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冠鸟还只在邮票中见过,但是这次亲眼见,我也没有多余的心情观赏。只是好奇它一直在啄什么,鸡冠鸟啄松了一块树皮,便衔着那块树皮又飞走了。

  周围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安静,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月亮升起来了,但是因为不够亮,所以没办法看清潘楠和英俊。慢慢的到四周一片漆黑时,突然一道白影从我旁边闪过,快速在潘楠的那颗树周围转了一圈,然后又离开了。

  白影离开后,又看不见东西了,只听见噼里啪啦的树裂开声音,十来分钟后,听见了潘楠的声音:“喂,你们两个在哪?”

  亮起了一道光束,潘楠照着我,问道:“刀师兄,这棵树是不是你?”

  我心里大声骂着潘楠,老子如果能吭声,不早就喊救命了吗?潘楠用电筒在我身上晃了晃后,失落的低下了头:“刀师兄肯定跟那个英俊早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我还是也走吧!”

  潘楠说完就往外面走,离开了我的视线。这下坑大了,不会真的这么走了吧?我心里大喊着:“楠美,美女,别走啊!”

  “哈哈!”潘楠突然从我旁边跳了出来,笑道:“逗你呢!”

  更#新7最xq快$上1u酷L匠R网u(

  然后去翻她落在地上的包,捡出一个金粉包后洒在我身上。噼里啪啦的,树裂开了一道缝,我的手也能动了,赶紧将那缝隙拨开,钻了出去。想骂潘楠,但是嘴巴里还发不出声,一模原来有根草藤从嘴里灌进去,并且塞满了嘴巴。

  除此之外,耳孔和鼻孔也都还插着草藤,将它们全拔出来后,感觉整个人都疏通了很多。解脱后,我连忙问潘楠道:“你是怎么出来的,刚刚那道白影应该是个穿白衣服的人吧?他跟你什么关系,怎么来救你的?”

  潘楠翻着眼睛,扣着耳朵装蒜道:“有吗,怎么我不记得了?”

  我转身在原本困着我的树干上摸了一点点金粉在手里搓,问道:“这不是普通的金属碎屑,这是真的金粉!你怎么那么有钱?”

  “哎,刀师兄你就别问了,我不会坑你的!”潘楠笑道,电筒转到身后,她刚刚被困住的地方,那颗裂开的树干下居然还有三件金色的衣服。

  “咦,这一定是给我们准备的!”潘楠高兴到,我连忙抢到前面去捡起来,但是弯腰的一棵,腰部疼的不行,一摸自己的腰,吓哭了,怎么那么硬?再看着自己的手臂,把全身都摸了一下,已经开始脱水纤维化了!估计再等了几天,我们就完全纤维成树心了吧!

  用同样的方式把英俊救了出来,英俊出奇的一句话都没说。

  潘楠捣鼓着那三件金色的衣服,说道:“上面还有符,一定是刚才那个神秘人希望我们穿上,然后就不会再中这种木术了。”

  潘楠把金色衣服披在了身上,我和英俊也披了上来。

  见我和英俊都不说话,潘楠假笑道:“你们猜刚才那个白衣服的神秘人,会不会是那个胡哥啊?”

  “也许吧!”英俊冷冷的回到,然后拿着电筒照向山谷下方。

  这家伙不会还想继续往里面走吧?我可是怕了,想到自己差点就变成了树被永远束缚在这,喊不出声,也动不了,心里就慌。我拉了一下潘楠,本想示意她喊英俊回去算了。

  谁知道潘楠开心的说道:“太惊奇了,我感觉人一辈子也很难遇到这种情况,不如我们三个继续下去看看,到底会再发生什么!”

  英俊点了下头:“对,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我们就这样走了,鼠精或许会趁机跑走!”

  “喂,大哥!”我一把拽住了英俊,没好气的质问道:“大哥,你哪来的自信?人家还没显身,我们就差点挂了好不好?”

  英俊看了下潘楠,又看着我,说道:“放心,只要有潘楠在,我们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何况这不还留了三件金衣么,说明刚才救我们的那个白衣人认同我们继续往下走。如果真的有无法抵挡的危险,怎么还会留三件衣服在这呢?”

  英俊说完看向潘楠:“你说是不是?”

  “别问我啊!”潘楠尴尬的笑到,“不过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其实我们还年轻,不应该趁着年轻身体好,多长长见识么,以后做什么大师之类的,也有资本去炫耀啊。哪怕等我们老了写回忆录,也有东西写啊!”

  “你们都决定了?”我问英俊和潘楠道。他们都点了下头,英俊是因为爷爷的遗愿马上就可以完全,潘楠是因为强大的好奇心和探索心,我两样都没有那么强烈,但是现在他们都要下去,也只能跟着了。

  虽然决定再下去,但是也没有那么冲动,英俊捡起那把乌刀,摸出一根草藤后,直接一刀给挑断了:“戳个洞根本没用,它会很快愈合,现在割断了它,看它还怎么翻起浪来!”

  随着大量的草藤被割断泄气,成片成片的树草都枯死,并且没有那么快复活。到天亮时,已经隔了一大圈了只剩下最底处的一片绿。英俊决定直接进去会会了。

  虽然从外面看着只有很小的一片,但是走进去也很阴森,因为那些树都高的非常高。

  “小心点,那鼠精肯定藏在这里面!”英俊提醒大家到。

  潘楠搓着手:“好激动啊!终于要见到庐山真面目了!”

  我没有搭话,警惕着四周的环境,到了最下面时,突然一个问道:“你们是人吗?”

  我们吓得马上背对背,可是四周并没有人,只有一棵苍老的树。

  “谁?别装神弄鬼的,给我出来!”英俊大喊道。

  “我就在你面前啊!”那个苍老的声音回到。

  我们面前,那颗大树?

  我看向那颗树,摸了一下,问道:“是你在说话?”

  “对啊!我被困在这里九十多年了!”那颗树里有发出声音,然后哈哈笑起来:“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人。”

  “你怎么会被困在这?”英俊问到。

  “我也不知道,从一出生就在这里了,你们能不能拨开树皮,让我出去看看?”那个大叔又发出声音道。

  英俊看向我:“应该是投胎时魂魄就被吸过来,束缚在这树里面的。”然后握起了刀,要去戳开树皮。

  一刀戳下去,潘楠突然拉住了英俊的手,呵呵笑道:“刚投胎就被吸进来,谁教你说话的?”

  我和英俊恍然大悟,差点就着了道,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