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日的用意很明显,对方施阵,必然会消耗体力。我们之前假装硬闯过一次,将对方刺激到高度紧张的状态,这样消耗的体能更大。现在只得一个时机了。

  英俊也明白了,便放宽了心看我跟初日下棋。我只是明白最基本的围棋规则,所以与其说是跟初日在对弈,不如说是她在教学更贴切。

  一个多小时耗去了,棋盘山也落满了棋子,屋内的摆钟传来整点时刻的叮咚响,初日也落下最后一刻棋子。然后突然用力拍在桌子上,棋子全震起来了,初日抓了一把在空中的棋子,对我们道:“跟紧我!”

  初日带头冲了过去,施阵者似乎没有预料到我们会突然闯阵,有点措手不及。快到之前的被闪电劈断的木廊时,初日将手中的棋子甩出,然后左右手抓住了我和英俊,轻轻一跃。棋子飞到湖水与岸边的接壤处时,像是旋进了透明的弹簧布一样,速度减慢了很多,但仍将施阵者结出的七层击穿,我们也轻松的跳到岸边。

  双脚刚落点,身后就砰的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劈在我们身后,耳朵震得嗡嗡响。显然是施阵者的反应速度慢了,所以没有劈中我们。

  “你们两个靠山躲着!”初日吩咐道,然后沿着湖岸的东边疾奔而去,看来施阵者在东边。但是初日跑出才十来步,湖中一切诡异的现象都停止了,乌云和旋风顷刻间消散。而后是从山脚下跑出无数只密密麻麻的老鼠阻挡了初日前行的路。

  初日厌恶的“啊”了一声,往后一跳。她肯定不是被这阵势吓到了,而是女孩子的厌恶老鼠的本能。因为她看见那么多恶心的老鼠后,转身就往回走,还时不时的按住自己的胸口,不让自己恶心的吐出来。

  D|酷匠f网K唯j●一正版,其(他a都=是m盗版}A

  “走吧,去严大哥那,这个背后阴人的家伙已经跑了。”初日憋着气,轻声说道,以免自己声音一大,肺部的涌动促使自己吐出来。

  我们便往严老头那里去,初日在山脚下摘了几片草叶,在指尖撵烂后放在鼻孔前用力吸了吸。然后再用正常的语气说道:“我最讨厌老鼠了,恶心死了,差点就吐了。”

  英俊纠结了片刻,终究没有把关心的话说出口,可能还是不习惯称呼一个看起来只比自己年长两三岁的女孩子奶奶吧。

  “为什么他要阻止他去严老头那啊?”我见初日好过了一点,便问道。

  初日不假思索的回道:“肯定是知道如果我非得追我严大哥那耳环和耳洞的来路,怕严大哥会告诉我吧!”

  “那这耳环牵涉着的肯定是一个很大的秘密。”我回到,“可是现在他没有阻止你,一定会想办法阻止严老头说出来的。”

  初日怔了一下后,匆忙奔跑起来,同时喊道:“严大哥有危险,我们快点!”

  我跟英俊也跑起来了,跑的时候在想,初日姐说她受严老头照顾,自然严老头的本事比初日姐的大。而这施阵者都被初日姐吓跑了,又怎么会敌得过严老头呢?这样想来,严老头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对。

  但是初日姐那么心急,我也只好跟着。

  到了严老头那里,在院子里,幸好,里面并没有传来打斗的声音。一切都是一副祥和的样子,两边树上的小鸟依旧在欢快的叫着,说明这里并没有出现过很重的杀气。院子里摆满了严老头雕刻的神像,和往日一样,或瞠目怒视,或祥和捻指,没有一个损伤过。

  初日姐也看出来了,松了口气,捋了下被汗沁湿的刘海和鬓发,从口袋里摸出手巾,点擦了一下额头和脸颊的汗,尴尬的问道:“我是不是有点失态了?”

  果然是旧时代的女性,做什么都要求轻手细脚,动作幅度一大,就觉得自己失态了。

  “不会,初日姐很漂亮的。”我哄到,初日姐冲佯装生气的咧起嘴,“你应该叫我奶奶才对!”

  英俊呵呵笑了笑,对初日道:“我们进去吧!”

  上了吊脚楼的楼梯,推着大门,但是门从里面反锁了。如果只是我和英俊在,肯定已经暴力踹门了,但是初日姐让我们从后门进去。我和英俊绕到后面,发现后门也从里面锁了,其余的窗户也都从里面锁住了。

  初日喊了几声严大哥,里面没有人回应,她才让英俊把门踹开。一踹开门,扑面的檀香味,还有浓浓的烟雾,一副失火的光景。门开后,有风进来,浓烟也淡了,我们也能看见屋内的陈设了,首先映入眼睛的景象,就让我震惊的退了两步。

  严老头躺在地上,在他的身体周围围了一圈细沙,细沙上插满了正在燃烧的香。

  初日知道出事了,充满扫开一些沙和香,蹲在严老头身边,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和脉搏。而后哽咽着对我们道:“严大哥走了,我们还是来晚了。”其实不用试探就看得出来严老头已经死了,因为他脸已经成紫色的了。

  可是门窗都是从里面关着的,严老头又是被谁杀的呢?初日虽然伤心,但是并没有乱了手脚,还是很冷静的查看着严老头的尸体。

  严老头的头发有点微湿,再加上他脸色紫黑,双唇也是紫黑色的,明显一副溺水而亡的景象。我对初日道:“初日姐,严老——严爷爷是溺水死的!”

  初日并没有答话,而是在严老头的身上按来按去,到严老头鼓起的小腹时,她用力一按,严老头嘴里便吐出了很多水。这时她才点头确认道:“严大哥确实是溺水死的症状,但只是症状相似而已,并不一定是真的溺水。”

  我有点不懂她的意思了,不一定是溺水死的,症状却和溺水一模一样?初日站起身,扫着屋内,发现左右两边墙,还有中间的中堂以及大门门梁的背后,都有一面凹形的镜子。

  聚阳,严老头的魂魄一出体就被这四面镜子聚集过来的阳气冲散。也就是说严老头是被一种阵法杀死在这里的,并非溺死后拖到这里。

  与此同时我又发现香炉里的香也不同于以往,那是五种不同颜色的香。青白红黑四种不同颜色的香分别插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中间的黄色的香。

  引东青龙,西白虎,北朱雀,西玄武之气进屋,中麒麟之气也出来,这是一种很吉祥的插香方法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