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日皱紧了眉头,拇指掐着中指,我本以为她要卜一个掌卦,谁知她拇指用力一划,将中指第一个指节划破了皮出血。忽然想起小学时,昨晚旁边的大胖妞,没事就掐我的手,指甲嵌进我的肉里面去,不见红不收手。不知道为什么江湖百晓生没有在暗器谱给女人的指甲和高跟鞋一个名分。

  初日划破中指的第一个指节后,眼神打量着环境,拇指在中指的下两个指节推血,直到伤口处的血多到可以滴下来。她闭上眼睛,念着咒语,血滴在了木板上。奇怪的是滴下的血并没有像水滴一样溅洒开,而是形成了一个空心的小血圈。

  “强刚则破亡,柔敛则聚存。”初日解释这个血卦道,然后看向英俊,“有人想阻止我陪你们去找严大哥。”

  “什么意思?”英俊纳闷道,“谁知道我们现在会去严老头那?”

  初日听完忽然皱紧了眉头,手按在英俊的眉心上,紧按着鼻梁往下拖。到人中时,用力往下一按,英俊右脚往后退了一步,撑住了身体。初日摇了摇头,然后又看着我,和对英俊一样,用力按着我的眉心,往下拖,到鼻尖后突然用力掐住了我的人中。

  别说,初日姐的指甲可真够尖的,我赶紧人中都被掐破皮了,相对于人中破皮的疼,后脑传来的疼更加明显。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种撕裂的疼,随后感觉鼻孔有异物,我心想这下尴尬了,不会要流鼻涕吧,这么大的人了。

  有个异物从我的鼻孔飞了出来,不是鼻涕,而是一只飞虫,很小很小,半只蚂蚁那么大,若不是一直留心看,根本注意不到它从存在。

  初日手掌微含,快速的在小飞虫的身体周围转了一圈,然后用力一按。明显能感觉一股阴柔的气流从她的手掌中射出,小飞虫也飞不了了,直接落地死了。

  这时乌云还在聚集,风也越卷越大。卷起的浪都能扑到木廊上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初日姐,我脑子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我紧张的问道。

  “一言难尽,你就当他是一个窃听器吧。”初日简单回到,我看着那小虫,这窃听器够高级的,植入人体了都。

  英俊警惕的注意着乌云和卷风的变化,初日拍了下他的肩膀,宽慰道:“放心,只要我们不上岸,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啊?”英俊显然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倒是明白了,初日说有人想阻止她去严老头那,那这个阵,自然是困我们的,只要初日不去严老头那里,就会消散掉。所谓强刚则破亡,阴敛则聚存,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我们强来的话,就会死,收敛的话就可以活下来。

  初日慢慢的转着身体,目光在湖岸边慢慢的扫描着。她想找到施阵的人在哪,可以扫了一圈后,并没有任何发现。

  “本来我只是想跟你们去严大哥那,试试能不能问出他那耳环的来历。但是现在看来,我还必须要弄清楚不可了。”初日姐脸上的善良平静温柔贤美之色散去,替代的是一丝倔强愤怒还有担心。

  英俊在阴阳五行上虽然比我强很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显然我们级别是相等的,都是战斗力为五的渣,所以我们不等初日姐吩咐,就乖乖的站到了她两边。

  初日走在最前面,一步一步的慢慢向岸边走去,每走一步,空中的乌云都会多出很多交织的闪电,那些闪电虽然现在只在乌云内交织。但是很明显是在警告我们,若是敢踏出木廊一步,聚集的闪电就会劈到我们头顶上。

  初日自然知道踏出木廊时的危险,所以现在也肯定在着手准备届时如何抵抗。她手作戒指,双目微闭,嘴里轻轻的念着咒语,能够感觉到湖面上很多的气向她汇聚而来。

  木廊走到一半时,初日睁开了眼睛,看着前方对我和英俊道:“你们跟紧我,一步也不要离开。”

  我和英俊很自觉的又往初日靠了一点,初日再迈出步子,旋风卷起湖面的浪便从两边扑向木廊,到我们膝盖那么高,可是我们却像罩着一个透明玻璃一样,水浪在离身体两三寸的地方溅洒,滑下。

  每走一步,浪就要高很多。如此又走了四分之一的路,只剩下了十几步路就到岸边了。

  初日又闭上了眼睛,手作结印,每踏一步,便变化一个结印,同时吐出一个相对应的咒语。

  酷(匠,网正版‘8首;$发

  这时的水浪已经有我们胸口高了,夹着水浪的,还有一道道细细的闪电,劈在紧挨着木廊的湖面上。那些闪电是施阵者对我们的警告,随着我们离岸边越来越近,警告也越来越强烈,闪电越来越密集。

  突然砰的一声,一道强闪电劈下,将我们面前的木廊劈断,断了我们上岸的路。

  但是初日并未因此而慌张,而是转过了身,微微一笑,未说任何话,像来时一样慢慢的往回走。到湖心的木屋时,闪电和水浪都停下了,但是风还在卷,乌云中的闪电还在交织。

  “会不会下棋啊?”初日突然问我道,我点了下头:“精通跳棋,粗懂象棋。”

  初日便让英俊把桌子搬到阳台上,从桌下的低格抽出一张棋盘,还有两盒棋子。我连忙摆手道:“我不会下围棋啊!”

  初日看向英俊,英俊也尴尬回道:“我也只会下跳棋和象棋。”说完与我对视了一下,那是种英雄惜英雄的眼神。

  “没事,我教你们,年轻人应该学学围棋,静心。我无聊的时候,经常一个人下。”初日说道,然后放下一粒黑棋,同时说道:“围棋似人生,不要在意细节的损失,要布大局。杀一子,不如夺一线。”

  我照着初日的下法,在相对应的反位置也下了一个白棋。英俊有些沉不住气,问道:“我们就这样被困在这里吗?不去严老头那了?”

  “时辰未到。”初日看了一眼屋内的摆钟,然后对英俊道:“俊,你太浮躁了,你爷爷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很稳重了。”

  说完她又放下一粒棋,同时解说道:“围棋之道,困而不杀,才是上品,真的高手下棋,往往不杀一子而取胜。”初日语调一转,“但是有时候,棋如人生,困人者,也容易自困。困人或自困,只在一子中。”

  我忽然明白初日的用意了,第一次感觉到茅塞顿开的感觉,鼻子都通了,浑身都很舒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