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照着他的样子趴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英俊提示道:“你把那村子当成一条线,再看看!不行就眯着眼睛看。”

  我眯着眼睛,村子成一条模糊横线,而铁索桥是一条竖着的线,在村子背后的断山上,有一条绿色的线。再睁开眼睛,那条绿色的线原来只是几十条草藤,明显比其他的地方要绿。因为站着正视的话,人看见的范围是宽的,所以就一直没注意到那些草藤。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没有喉轮,原来是往上的!”英俊嘿嘿笑了起来,“气就是顺着那些树藤进村出村的!”

  我坐了起来,问英俊道:“这个村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十字啊。可惜这铁索桥是水平过去的,不然的话更像了!”

  “谁说往下就没有路呢?或许被铁索桥挡住了!”英俊笑了起来,“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们走到铁索桥边上,趴在地上看铁索桥那边的地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或许英俊猜错了吧!

  “我们还是进去套套那个大个头的话吧!”我提议道,然后两人走过铁索桥,进村后来到大个头家,奇怪了,门虽然开着,但是里面没人。到厨房看了一下,灶炉还是热的,锅里也还冒着热气。

  我们退出大个头的家,在外面碰见一个小伙子,看样子也是傻乎乎的,冲我们笑。然后又发现了其他几个人,可是转了一圈回来,这些人全都不见了,就连村头梳头的女人也不见了。

  难道他们全出村了?我们到铁索桥上,英俊盯着铁索桥地上的几片树叶说道:“他们没出去,还在这村里,你看,我们来时这几片树叶也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有很多人走过,肯定会带动气流,树叶的位置也会变化。”

  可是这村里人都去哪了?都回屋子了,反正都没人,索性挨个房子找一下。村里房屋并不多,也就三十来栋,并且都是挨着的,所以很快就找完了,并没有发现有人的痕迹。

  总不能凭空消失了,或者飞天了吧。我怀疑是从那些树藤爬上山顶了,可是这也不可能,因为那么多人爬的话,我们不可能看不见。跑到树藤下面,并没有拉扯过的痕迹,藤叶上面的露水还在。

  我们失落的坐在那村头,抽着闷烟。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英俊哼着闷气道,“指不定就是那鼠精搞的鬼!”

  我抓着额头,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今天遇见的几个人,脑子都有点问题!”

  英俊打了激灵,站了起来,“对啊,该不会全是傻子吧?”

  “如果是呢?”我严肃问道,英俊皱紧了眉头:“人无魄,心无神,即为傀儡!”

  F-酷B匠☆网}唯一v5正.版$,其F)他c都是==盗x版

  “傀儡?”我疑问道。英俊点了下头:“反正理论是这样的,但是这个村子的人到底什么情况,我们现在也搞不清楚,等他们回来了,抓一个出来试试就知道了。”

  我看着空荡荡的村子,忽然猜测到:“你说他们会不会是见到我们两个外人来了,所以全躲起来了?”

  “也有可能,那我们去降龙伏虎那里守着吧,不相信他们不出来!”英俊回到。

  到了竹林那里,降龙立在阴影里,一动不动,而伏虎却不见了。外面都起太阳了,所以他不可能会离开啊。我轻轻推了推降龙,他发怒时的狠相还记在心里,所以有点怕他,轻声问道:“降龙大哥,伏虎兄弟呢?”

  降龙没说话,伸手指了一下旁边,我朝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了伏虎的脚,他倒立着刨坑,已经把自己完全倒埋起来了。伏虎比较怂,所以我不怕他,狠狠的对着他的脚底板踹了两脚,喊他赶紧给我出来!

  伏虎倒着爬了出来,笑的一脸灿烂,像是喝醉了一样,摇摇晃晃道:“这里的地气好香啊,好好吸。”然后跄到降龙身上,手摸着降龙的胸,“大哥,你也去吸一吸吧?”

  降龙还是没张嘴,摇了摇头。

  “大哥,你干哈不理我啊?”伏虎说着锤了降龙的胸口一拳,降龙的嘴一下鼓了起来,像是要呕吐的样子。

  伏虎是真的醉了,见降龙不理他,又锤了一拳,这些降龙憋不住了,张嘴吐了口黑气出来。然后瞪着伏虎,大骂道:“再打我,你信不信我把你给吸了?”说完胸口又涌了一下,似乎又有气要涌出来,于是他赶紧憋住,不理伏虎。

  伏虎呵呵笑了起来,借着醉意道:“吸了那么多只鸡,再加一只鼯鼠百年的气,不撑死你才怪。”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被他们逗笑了,看向英俊,他却一点笑容也没有,硬板着个脸。我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他指着伏虎,道:“如果他们是以气为食,那么伏虎刚才就算钻到地下面去吸,也只会吸饱,怎么会吸醉?”然后盯着我眼睛反问道:“你吃饭会吃嘴吗?喝水会喝醉吗?”

  我没说话,看着英俊,等他继续分析。

  “这地下肯定有其他本不属于大地的东西!”英俊边说边走到伏虎刚才刨的坑旁边,把自己头埋在那里拼命的吸。

  既然地下有其他的东西,把伏虎吸醉了,难不成会是矿石?我问道:“你问道铜矿或者铁矿的味道吗?”

  英俊坐了起来,回道:“不会是矿类,那些属金,融进地气里面,伏虎只会吸得呛,不会那么舒服。”

  “那你觉得可能是什么呢?”我坐在了英俊旁边,英俊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可以推测一下,人喝酒会嘴,酒是五谷酿的,也就是出自人的主食里。”

  “所以,这股把伏虎吸醉的气,也是源自地气,只不过更加的浓郁?”我问到。

  “应该是这样的,普通树草虽然也是地气而生,但是浓度很小。你想想有什么可能吧,我好困啊!”英俊似乎有些累了,往后一躺,闭上眼睛一会后又转着头看了看,突然坐起来喊道:“那只鼯鼠精的尸体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