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北部山高树密,所以大象很常见,泳儿带着我们在村里借大象。问了几个人后,进了一户人家。泳儿对一个年轻的母亲说明来意,那人笑着回应可以的,正好他也要跟我们去一个地方,所以待会一起过去。

  8酷*匠1网2正-版%◇首发/

  我们在屋子里转了一下,一个小女孩从房间走出来,长得很可爱漂亮,但是神情似乎有点恍惚,好像生病了。我蹲在女孩面前,用不同的语言逗她,虽然她听不懂,但是也很礼貌的笑。

  “泳儿,夸女孩子漂亮怎么说?”我问到,泳儿回道:“坤水晶晶。”然后又马上说道:“你千万不要夸这女孩子很漂亮,这边的习俗外人不能夸小孩漂亮。你只能说她丑。”

  “为什么啊?”我不懂了,曹欢解释道:“这边人很信鬼神,如果你夸她漂亮,被小鬼听见就会带走她,所以说她丑,鬼就不会带她走了。跟我们那边旧时代的北方,小孩都取名狗剩之类的,是一个意思。”

  “喔。”我点了下头,然后看着这小孩,太漂亮了,实在没办法说她丑。

  不一会,那年轻的母亲从前院进屋,她已经牵了两只大象过来。年轻的母亲把小女孩抱到邻居家,然后便和我们一起出发。

  骑着大象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一栋吊脚房子前,院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神像。那个母亲和泳儿都喊着“怂怂怂”,大象便停了下来,抬起了右前脚。我们挨个踩在大象抬起的脚上下地。

  泳儿让我们等一下,那个母亲的女儿容易生病,这边的理解是魂不稳定。得用和尚念过经的棉线绑在手上,男孩一般都带到庙里去,女孩就在家里等着,求得一根棉线后就带回去。虽然这个雕佛像的师傅不是和尚,但是他的功力比附近庙里的和尚还要高,所以大家有事都会来这找他帮忙。

  年轻的母亲求得一根念过经的棉线后就要回去了,对我们说了一些抱歉的话,没办法跟我们一起回去,留了一头大象给我们。

  那母亲走后,泳儿先进了屋子里。我和英俊曹欢在院子里打量着那些神像。虽然这里摸神像是很不敬的,但是现在没人看见,所以也无所谓了。

  曹欢用他的强磁枪对着佛像一通猛电,然后摇头道:“这些都是单纯的木头,没有任何能量体在里面。”

  我闭着眼睛感应了一下,确实,这些都是单纯的木头。英俊也悄悄对着那些神像动手脚,不过都没什么特别发现。

  一会后,泳儿和那个老师傅从屋里出来了。老师傅并没有欢迎客人的笑容,而是沉着脸问道:“你们三个这样对神明,不怕受到惩罚吗?”

  他说的是中文,泳儿解释说他是华族,早些年来到这边的。

  我看着那老师傅,第一感觉就是他戴的耳环很不搭调。对这边戴不戴耳环的习俗不大懂,只是他的耳洞有点开的太大了。

  英俊开门见山,把带来的金刚像放在地上,问道:“这金刚像是你这里出去的吧?里面很猛啊,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老师傅站在那里没有说话,泳儿赶紧用很温和的语气把事情讲了一遍。那老师傅对泳儿的态度也不怎么客气,恶狠狠的咒骂一句,然后将金刚像抱回屋子里,放在地板上,他坐在神像前,手做结指,对着金刚像念了一遍经,便起身说没事了。

  曹欢表示不信,鼓着勇气用磁枪对着那金刚像试了一下,没有任何排斥的反应。

  老师傅狠狠的瞪了一眼曹欢:“谁让你这么对神明不敬的?”

  曹欢摸着自己的屁股,也很不爽,回敬道:“神明不神明的,要看你怎么对待咯。你可以当他是神明,他可以当他是猛鬼,我可以当他只是一个残余的能量体而已。”

  老师傅哼了一下:“现在你走吧,已经没事了。”

  “就这样就没事了?”曹欢见老师傅态度凶狠,也不客气,说道:“我们差点被他害死了。这东西又是从你这出来的,不给个说法,就让我们走?”

  “神明是不会害人的,因为你们对神明不敬,所以才简单的惩罚一下你们而已!”老师傅说着就推曹欢出去,然后又将我和英俊推了出去。潘楠和泳儿都很识趣的自己出去了。

  我们刚被推出去,老师傅就把门关上了。

  “就这样走?”曹欢不甘心的问道,潘楠一直都是不嫌事大,怂恿道:“肯定不行,就算不能把主鬼给揪出来,也得讨个说法。这老头百分百是心虚,所以才急着让我们走。”

  泳儿倒想息事宁人,便说道:“反正现在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就算了吧!”

  “泳儿,做事不是这样做的,做人也不是这样的。不能稀里糊涂的说算了就算了,昨晚我们差点全被掐死了,如果不是枫哥及时赶过来,现在我们就全以尸体的状态上新闻头条了!”曹欢坚持道,他更不感想的是自己屁股被咬了,现在坐不能坐,睡觉也要睡的那么妩媚。

  一直没开口的英俊突然说道:“他刚刚念的经,我虽然没听过,但是可以肯定那是道家的咒语方式。”

  我们瞪大了眼睛,听英俊分析,英俊看了一眼大门,轻声道:“你们说有没有这种可能,他刚才念的咒并不是将主鬼给灭了,而是通知他暂时隐忍不要发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始作俑者就是他了。”

  “开门,老头!”潘楠突然用力拍门,老师傅没回应,英俊一脚把门踹开了,里面没人。但是后门却开了,英俊急忙道:“溜了!”

  我们几个跑到后门那里,有条小路通向树林里,便沿着小路追过去,追了一段路后,我喊停了大家:“大家别跑了,我感觉到这里的怨气很大。”

  “在哪呢?”英俊问到。

  我跺了一下脚,“就在这里。”这时也发现,四周都是草树,但是唯独这里,几十米的范围里居然寸草不生。

  潘楠看见地上有个凹陷的地方,马上到旁边折了一根树木将洞撬大,我们一起帮忙,翘了十几分钟后,地下露出了一根骨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