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念~咒~”英俊用力推开了一点老鬼,提醒我道。

  我赶紧默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可是念了七八遍。英俊也一样,估计我们都要挂在这了,太大意了。

  意识快要消失的时候,听见潘楠房间破窗声,然后潘楠和泳儿大口喘气的声音。紧接着我们的房门也被踹开了,一个穿白衣服的人闪进来,同时甩出一根绳子,那穿白衣服的人速度特别快,恍惚之间就像一道白色的影子。两个老鬼都被绳子缠住,白衣服的人有从窗户上跳了下去,带走了两个老鬼。

  潘楠和泳儿也跑到我们房间,潘楠大声道:“念四面佛心咒。”

  “不会念啊,赶紧去看看那伟大的曹大人吧!”我翻起身,泳儿又跑到曹欢的房间,将她的佛牌合在手心,念道:“很怕婆妈,怕爹妈啊……”掐曹欢的老鬼似乎受到了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压制,隐隐一闪,不见了。

  曹欢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泳儿急忙跑过去给他做人工呼吸。

  我摸着喉咙,问潘楠:“怎么又看见那个人了,他是谁?速度那么快?”

  “我小弟咯!其实他速度也不是很快,只是一些小把戏而已。”潘楠昂着头,得意到。

  Y√最v新qI章Sn节K+上g◎酷&z匠x网N

  “就是曹欢说的那个枫哥?他怎么随时都会出现啊?还有,他刚才急着跑走干嘛?”我急忙问道。英俊也很疑惑:“他很厉害啊,为什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潘楠翻着眼睛,叹了口气:“我跟他之间的约定,你们不用知道太多,否则的话——”她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没那么夸张吧?”我心虚道,然后凑到潘楠旁边:“不过现在可以确定的就是跟你在一起,绝对有安全保证。”

  曹欢咳了一下,醒了过来,翻了个身艰难的坐起来,握着喉咙道:“你们也是被那个老鬼掐了吗?怎么会突然那么多。”

  “这得问你呢,不是用你那个什么枪的搞定了吗?害我放松警惕,差点就歇菜了。”英俊质问道。

  曹欢对他的电磁枪很有信心,坚持道:“刚才那个,百分百是被我的电磁枪弄死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又会多出这么多来。”

  英俊坐在旁边想了好久,慢慢说道:“这肯定不是一般的鬼,连我的符都不怕。念六字真言没用,但是却会怕四面佛心咒。”

  曹欢突然想到什么了,抬眼道:“关于咒语,其实我也有过一些研究的,不过是心理暗示而已。也可以说是一种催眠方式,既然他怕四面佛心咒,说明之前接触接触过这个咒语,并且接受的信息中,这种咒语是很厉害的,所以才会本能的害怕。”

  “如果是催眠方式怎么会那么厉害?一两句话就能让人害怕?”英俊显然很不爽曹欢将咒语理解成催眠。

  曹欢啧了一下,凑近轻声道:“催眠很厉害的,你想想我们国内近代史上那特殊的十年,所有人都跟疯魔一样,六亲不认,儿子批斗老子,老婆出卖老公。之前的慈孝仁爱观念全没了,当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怀疑时,只要有人喊一声口号,就又疯魔了。那种疯魔,难道不像是被催眠了的状态吗?而那些口号,不像是一个催眠的口令吗?”他顿了一下补充道:“可以催眠那么多人,那么长的时间,你想想,催眠厉害不厉害。”我和英俊对视了一下,然后看着曹欢,道:“我这脑洞开的有点大过头了吧?再说,你也别扯远了,就说回现在的事吧。”

  “好的,我理解。”曹欢点了下头,“刚才我说那个老鬼会怕四面佛心咒,说明他平时呆的地方,肯定经常诵念这种心咒。而你们那个密宗的六字真言,他接触的比较少,所以没有反应。”

  “那我的符呢?我的符可不需要什么心理暗示,直接见鬼灭鬼。”英俊问到。

  “也是啊。”曹欢坐了下去,自言自语的分析着:“阴体的磁场跟符箓的磁场是相反的,通俗点说,一个阴,一个阳,阴阳相接处的话,要么抵消,要么一方压制住一方,但是也会消耗很多。而那老鬼不但不怕,还会分出那么多来,难道?没道理啊!”

  曹欢的话提醒了我,我赶紧问道:“有没有一种可能,两者的属性是一样的,所以才不会排斥?”

  “不大可能吧?”曹欢皱起了眉头,英俊也否定我道:“鬼属阴,这是常识,你都不知道吗?”

  “可是现在问题真的很蹊跷啊,为什么我们不大胆放开以前的思维包袱去思考问题呢?”我辩解道,“就像符箓,我以前一直以为跟鬼魂是想斥的,可是你记不记得,我出魂的时候,胡哥还在我身上画了阴符呢!既然符能有阴符,鬼为什么不会有阳鬼?”

  潘楠盘腿坐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我们三个商量,像个求知欲特强的小学生,努力吸取着知识。泳儿坐在她身边,也很认真的听我们分析。

  英俊抓了一下脸:“你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

  “还有阴符啊?”曹欢的注意点被我刚才的话岔口了,看着我问道:“你说的那个胡哥,是不是也很厉害?也是宗教高手?能不能引荐我认识一下,我有些问题想讨教他,做点研究。”

  潘楠突然哈哈一笑,“拉倒吧,我小弟说他都被你问怕了。刚才救了我们四个,却单独留下你让我们来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现在看见你就怕。”

  曹欢一下站了起来,激动问道:“枫哥来了?对啊,你们怎么得救的?刚才枫哥真的来了吗?他为什么不留下来坐一坐啊?”

  我看曹欢的样子,看来跟他在这里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便起身走出房间。在客厅坐着感应了一下,煞气还是很大,但是依旧没有具体的阴体存在。起身转了一下,一尊怒目圆睁的佛像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便把泳儿叫出来,问自尊佛像是一直都在,还是新屋主搬来的。

  泳儿告诉我说这佛像一直都在,很多年了,是他爷爷亲手雕的。她这么一说,我忽然有点头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