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欢快要哭了,抓着张教授的手说道:“张教授,你一定得想办法救救我啊,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最重要的,我还没结婚呢。”

  “我们也还没有结婚的。”我和英俊同时说道,生怕张教授忘了我们两个。

  张教授平静的盯着瓶子里,从曹欢身上撕下来的皮在那里和试剂产生反应。慢慢的那层皮开始膨胀,一个个小凸点,慢慢的,从凸点里爬出一只只很小的虫子。那些虫子吸光了试剂,把那层皮也吃完了,然后就开始互相撕咬起来。

  我摸着手臂,问曹欢道:“你身上怎么那么多的虫子啊?”

  “不止他,你身上也有。”张教授抬头看着我说道,然后看向潘楠:“你身上也有。”最后收回视线:“我身上也有,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各种虫卵,只是要受到诱发才会成活生长。”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曹欢急忙问道。

  张教授伸了下舌头,说道:“要制止身体里的蜈蚣继续被诱发成活,就要截断诱发机制的原理,可是你的身体是通过什么方式诱发的,一时半会我还弄不清楚。”

  “那怎么办?”曹欢哭丧个脸。

  “先治标吧!”张教授说着用一个窄口瓶盖在曹欢的背上,然后用玻璃管有节奏的敲打着玻璃钢,一会后,瓶口盖住的皮肤就被那蜈蚣钻破了,那蜈蚣游到了瓶子里,张教授马上把瓶子移开。然后用东西盖在了瓶口,说道:“我明天要去云南,这个我带过去研究一下,应该试出具体的诱发方法。那样就可阻止其他的蜈蚣继续被诱发激活了。”

  见曹欢的事解决了,我赶紧走到张教授面前,把自己的问题说了一下,边说还边抓着痒,手臂的皮肤也被抓烂了。

  张教授看了下我的伤口,说道:“你的问题不严重,诱发机制只是抓痒而已。只要你不抓痒,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住啊,很痒的。”我痛苦的说到。

  张教授走到一旁的冰箱旁,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来,问我现在哪里最痒,我把手伸出去,说道:“现在整只手都很痒。”

  他就把冰矿泉水淋在我手上,然后问我还痒不痒。这么一淋,还真的不痒了。张教授笑了,说道:“你可以理解成你的皮肤上被摸了一层药,这种药会让你很痒,并且使你的皮肤丧失表皮的保护。只要你忍住不绕痒,过几天的皮肤新陈代谢作用,就会让把那层药物脱落了。到时也就好了。”

  “那我怎么控制几天不绕痒?”我急忙问道。

  张教授晃了一下手中的矿泉水瓶,说道:“低温会让那种药物失效,你只要在空调里呆几天,就不会痒了。”

  还好我的问题这么容易解决,张教授又去看英俊的伤。英俊把裤子脱掉,留着底裤。指着自己的腿说道:“整条腿都没有知觉了,被钉子就留了个窟窿在那。”

  酷c$匠Y网`m正z版首fg发

  张教授拿着剪刀戳了一下英俊的腿,问道:“一点知觉都没有吗?”

  “没有!”英俊摇头道。

  张教授又沿着大腿部分戳了一下英俊的腰,问道:“这里也没知觉吗?”

  英俊想了一会,说道:“奇怪,本来有知觉的啊,现在也没反应了。”

  “那——”张教授停了,我和曹欢也呆了,盯着英俊,问道:“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干嘛吗?”

  英俊茫然的问道:“怎么了?”一低头,发现自己裤子湿了,在滴尿。吓得叫了一声,问道:“张教授,我这是怎么了?”

  “蔓延了,估计七天之内,你整个人都没知觉了。”张教授说着在英俊的大腿上剪了一块皮肉下来,然后说道:“你这种情况我没见过,估计要点时间才能想出解决的办法。不过我劝你还是做好思想准备,七天之内是绝对找不到救你的方法的。”

  “啊?”英俊眼眶都湿了,看着张教授,问道:“那你剪我的肉下来干嘛?”

  “作为一个案列研究。”张教授如实回到,“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写个遗体捐献书,死后将遗体捐给我的工作室,让我可以好好的研究,救到以后的人。”

  英俊听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和曹欢都投向同情的目光。

  张教授将从英俊腿上剪下来的肉放进瓶子了,说道:“你们三个是同时中的降头,但是为什么轻重不一样呢?”

  我想了想后,大致猜到了一点,对待老师傅那里的神像,曹欢作为一个外行人,他心中无鬼神,用电磁枪试探,只能说是外在的冒犯。而英俊是知鬼神的,可以说是圈中人了,他用符去压制神像,除了单纯的外在冒犯,更是内心上的蔑视。而我因为性格比较温和,所以并没有做出像他们一样过激的行为。那老头可能就根据我们对神明冒犯的程度,而下不同程度的降。

  我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后,潘楠急忙说道:“会不会真的是神明在惩罚你们,我们去拜一拜,就会好了吧?”

  张教授笑了一下,“这个世界有很多超出现代科学程度理解的框架,但是我不信鬼神,只是人在借鬼神之名达到目的而已。有善意的,也会有恶意的。”

  “可是你既然研究民族文化的,肯定也知道鬼神这东西不是空穴来风啊。”我因为知道自己的问题不是很严重,所以也有心情跟张教授探讨一下。

  “怎么说呢,虽然很多东西现在科学无法完全解释,但还是可以粗略的发现一些端倪。比如说人的念力其实也是一种能量,如果一个寺庙很多人礼奉,源源不断的念力汇聚在那个神像中,当然也会产生一些超自然的能量。”张教授看着我,用很严肃的语气说道:“但是我绝对不信真的有个神明坐在那里。满世界的观音像,观音菩萨怎么忙的过来?”

  他还能在观音后面加菩萨两个字,说明他还是尊敬的,我便问道:“既然你不信,为什么说观音还要加个菩萨呢?”

  “我是尊重民族信仰。”张教授认真说道,“你应该能理解,人在社会里,若非有仇,都应该保持最基本的尊重。但是尊重并不等于认同。”

  英俊急忙插话道:“张教授,我真的没得救吗?”

  张教授想了一下,说道:“至少我是没办法在七天内解决的,如果你想活的话,找一些厉害的解降师,或许他们能用他们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过就我对降头的研究来看,你这是死降,没得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