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问题?”我问道,潘楠摸着草藤道:“这些草藤,上次能缠住你们,为什么这次会让我们上去?会不会是陷阱?”

  这个我刚才也想到了,不过降龙伏虎吸着地气有变化,说明鼠精现在有状况,或许是顾不上我们。再说,以现在英俊的心情,已经满满的是“偏向虎山行”了。

  “没事,上去试试吧!我现在也有一种很强的第六感,就是跟着你,绝对安全!”我笑道,潘楠尴尬了一会:“刀师兄你真会看玩笑!”

  “呵呵,心照不宣!”我笑道,潘楠先上去了,我殿后,上到最上面时,我们三个人看着断崖那边,有点傻了,初看过去,以为是一片草原。但是借着月光仔细看一下,才发现那些与脚下水平的绿草,是树叶。

  “我刚刚往下走了一点,这是下坡路,里面都是大树。不知道底下有多深,里面一点人为的痕迹都没有,应该是一个原始的深林!”英俊解释道。

  我视力比较好,尖着眼睛看了一下,道:“这应该是一个环V形的山地!”

  潘楠蹭了一下英俊,问道:“符鸟呢?”

  英俊指向前面,“就看着它飞过去了,现在看不清!”刚说完,离我们三四百米远的空中突然亮起一团火,然后传来一声“咿呀咿呀咿~”,像一个女人欢乐的哼唱。

  “那个女人到了老祖宗那了!”潘楠指着刚才火团那里,“符鸟在那里烧着了,鼠精也肯定在那个位置!”

  “好!”英俊捋起了袖子,充满杀气的往坡下走。

  越往下走,树就越来越高,但是树顶却都是齐高的。潘楠亮起了电筒,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虽然很乱,但是没有带刺的荆棘,也没有虫子,连鸟都没有!”

  “等等!”英俊突然竖起了手,然后蹲在地上,拨开一些草,抓紧一根草藤,说道:“这草藤跟我们上山顶的草藤,还有隧道里的草藤是相通的!”

  “确定吗?”我问道。

  英俊点了下头:“虽然在断崖那一快要粗很多,抓着感觉不到里面的气动。但是现在又恢复了隧道里的那种手感!”

  我摸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的。

  英俊又看向潘楠,问道:“你包里有没有刀?”

  “你想干嘛?”潘楠谨慎道。

  “鼠精现在肯定知道我们来了,但是现在却一点动作都没有,万一是引我们一步步陷进去呢?何不在这里试一下他?”英俊说道。

  我和潘楠马上都赞同,确实有必要先试一下对方。潘楠摸了把刀子给英俊,英俊抓住后,用力刺向草藤,突然起了大风,所有的树很大幅度的晃动起来,那根被刺得草藤洞口也有气泻出来。

  英俊吓得赶紧把刀拔出来,惊讶道:“这是什么刀,怎么这么厉害?”

  “怎么了?”我问到。

  “我刚刚插进去后,感觉和这把刀粘在一起了,整个人都有种说不来的力量!”英俊说道,然后接过潘楠的电筒,照着那把刀,那是一把黑色的刀,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符文。

  这个潘楠,怎么浑身的装备都是宝贝?

  不等我们先问,潘楠马上解释道:“在一个大师那里顺来的!”同时把那把黑刀和电筒拿了回去。

  “呵呵!”我和英俊又干笑了一下,心想你就继续吹吧!

  树摇晃的越来越厉害,很多叶子也落了下来,我随手抓了一片落叶,已经黄了。潘楠用电筒照了一下四面八方,突然尖叫起来:“好美啊!”

  在我们周围几十米的范围里,全是黄叶落下,树木也只剩下枝条。像是突然从春天到了冬天一样。

  “你看地上!”潘楠把电筒照着地上,刚刚好绿油油的草地,现在全都枯死了,随着电筒光束望远方移动,我们发现枯死的草地范围也以我们为中心蔓延开,但是到一定距离后,便还是绿色的。

  “鼠精受伤了!”英俊兴奋道,“我们就这样搞死它算了!”然后兴奋的像旁边跑,到绿地后,摸到通气的草藤后,又一刀刺下去,但是这次的威力似乎没那么猛,只是黄了几步范围内的草。

  为什么会这样,我看着英俊插的草藤的伤口,回想跟刚才的区别。刚才插得那个草藤,似乎有那种分叉,相当于枢纽点一样。我把我的发现说出来,大家分析了一下,知道了结果。刚才正好刺中了那一块的中心,如果这样推算的话,我们直接到整个环V形山谷的最中间,在那刺向一刀,整个山谷的草树都得死了!

  “估计在那来一刀,鼠精也就死了!”英俊有些激动道。

  我和潘楠都认同这个想法,只是跑到中间去,危险也会加强了吧,毕竟到现在为止,鼠精还没有出手呢。

  大家想了一下,决定保守起见,不直接冲到最底去。先在外围,慢慢的将鼠精的气全都泄掉。虽然这样会耗费更多的时间,但是安全系数也要大很多。

  我们又走了一段路,英俊刺下一根草藤,这次我逼着眼睛感应了一下,发现刺下去后,就会有很多人鬼魂突然出现,并且飘下惶恐的往山顶上跑。潘楠还在惊叹于树木突然死亡时落下的黄叶之美,我对英俊道:“有很多魂魄被束缚在这里!”

  最新m章x节V上酷匠d网d

  英俊想了一下,眼睛一亮:“我明白了,那些投胎进孕妇里的魂,被吸到这里后,束缚进树里面。那样从地府的角度来看,那些投胎的魂都还活着,按照自己应该有的阳寿活着!”

  “鼠精这么做,就不会引起怀疑了?”我大胆猜测道。

  潘楠不懂了:“可是既然那些魂还在的话,鼠精吸的是什么?”

  “魄!”我和英俊齐声说道。

  “只吸魄,留魂?”潘楠疑惑道,然后张开了嘴,把电筒照向我们刚才经过的地方:“快看,怎么又绿了?草树又活了!”

  话音刚落,我忽然感觉脚下有动静,低头一看,无数根草藤将我的双脚缠住了,英俊和潘楠也中招,其中一根草藤直接甩在英俊的手上,将他的刀打掉。

  片秒的功夫,我们就被缠死了,然后鼻子耳朵有点痒。看向英俊和潘楠,几根草藤正从他们的鼻孔和耳孔钻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