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也被自己吓到了,腿发软了,我赶紧扶住他,在凳子上坐下。

  “难怪刚才我觉得这只脚很难脱。”英俊有些颤抖着说到。

  我拿起他的鞋看了一下,鞋底原本就磨损的非常严重,现在被钉子戳出了一个洞,因为已经磨得很薄了,所以英俊脚一用力,钉子头就穿过鞋底了。而鞋背被划出一个开口,应该是英俊刚才用力把脚抽出来时,薄薄的帆布鞋鞋背被钉子划开了,不然脚抽不出来。

  “你脚不疼吗?”我问到,英俊摇着头:“一点感觉都没有,什么时候钉上的我都不知道。”

  曹欢已经找了医药箱来,问道:“先把钉子拔出来吗?还是缠上纱布止血?”

  止血?对啊,我看着英俊的脚,又看了看他的鞋子,一点血迹都没有,急忙问道:“为什么没有血?”

  “我也不知道啊,看着好那个,心里瘆得慌,赶紧拔掉吧!”英俊痛苦的说道,确实,如果我们看见一个异物嵌进自己身体里,抛出神经上的痛疼感之外,心里也是毛毛的说不出来的瘆。

  “好的,那我拔掉了!”曹欢说完用一个小钳子钳住了钉子头,然后慢慢的往外抽,钉子抽了出来,跟中指差不多长。

  潘楠从医药箱里找了瓶消毒酒精,对着伤口倒,说道:“英俊你忍着点疼,让酒精流穿,消消毒。”倒了一点后,潘楠停住了,说道:“不对啊!”

  “怎么了?”我问道。

  潘楠指着英俊的脚说道:“钉子拔掉了,伤口马上就会被四周的肉挤的合起来,怎么他脚被钉子戳的窟窿还在?”

  我也反应过来,怎么会这样,从脚背到脚板有个洞。英俊的表情很复杂,像要哭一样。

  “你很疼吗?”泳儿给英俊擦了一下头上的汗。

  英俊哭笑不得说:“我现在就希望自己能感觉到疼了,那样我还知道这脚是我的,现在都感觉不是我的脚了。”

  我瞅了一眼医药箱,还有把小剪刀,便拿过来戳着英俊的脚,问道:“疼不疼?”英俊摇头,我又戳了几个伤口出来。英俊突然啊了一下,我急忙问他是不是感觉到疼了。

  他却依旧摇头:“我心疼,这好歹是我的脚,你那样像戳死猪肉一样的戳,真的合适吗?”

  “不好意思啊。”我尴尬了一下,潘楠把酒精倒进伤口,让酒精流过整个窟窿,简单消毒后包了层纱布。反正英俊也不觉得疼。

  包好后英俊穿上鞋,问道:“曹欢呢?”

  “我不知道啊!”我回到,然后喊了一声曹欢,曹欢在房间里回应了一声,匆匆跑出来,说道:“我查了一下,英俊你这是中了降头的症状。你记得是什么时候脚被戳到的吗?”

  英俊摇头,说道:“没印象啊。会不会是在那个老头那里被戳到的?”

  我马上否定,“这根钉子很钝,我们在老头那里都是走路,平常走路的抬脚落脚,力度绝不够让这么粗的钉子穿过整个脚掌。你想想,你在哪里跳过?可能是跳的时候,一下穿进去了。”

  英俊想了想后,说道:“我是从大象身上滑下来的,会不会是滑下去的时候正好踩到钉子,然后穿过去了?”

  “肯定是这样的。”潘楠回到,我忽然想起那会我本来也想跳下去的,如果我也滑下去的话,可能就是我的脚被戳穿了,这样一想,身上不禁有点发毛了,后背也痒了起来。我抓了抓背上的痒,结果越抓越痒,应该是在树林里碰到了毛毛虫之类的东西,小问题也没在意。

  英俊问曹欢道:“你查的我中降头?可是谁给我下的啊?”

  曹欢搓着鼻子,迟疑道:“既然你是无意被钉子戳到的,那可能不是降头,或者是那枚钉子上有什么病毒之类的,正好你戳到了,所以才会这样。”

  “那现在怎么办?”英俊问道。

  “要不去医院看看?”曹欢提议道,但随后又说道:“其实我认识一个医院的朋友,他们经常碰到这种很诡异的情况,一般都是简单的消毒处理一下,然后让患者去找法师。”

  “那还是算了吧!”英俊说到,“现在也不是很危急,说不定过两天就自己好了。”

  我背又痒起来了,拼命抓了下后,问曹欢卫生间在哪,我洗个澡或许会好点。冲凉的时候,确实不怎么痒,但是换上衣服没多久,又有点痒了。好在发现旁边有个抓痒的木手,就拿着抓痒,慢慢抓也挺舒服的。

  因为曹欢和英俊都受伤了,所以泳儿也不想多做打扰,自己坐车回去了,叮嘱我们宋干节那天一定要去她家玩。

  英俊躺在凉席上,潘楠在英俊身体上挨出掐着,得出的结论是他只有右脚出问题了,其他地方都没事。曹欢侧躺在床上,背对着我们说道:“睡午觉吧,昨天晚上累死了。”

  “你先睡吧。”我回了声,然后问潘楠会不会做饭,弄点东西吃,肚子都饿得呱呱叫了。

  潘楠转着眼珠,笑道:“我去买饼干来吃吧!”然后跑出去了。英俊摸着自己的脚,可怜兮兮的样子,自哀道:“我这多灾多难的青春啊。”

  “还知道幽默,说明问题不严重。”我笑到,英俊盯着我问道:“你干嘛一直绕痒,很痒吗?”

  “还好吧,可能在树林碰到什么树叶虫子之类的,过敏吧,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我回到。

  潘楠买了些饼干来,填了下肚子后,就去睡觉,因为潘楠不在这边,穿着衣服也挺热的,就把衣服脱了,侧躺在那里慢慢的绕痒。但是这样怎么都睡不着,因为一停下来就会痒,我便对英俊道:“英俊你过来帮我绕绕痒吧,等我睡着了就可以停了。”

  “你还真有地主范。”英俊说到,然后朝我这边走过来,听脚步声突然加快了,在我后面蹲下,然后他急忙问道:“你背上不疼吗?”

  》6酷‘h匠网唯l一_正版9,其他6都"Y是盗版

  “不啊,就是痒痒。”我回到,英俊急忙说道:“你等等,我问潘楠拿手机拍一下你自己看,全都烂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