乔雪,到了我们之前住的卧室,乔雪果然在那里,她正好穿上一件紧身皮衣,见到我后惊讶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没看见你换衣服!”我赶紧解释道,乔雪眉毛动了一下,问道:“老黑跑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纳闷了,乔雪将一个双肩包背在了身上,又将一把颇有民族风格的无顶斗笠绑在背包侧面,扶了扶墨镜,“早就料到了,你们几个涉世未深,肯定会着老黑的道。不过老黑受了伤,肯定也空不出时间杀你们,依他的性格,肯定会先逃命。”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她好像什么都料到了,看着乔雪的样子,像是要出去。我便问道:“你要出去吗?刚才我好像听见的你的喊声,你受伤了吗?”

  “出去找老黑,我知道他藏在哪。”乔雪冷冷回到,走到我身边时停了一下,语气稍缓和的说道:“没受伤,谢谢。”

  乔雪走了两步,侧看着那盔甲,说道:“等我跟紧我!”说完她突然急速朝盔甲那跑去,顺手从靴子里抽出三根红色的铁香,香在墙壁上摩擦出星星火化,知道铁香完全通红,像是烧着的铁,我自然也跟在她后面跑。

  离盔甲只有十来步时,乔雪念道:“天地玄黄,六道轮回不止,七界生生不息。”她一脚横踏在墙壁上,用力一蹬,越过盔甲,单腿跪在了那婴儿的前面,将三根铁香插下,中气十足的宣誓般喊道:“千机不破,赤子心不死。”

  她的头发虽然被吹起,但是很明显风力不大,与我在通道中感觉到的风压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再看那盔甲和下面的桌子,都纹丝不动。难道婴儿吹出的气只在一段距离后才会变得很大?

  乔雪瞟了我一眼,然后往下一趴,从桌子底下倒滑了出来。我理解她的意思,便跑出了风压很小的左边通道。刚出去,就被强大的风压逼着往外蹿,乔雪拉住了我的手,转身后一起朝门外跑。

  由于身后有很强大的风压,像被一张大手推着跑一样,所以跑的非常快,并且一点力都不费,感觉都可以飞起来了。

  当我正想尝试着跳起来会不会直接被风压逼的飞出去时,乔雪拽着我的手奋力一跳。真的被强大的风力吹的飞起来了,飞翔的感觉太好了,但是只有短短的几米就出了衣冠冢,穿进了湖泊里。

  乔雪憋着气在水里将斗笠戴好,然后再钻出水面,潘楠在岸边着急的看着。游到岸边时,乔雪看了一下她的手表,道:“抓紧点,我只有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我必须回来。你们两个跟着,我不能自己动手杀老黑。”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说不能自己杀老黑,但是也忽然想起来,在百鬼墙里她威胁老黑时,是说百鬼蚀骨,没有说过自己动手。而在老黑逃脱往阳哥那里跑时,乔雪那一记飞刀,力度只要稍稍大一点,就足够穿过老黑的喉轮致他于死地。现在看来,乔雪除了忌讳衣冠冢里不能杀生的原因之外,还应该有这一层考虑。

  乔雪走在了前面,潘楠看乔雪的眼神似乎有点厌恶了,不像之前那般亲切,细声对我说道:“在水里还要戴个帽子,真以为自己是古代大侠啊!”

  “兴许人家是防晒呢,你们女孩子不都怕被晒黑么?”我替乔雪解释到。

  “防晒可以打伞啊,干嘛要戴那种帽子!”潘楠反驳道,我继续解释道:“可能乔雪要做事,打伞还要腾出一只手,不方便嘛!”

  “可是也没必要在水里也戴着吧!晒一会会就能把她给晒死了?”潘楠翻着眼睛,语气愈加重了。

  我想了想,又解释道:“可能乔雪皮肤过敏,一晒太阳就起红疹什么的,所以要时时刻刻都戴着呢!”

  _酷√》匠A网首发$#

  潘楠突然不走了,我转过头,问道:“你干嘛不走了啊?乔雪说要我们去帮忙。”

  “呵。”潘楠哼了一声,“你帮忙吧,我远远的看着就行,万一有什么危险,你肯定拿我做替死鬼垫底,救着你的乔雪跑。”

  潘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话里全是酸味了。忽然明白一点了,笑着走近,伸手去拉潘楠,“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乔雪吧?然后你吃醋,所以你喜欢我?”

  潘楠把我的手拍开了,很严肃道:“陈一刀先生,请你自重一点,我跟你不是很熟。”

  “跟上!”乔雪在前面喊道,她已经跑起来了,潘楠也不开玩笑了,我们一起追着乔雪。

  乔雪是跟着一只麻雀跑,刚才一直在跟潘楠逗,都没注意到她怎么和麻雀沟通上了。跑近后发现那麻雀嘴里衔着一根白头发,肯定不是我的,应该是乔雪在我们吊老黑的地方找到的。

  麻雀带我们到了一间林中小屋边,乔雪从包里取出一罐白泥,倒在一点地上,轻轻拍了拍后,便引来几条蠕虫还有一条蛇,她也不怕,居然趴在了地上,和那些虫子近距离接触。

  “她可以跟鸟虫沟通!”潘楠忘了刚才的斗气,紧张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