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那就多谢二哥了!”曹欢踮起脚拍在关公的肩膀上。

  我们便出发,关公走了两步后说道:“等等!”

  “还要干什么?”曹欢问到。

  “关电视!”关公京腔十足的回到,说着又闪到房间里了,他走到电视机前,按下了电源键,但是却不松开,而是盯着电视屏幕里的内衣模特挤胸。

  关公不停的啧啧啧着,厚颜无耻啊,道德沦丧啊,要浸猪笼啊,但就是迟迟不松开电源键。直到长长的内衣广告放完,他才舍得松开电源键,闪了出来,大声道:“少侠请带路!”

  我和曹欢走在前面,铁头还在那里等我们,不停的念着俊阿哥。我们翻过围栏,铁头走在最前面,曹欢紧随其后,我跟关公并排走着,怕他突然回去。

  铁头领着我们翻过一座山,来到一条大马路上。曹欢估计着到老头那里还得走几个小时,而恰巧旁边停着一辆老桑塔纳,曹欢左右看了看没人后,捡起一块石头砸破了车窗,把手伸进去将车门打开了。

  “我们开车过去,到那老头附近再停下来怎样?”曹欢提议道。

  我摊开手:“你车都砸了,还问个球?”

  关公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像是从没见过一样,他拍了下我的肩膀,指着电线杆问道:“少侠可知道这竹子是什么品种?为何长得这般高粗。”

  “呃,水泥系的。”我回到,曹欢钻进车里,忍着屁股的疼痛坐了下去,将方向盘下的塑料板掰掉,然后抽掉两根线,一红一绿,将红绿线的线头蹭了一下,车就点着了。

  这小子这么熟练,没案子接的时候是不是靠偷车营生啊?我拍着曹欢的肩膀道:“很熟练吗?”

  “呵呵,我也只会弄这种老式的车,很简单的。”曹欢知道我话里有话,尴尬的笑道,然后对铁头道:“铁头,上车。”

  我也招呼关公上车,他依旧紧紧的盯着电线杆,盯着看了一会后往电线杆走。我跟上去问道:“关公,我们上车啦!”

  “且慢!此地有个无耻少女。”关公走到电线杆前,原来那里贴着一张人妖表演的海报,挤胸露腿的。

  “浸猪笼啊!”关公用京腔高吼一声,然后将那张海报撕下来,盯着那人妖的胸,被我拉着上了车。

  “坐好了吗?我开车了!”曹欢说着一脚油门,轰的一声,关公不见了。我看向后玻璃,关公在后面跟着跑,我赶紧对曹欢道:“停车,慢点,关公透出去了。”

  曹欢减慢了速度,关公又透了进来,坐稳后略带哆嗦说道:“这马车果然好快,比我的赤兔还要快。”

  “是啊是啊,所以关公你还是坐稳了,不然又透出去了。”我急忙说到,关公点着头,将那张海报小心翼翼的折叠好,藏进袖子里去。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我觉得无聊,便找了下里面有没有什么打发时间的。正好背后压着一本情涩杂志,刚翻开就被关公抢了过去。

  “无耻啊!”关公高吼到,然后将袖子里的那张海报丢掉,将杂志藏进了袖子里。

  我无语的抓着额头,心想这园主肯定好色。看把关二哥给感染的,看见露胸的就走不动路。

  关公藏好杂志后,便一直东张西望的看着车外。我好奇的问道:“二哥你没见过这些吗?”

  “啊?”关公想了想后,回道:“我好像还没出过果园咧。”

  我赶紧转过头,闷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笑完之后得评估一下这个关公的实力了,因为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关公。按照张教授的说法,这种神明只是信徒的信念汇聚出来的。但那夜只是张教授的一家之言,可以参考,但是绝不能全信。英俊曾经说过这种神明都是修灵的鬼灵或者地仙,不管怎样,感受一下关公的气场吧。

  我闭着眼睛感应了一下,关公的气场果然很强,就像一团大大的火球,不对,是一块很大的赤色石头。难道关公的原身是一块石头?又感觉了一下,他的气场虽然很刚硬强大,但是却又很圆润,不像之前碰到的鬼灵的气场,慢慢的锋芒杀气。

  可是石头怎么修炼?我问关公道:“二哥你以前在哪里混的啊?”

  关公想了一下京腔高吼到:“桃园结义薄云天,偃月青龙刀刃寒——咦,我的刀呢?”说罢双手放平,一把青龙偃月刀出现在他手中,因为刀太长,两头都穿透了车门。我赶紧说道:“二哥你还是把刀收起来吧,不然一不小心削死了外面游魂野鬼就不好了!”

  关公却不理我,继续唱道:“老夫一骑绝尘走千里,五关斩将震坤乾。忠心报国为梁栋,肝胆护兄铸铁肩。只可惜啊,一去麦城无复返,英魂庙里化青烟。”

  我无语的吐了口气,说道:“二哥,我指的不是这些,是你自己的真实经历。”

  “这就是我的真实经历啊!”关公义正言辞道,然后眼一抬:“你居然不信我!”刀身一转,刀刃横在了我脖子上。

  “好吧好吧,我信,二哥英雄盖世。”他真的把那些演义当成自己的经历了,我换了个问法:“二哥,你在果园之前都在哪啊?”

  关公把绿头巾解下来,绕着头,说道:“隐约只记得和尚念经啊,具体的倒想不起来了。”突然声音一抬:“但是老夫记得当年,烽火四起,百姓不聊生,黄巾贼狰狞,沙尘滚滚,老夫横刀立马,赤兔过处尽是鼠贼血。三弟一声吼,江山也震动……”

  我次奥,又开始吹了。我无奈的转过头,但是听着听着,慢慢的被感动了,那个乱世是存在的,这个盖世英雄也是存在的,当年的豪气也还在感染着千年后的我们。那么具体细节又何必在意呢?

  “到了!”曹欢刹车停下,转身对关公道:“二哥,咱不吹了,斩蛮夷啦!”

  关公还没有说完,他没说完之前,任何人都没法打断他的话。曹欢无奈的叹了口气,突然大声道:“二哥,斩黄巾贼啦!”

  “在哪?”关公突然站起来,头也穿过了车顶。

  “二哥你坐下,我看不见你的脸。”我拉着关公的袖子说道。

  酷匠0网o,正版●3首6发By

  我们下了车,曹欢对关公道:“二哥,黄巾贼的后代就在前面!”

  “好的!老夫就陪两位少侠杀他一个回合!”关公横起刀,摸着胡须摆了个poss,一不小心把那本杂志甩掉了,他赶紧捡起来藏在腰上,系紧了腰带,确定不会弄掉再恢复刚才的姿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