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雪也不知道从袖子里还是腰上甩出一把飞刀,将飞刀抛出的同时朝老黑喷去,飞刀直接戳进老黑的后脑勺,老黑停了片秒,乔雪已经到了他的身后,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

  通道内突然狂风大作,盔甲后面的石门传来婴儿的哭泣声,是那种嚎啕大哭。乔雪紧张了,赶紧把老黑往外拖,我也过去帮忙。老黑奄奄一息,还没有死。

  “糟了,这里的阴阳平衡被打乱了。”乔雪说道,我第一次从她的语气中感觉到了害怕。

  盔甲后面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大,就像刚睡醒的孩子有起床气一样。

  “你们赶紧把他带走,现在关系撕破了,一定要杀了他,不能留活口。”乔雪说到。

  我和英俊一前一后抬起了老黑,我问乔雪道:“你不跟我们一起出去杀了他吗?”

  “我现在没办法出去!”乔雪紧张的看了一眼盔甲方向,然后急忙摆手道:“好了,你们赶紧走吧,对了,杀老黑的时候,千万别让他大地接触,要悬在空中。千万记住了!”乔雪触动了石门的开关,然后朝盔甲那边跑去,用哄婴儿般的语气大声道:“阳哥,乖,没事。”

  E{酷-匠网'首发

  而这时湖泊的水位也开始上升了,我们只得赶紧把老黑抬上石阶,老黑的上身被绑着,后脑又插了把匕首,可是居然还有意志跟我们说话,他嘿嘿一笑道:“你们几个死定了!”

  “话说反了吧?”英俊一脚踹在老黑的肚子上,老黑疼的弯起了腰,脸上却笑着:“我在衣冠冢里泄了阳气,里面的阴阳平衡被打乱了,阳哥的情绪就失控了,乔雪那个贱人是一定死定了的!至于你们,就算杀了我,阳哥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就先杀了你再说!”英俊恶狠狠道,“你想让鬼侵犯我奶奶,我就让你变鬼!”

  我们四处看了一眼,湖泊里的水位已经满了,现在在山脚下,如果要到山顶上去的话,一来路上全是荆棘,确实不好抬这个混蛋,二来毕竟是要杀人,抬山顶上就太招摇了,这里是盆地,四面都是山,树也多,所以在这里下手的话,最好不过了。

  “乔雪说不能让他接着地气,我们就把他挂在树上吧!”我说到。英俊也同意了,便找了棵很粗的树枝,我爬到树上面,英俊和曹欢在下面将捆老黑的绳子改了下绑法,捆紧后将绳头丢给我,然后将老黑往上拉,悬在离地将近两米的地方,我才爬了下来。

  “你们几个,都没有杀过人啊,知道怎么杀人吗?”老黑嘲笑般的语气说道。

  我抬头看着老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杀过人?”

  “看得出来,眼神不一样!”老黑像个龟公一样笑了起来,“你们看看我的眼神,就知道区别了!”

  我本能的注视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白色的,与他对视时,没有那种与人对视的冲击感。与人对视时,感觉是两种眼神力量在对冲,谁的意志弱,眼神力量弱,谁就会先躲开。而老黑的眼神,却像是一个隧道,白色的隧道,让人盯住后就不想移开,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感觉越来越强,到最后,甚至根本没办法把目光移开。

  当我意识到目光无法移开时,便慌张了,因为连头也无法转动。我想开口问英俊他们,可是无法开口,不过也不用开口了,因为眼角余光中的英俊和潘楠,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曹欢虽然在我后面,但是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大家都着了老黑的道。

  老黑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他的手被捆着,不然那德性就像要用手帕遮住半边脸一样。

  一只小白鼠出现在老黑上方的树枝上,然后开始咬绑在树上的绳子。虽然我浑身没法动,头也没法移开,但是却能感觉到浑身的气动,而这种身体无法动的环境下,感觉到的气场反而能够更好的具象化。

  细细感觉下,我身体里的气流淌的非常慢,几乎是停止的,而身体外面,紧贴着皮肤有一道异气紧紧的附贴在皮肤上,就是那层异气让我没法动弹。凭着感觉,我努力找寻着那层异气最薄弱的地方,似乎是肚脐眼上。

  只要将这层气戳破,我就能动了,如果这个时候有活体触碰我一下,无论是人或者动物,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将那层气戳破。因为活体表面也有气,用曹欢的说法,就是一层电子层,当一个电子层被另一个电子层干扰时,它原来产生的作用就会混乱。

  可惜现在没有活体来碰我,我只能靠自己了。尽管身体里的气流的很慢,但始终还在流。我尝试着用意念将肚脐下方的关元穴地方的气形成一个漩涡,通过关元穴的气停了下来,在关元穴慢慢的回转。

  树上的小白鼠咬了很久的绳子,绳子都没有松动,估计这不是一般的绳子。那小白鼠放弃咬绳子了,转而去咬树枝,吱吱吱的。而这时,关元穴的气漩涡的雏形也形成了,流动着的气开始往关元穴汇聚。

  “知道怎么最简单的杀我吗?”老黑突然开口道,我被他的话吸引,分了一下心,好不容易形成的漩涡也顷刻间散了。他一定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故意让我分心。

  虽然关元穴刚形成的漩涡散掉了,但是存着的气还并没有流走,我将眼神放空,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就像没有对焦过的照片。而这样的状态下,我屏蔽外界信息的能力也会强一点,关元穴的漩涡很快就又形成了,在慢慢的旋转着,筋脉两头的气都在往关元穴汇聚。

  咯吱一声,是树枝裂开的声音。模糊的视线中,老黑往下垂了很多距离,紧挨着树干,而绑他的树枝也折的只剩下皮连着。

  “喂,你知道我是什么吗?”老黑大声问道,我知道他是要打乱我的心神,现在大家都在争分夺秒,谁先挣脱开困境,谁就赢了。我不能输,因为我一输的话,潘楠英俊曹欢和我四个人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关元穴的气已经聚集的很多,从肚脐眼溢出来,形成一个锤形,将附贴在我皮肤上的异气撑起一个尖,很快就要戳破那层异气了。就在这关键时刻,身后的湖泊突然传来巨浪声,湖下的衣冠冢里一定出了状况,不知道乔雪现在怎样,而在这时,白鼠也咬断了那根树枝,老黑站在我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