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哥跑进了休息室,那胖子吼道:“怎么就来了?烧完了吗?”

  衡叔没理他,书桌底下拿了个工具箱,那胖子被忽略,似乎生气了,大声喊道:“你聋了?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吗?”

  衡叔走到他面前,突然一左一右狠狠抽了两个耳巴子:“闭嘴!给我安静点!”然后转身翻开床铺,将压在下面的袋子拿了出来。

  胖子彻底傻了,指着衡叔的背影,叫嚣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这样对我,你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你个老家伙!”

  衡叔突然停下,转头看着胖子,道:“你有什么话就去给胡大头说!”

  “谁是胡大头?”胖子摸着通红的脸,估计在医院有点权利,一直被小护士奉承着,所以被衡叔抽了之后,太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衡叔把袋子拆开,里面装的是一件道袍,他一边穿道袍一边道:“胡大发!有什么跟他说去!”

  胖子怔了一下,突然换了个语气,套近乎般问道:“你认识胡厅长?你跟他什么关系啊?”但是马上又凶了,吼道:“你敢骗我,拿胡厅长吓我?”

  衡叔不理他了,见我还在门口,吼道:“你怎么还站这?”

  我回过神来,赶紧往外面跑,衡叔也跟了上来。我跑在前面,冲英俊大喊道:“别烧了,把旗拔掉!”

  英俊一下没反应过来,“啊?”了一下。我刚要重复一遍,只听耳边一阵凉风掠过,一把木剑从我后面,擦着耳朵飞过去,将一根七彩旗斩断。

  $更Uc新t最快!上N#酷匠U,网%

  “拔旗!”衡叔喊道,“把我剑丢过来!”我跑去拿剑,手刚碰到剑,马上就感觉触电一样震了一下,弹开了。英俊把剑丢给了衡叔。

  然而衡叔却没过来,从旁边搬了一张废弃的桌子,竖起来把杂物都抖掉后,又摆平,在他的工具箱里拿出了一对祭祀的东西。当时我觉得这衡叔蛮鸡婆的,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穿道袍装牌场。不过后来才知道,穿道袍是一种礼数,礼也会成为一种磁场,就像如果与一些关系不近,但是又是长辈的人,在路上碰到,连着肩膀微微点下头,这种礼的磁场会让对方很愉悦,而施礼者也会很清爽。

  当然,衡叔穿道袍所有的磁场不是让自己清爽,而是万物有灵,皆会感应,他需要做的法式就是招地灵。

  “你不好好的去烧尸,跑这里来神神鬼鬼的干嘛呢?”那个胖子又追了出来,衡叔见他实在太烦,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后按了扩音键,大声道:“胡大头,这里有个人想找你聊聊!”

  说完把手机丢给胖子,胖子接过手机后,卑躬问道:“你是胡大头,哦,你是胡厅长?”

  对方回应说是,然后胖子就开始紧张了,叽叽歪歪的说了一大堆,衡叔大声喊道:“胡大头,你让他不要影响我做事,很重要的!”

  电话那头先是嗯了一下后,又骂了一通胖子,让他全力配合衡叔,衡叔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

  英俊的旗也快拔完了,只剩下最后一根,衡叔左手持桃木剑,剑指天,剑柄托在右掌上,然后拼命的跺脚。嘴里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完了突然眼睛上翻,头不停的颤抖,好一会后,停止了,头不颤抖了,低下头后,吓了我一大跳,他双眼居然是白的。

  那胖子估计是知道衡叔和胡厅长的关系后,怕自己刚才那样得罪衡叔,会被秋后算账,所以屁颠屁颠的勾着头跑过去问衡叔:“大哥,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衡叔想了一会,阴绵尖锐的声音道:“有,去西南方打手枪!”

  “什么?”胖子震惊了,但是见衡叔不说话,也不敢看他的脸,可怜巴巴的回道:“好的,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最后一根旗拔掉了,胡哥突然醒了,双脚一抬,腰里使劲,一下就站了起来。冲我道:“还看什么,还不回身帮忙?”

  英俊听完后,马上去拿草人,往我身上一带,我便和天命魂以及七魄相聚了,然后英俊将草人身上的符撕掉,狠狠的砸在我肉身的天灵盖上。我睁开眼睛,长长的呼了口气。

  胡哥见我醒后,咬破手指,冲到我跟前,快速画了个符:“现在短时间内他没办法再冲进你身体里去了!”

  而那个白脸的五行鬼灵,也显出了身,看见衡叔那副阵势后,似乎察觉到了不对,转头就跑。英俊和胡哥去追,衡叔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就念着咒语。

  突然,大胖子啊了一声,那个五行鬼灵像被什么东西阴面给了一拳一样,往后呛翻在地。胖子打完手枪了,转过身,看见这里的场景,吓坏了,然而仕途为上,他还是仗着胆跑到了衡叔身边。因为有点邀功的心态,所以敢看衡叔的脸了,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了,哆嗦道:“你怎么翻白眼啊?”

  衡叔不理他,不停的念咒语,完了之后突然跳起来,将剑完全插进了泥土里。

  插剑之时,五行鬼灵本来是要一掌击向胡哥的天灵盖,但是不知道为何,像是突然被绳子捆住了手一样,双手贴着身子。

  “大哥,我打完手枪了,还要我干什么吗?”胖子见衡叔动了,赶紧爬起来问道,衡叔停了一下,用那阴绵尖锐的声音道:“再去西北方打一次!”

  “还打?”胖子吓到了,哭腔道:“没东西射了啊,我今天都在医院里睡了一个护士长了。”

  谁知道胡哥嘎嘎嘎的一通笑后,突然冷声道:“那就射血!”说完就朝五行鬼灵这快步走来。

  胡哥总算腾出手,可以喘口气了,一看到衡叔那样子,马上就怒了。嘴唇不停的颤抖着,像要骂衡叔,但是却没有开口。

  “再大你也大不过我!”衡叔冲着五行鬼灵阴笑到。

  胡哥拍了拍手,拉了一下英俊,朝我这边走来。我迎上去问道:“衡叔不要我们帮忙吧?”

  “不用,他一个人就行了!”胡哥生气的回到,我急忙道:“那万一不行呢?”

  “不行就让他去死算了!”胡哥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