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出去追小宝了,现在关公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怕英俊会伤害到小宝,自己又脱不了身,便让潘楠跟上英俊,有什么解释不清的,先把小宝安全带回来再说。

  潘楠嗯了一下后便出去了,我连忙问关公需要什么,关公捂着喉轮,艰难的说道:“烧,烧的难受。”

  我皱紧了眉头,忽然想到园主说可能会把关公化掉。化掉也就是烧掉的意思,难道他的神像被烧掉,他也会消散吗?这方面我还真不懂,不过关公说他烧的难受,那拿点水喝,会好一点吧。

  $酷w匠PP网#V唯.}一CS正版ic,#其F¤他g?都\是,盗版

  我赶紧跑去饮水机倒水,可是水桶里面却没有水。而这时在隔壁房间的曹欢突然喊了一声,我又跑他房间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顺便倒杯水。踹开门后,曹欢捂着喉轮坐在床上,满头大汗,说道:“我做了个很真的噩梦。”

  做噩梦而已,我懒得搭理他,倒了一杯水后便跑回关公在的房间,但是关公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曹欢站在门口,擦了下额头的汗,问道:“你是不是领了一个小孩回来,然后关公就出事了?”

  “你不是睡着了,怎么知道我带了个小孩来?”我问道。

  “梦见的,梦见你带了个小孩回来,英俊有点嫌他。”曹欢说到,“然后关公出事了,戒指也不见了。”

  我赶紧瞟向桌子上,英俊放的那枚戒指确实不见了。一定是那个米彩潜伏在附近,趁着刚才的机会,把戒指偷走了。我跑到窗户边上,发现窗框上确实有个脚印,楼下也有个黑影在跑走。

  曹欢撑着窗户到旁边,说道:“我梦见的场景跟现在一样。”

  “怎么可能,会不会是你刚才已经要醒了,半梦半醒中听见我们说话,所以自动脑补出画面来?”我回到,那个黑影已经跑的很远了,现在我们又在楼上,跳下去是不敢的,从楼梯下去的话,那黑影估计也跑的很远了。所以干脆就放弃了,现在更关系关公怎么会突然这样。

  曹欢嗯了一下,坐了下去,把我给关公倒的水喝掉了。喝完之后入神的想着心事,又跑去倒了杯水回来。

  “你要不要跟我出去找一下潘楠和英俊?”我问到。

  曹欢看着我,然后轻轻说道:“不用了,他们马上就回来了。”

  他的声音特别轻,我听得不是太清楚,便让他再说一下。他虚弱的指了指门口,潘楠和英俊回来了。

  “让他跑了!”英俊有些生气到,“你从哪把他带来的?”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说清楚的话,英俊的心里只会越憋越火,就说道:“我们来这里的时候,我就发现他偷偷跟踪我了。然后今天傍晚下楼去,跟他接触了,他能画出我小时候的画的画,还知道我跟一个小时候玩伴之间的事。他是我那个朋友死后投胎的。”

  “都投胎了,还能记得前世的事?”英俊没好气的问到,我知道他丢了个重要的线索,加上关公又消失了,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所以肯定心火很大。

  但是关公消失了,我也火的很。

  “你们走后,关公说他烧的难受,所以我想他可能是神像被烧掉了,所以才会难受的。这事跟小宝应该没什么关系!”我说道。

  潘楠绕到我和英俊中间,伸出手说道:“都别急,捋一捋就好了。”看向我,“你说关公的神像现在被烧掉了?我们打电话问一下果园的老板,现在有没有烧关公的神像不就知道了吗?”

  “我没他电话!”我急躁道,潘楠连忙道:“既然是个果园,肯定会能查询他。”

  我们的手机都废了,便下楼用旅店的公用电话,曹欢打了几个电话询问后,冲我们点了下头,抄了个电话。然后照着打过去,一会后电话接通了,因为园主会说中文,所以我从曹欢手里接过了电话,连忙说道:“大伯你好,我是那天给关公烧纸的小弟。你今天是不是把关公给化掉了?”

  “没有啊,我打算过几天再化掉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蒙,估计刚睡醒。

  我又担心是他在睡觉,关公庙失火了,便急忙道:“大伯,要不你先出去看看关公庙是不是着火了。”

  园主有些郁闷到:“你怎么半夜打电话来一直问关公是不是被化掉了啊?”

  “不好意思啊,大伯,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关公跟我说他被火烧的很难受。所以我现在很担心,你就去看看吧,不然我会一直担心的。”我随便编了个谎。

  园主叹了口气:“好吧,那你等一下。”一声听筒放桌面上的咯咚声,园主去看关公庙是不是着火了。

  我们在这边急忙等着,英俊带着一些讽刺的语气说道:“人家园主都说没有化掉了,好好的怎么会着火呢。再说了,这种神明,神像被化掉了也只是失去了一个寄宿的庙宇而已。关公出事,肯定跟你带回来的小孩有关。”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响了一下,园主在电话那头说道:“小兄弟,我去看了,关公像好好的。谢谢你关心啊,现在的年轻人之中,很少有像你一样尊敬神明的了。”

  “哦,打扰大伯了。”我有气无力的说道,把电话放下了。

  害了关公的,只能是小宝了。我也是太天真了,鼠精一直没露面,设了个圈套,轻轻松松的就把我给骗了,把关公给灭了。

  不知道为何,忽然感觉有一双眼睛,时时刻刻监视着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掌握着。还有一只手,随便玩耍着我们。

  潘楠见我很失落,便说道:“你也别太难过,或许关公是因为其他原因呢。你现在能联系上小学时的同学吗?问一下那个小宝是不是真的出车祸死了。”

  我嗯了一下,然后回到房间,用曹欢的笔记本登上QQ,看着联系人里,还真有一个高中和小学都是同学的人在线。我便弹了一下窗,问他在不在。很快他就回到:“在,怎么了?”

  “你还记得小宝吗?他是不是出车祸死了啊?”我连忙问道。

  他的状态显示正在输入,但是却迟迟没有发送消息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