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声音是爪子抓墙传过来的,很刺耳,并且在一点点的靠近。英俊也凑了过来,曹欢和潘楠因为太累的缘故,还在深睡。

  刺耳的抓墙声停在了石门前,隔着一道石门,我甚至可以听见石门那边深沉而又细长的呼吸声。那东西又慢慢的离开了,抓着墙,如此来来去去的抓了几回后就又安静了一会。

  突然通道远处一声鼓响,然后一个小孩的哭声传来,小孩似乎便哭边跑,因为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随后又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像是在被侵犯,却又无力反抗,那种无助的哀嚎声。紧接着又是一个小孩的哭声,与最初那个小孩的哭声相应和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想打开门出去看一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外面的哭声已经很多很乱了,很多哭声重合在一起,混乱而没有层次,像是一个屠宰场。我尖起耳朵听着,哭声又慢慢的便的有层次了,我知道那是因为哭的人少了,最后过了半个多小时,哭声才彻底消失。

  而那之后,外面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安静。

  我们等了一段时间,也实在困了,便又继续睡觉。第二天早上潘楠叫我们吃饭,她说她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锁已经开了,隔壁的厨房有米和菜,她就做了饭,但是一早上都没有看见乔雪。

  吃饭的时候,英俊提议道:“既然乔雪不在,那我们去右边那个通道看看怎么样?”

  “还是不要了,在别人的地方,就听从主人家的安排吧,不然很没有礼貌。并且乔雪对我们也很客气,看不出来有什么恶意。”我回到。

  潘楠的好奇心一直很重,咬着筷子含含糊糊的说:“可是我们在这里,了解整体的环境也是很有必要的,不然遇到什么危险就只能处于被动状态了。”

  英俊点头赞同,其实我也蛮好奇右边到底有什么,那长长的通道,好像藏着很多秘密。曹欢扒了几口饭,放下筷子道:“不如趁着现在乔雪还没有回来,我们赶紧去探一下吧。”

  匆匆吃过饭之后,潘楠就迫不及待的往右边的通道小跑过去,在她停在郑王盔甲前时,我喊住了她。追上去后,想用意念感应一下右边那条通道里都有什么,可是意念在这里却施展不开,就像在鼠神庙一样,被一个东西困住了。

  “潘楠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先过去看看有没有危险。”我叮嘱潘楠道,然后迈出步子,里面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跟左边的一样,除了墙上没有抓痕。

  才走了几步,潘楠就迫不及待的跟了进来,英俊和曹欢也都过来了。一切都很正常,潘楠便大步走在了我们前面。

  “这里有面镜子!”潘楠到最里面时,惊喜的说道,女孩子遇见镜子就要照一照,捋捋头发的天性让潘楠停了下来,对着镜子捋了下刘海,抓了抓头发,挤了个笑容。

  看着镜子里的潘楠,我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怎样的怪有说不出来。只好叮嘱道:“潘楠,这镜子有点古怪,你别随便照了!”

  “镜子就是镜子,能有什么古怪。”潘楠摸着脸,发现有个豆豆,便主动靠近了镜子,靠的很近很近,我死死的盯着镜子里面,镜子里的潘楠突然把手伸了出来,勾住了潘楠的头。辛亏我一开始就觉得古怪,所以时刻提防着,所以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抱着潘楠用力往后一拉,挣脱开了镜子里的那只手。而这时我才想起镜子的古怪是什么,因为只有潘楠的镜像,却没有我的。

  我们撞在了镜子对面的墙壁上,稳住脚后再看镜子,镜子里的潘楠张开了嘴,越张越大,已经变得抽离魔幻了,甚至可以看见喉咙。一个脑袋从潘楠的喉咙里慢慢变大,挤爆了潘楠的头,支离破碎的脸在镜子里幻化成一团团黑气,然后成各种鬼怪。

  有婴儿的脸,有老人的脸,有女孩子的脸,也有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但是更多的,是一些蛮横的流氓样子,他们都从镜子里伸出了手,企图抓住我们。

  “赶紧走啦!”英俊急切道,我们紧贴着墙,脱离了镜子里的手能抓住的范围,到了安全地带,自然不再那么惶恐了。潘楠按着心口:“这踏马的怎么抓了这么多的鬼在这里?”

  K}看正NY版x章节@;上酷匠s+网b

  “我们还是回去看电视就好了,少管这些!”我走在最后面,蹲下去系了下鞋带,一只手突然从墙上穿出来,将我拽到了墙上。刚要喊,另一只手又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又从墙上穿出很多只手,勒住了我的喉轮,腰,将我手和身体死死我拽贴在墙上。

  潘楠还在跟我说着话,完全没意识到我已经被困住了。

  一个流氓模样的脑袋从墙里面传出来,他剃着光头,身子还粘着墙,横着脑袋冲我笑了一下后,转过身,后脑还纹了了一只哈巴狗。那光头横在墙上,举起两只手,慢慢的朝潘楠移过去,潘楠可能感觉我没有回她话,有点纳闷,所以转过了身,而在此时,那个光头正好靠潘楠最近了。

  光头一手捂住了潘楠的脑袋,一手勾住她的后脑,把她拽到墙上。潘楠刚要挣扎,墙里又穿出很多只手,将潘楠拽的死死的,紧贴在墙上。

  很快,我看见又有两个脑袋横在墙上往曹欢和英俊那里移过去,他们两个也很快就跟我们一样的,被墙上的鬼东西死死的拽贴在墙上。

  一个老太太的头从墙上穿出来,张开嘴冲我笑,嘴里一口牙都没有,流着口水,那老太太把口水吸回去后,便慢慢朝我靠过来,吻在了我的脖子上。我能感觉到她在很用力的吸啃,但是身体却没有任何伤害,她就像被隔着一层塑料袋的一样吸啃。

  老太太被一只手拨开了,一个青年开始吸啃,潘楠和英俊他们跟我的情况也一样,被这些鬼东西吸啃着。

  一会后,一个身影出现在通道口,从身材上看,是乔雪。乔雪似乎很累,勾着头点了根烟后,居然坐在地上,安静的看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