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哥手夹着一张三昧火符,顺手就甩,可是他在紧要关头却突然强行收力了,差点摔倒。胡哥看向草人头上的香,道:“才烧了那么一点点,刀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出来?”

  哇擦,老大就是老大,经验丰富,终于察觉出问题了。不然差点就把我给杀了,胡哥看了一会草人头上的香,然后表情凝结,侧了一下头,问道:“刀子,你在我旁边吗?”

  “对滴!”我大声回到,可是胡哥好像没听见,他蹲下去,双手在地上按了一会,然后在自己头顶上按了几个穴位,终于看见我了。

  “发生什么事了?”胡哥看见我后,紧张问道。英俊也照着胡哥的方法做了一遍后看着我。

  我把里面的情况对他们两个说了一遍,胡哥居然笑了,道:“看来五行鬼灵被糯米伤了,不然的话,你推不了他进去的!”

  “可是现在我的命魂也在里面啊,要怎么办?”我紧张问道,“你现在用三昧火烧的话,我的命魂也会被烧死吧?到时候我死了,阳寿还没尽,地府还不收我呢,我得做孤魂野鬼了!”

  胡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道:“没事,既然五行鬼灵已经被糯米伤了,估计力量大不到哪里去,大不了我们把阵给解了,放他出来。”

  “那我的命魂呢?”我紧张到。

  “解开了阵,里面的幻象也就没了,你的命魂自然会回到身体里面去。”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了,看来问题没有想象中的复杂,心里一不那么紧张,就发现衡叔不在这里,便问道:“衡叔呢?”

  英俊突然烦躁道:“哎,别说了,你刚刚进阵就来了辆运尸车,衡叔在处理公务呢!”

  我转头看了一下,旁边还确实停了辆车,踏马的,还真会赶时间啊!便问道:“他们把尸体都送来了,干嘛还不走啊?交接程序要这么久吗?”

  “不是,刚才他们来的时候,我看见一个肥头肥脑的胖子先下车,喊了几声老衡。然后衡叔跑过去后,那胖子看了我们这一眼,也不在意,但是他却催促衡叔马上把尸体烧掉。”英俊说道,还附送了一句他的猜测:“我估计又是什么医疗事故,毁尸灭迹呢!”

  “草!”我骂道,也不管那茬了,问胡哥道:“胡哥,是不是要解阵啊?”

  谁知道胡哥摇头:“我刚刚想了一下,不行。虽然现在已经把五行鬼灵和你的命魂分开了,在阵里面他也没办法再缠在一起,但是只要我们一解阵,万一他又缠起来,那我们不白忙活了吗?”

  我听完有种想哭的冲动,问道:“那怎么办啊?”

  胡哥盯着我的眼睛,道:“你进去,找到命魂,然后我拿火炼。”

  我脸抽了一下,哆嗦道:“你是说要把我跟命魂一起烧吗?”

  “对!”胡哥郑重点头道,“不过你放心,会给你加层保护措施的!”

  “什么措施?”我毫无底气的问道。

  胡哥看向英俊:“现在停尸房还有一个昨天弄来的尸体,你赶紧过去,拿蜡烛烧下巴,接点尸油过来。再在刚才那个大胖子那要个针管来,医院的人,口袋里总会放着一两个。”

  英俊嗯了一下便跑去了停尸房,而胡哥则带着我到了那条小河边,把衣服脱光,跳进小河里,不停的用烂泥抹着身体,到最后上岸时已经是个泥人了,只露出两只眼睛,滑溜滑溜的,怎么看怎么像伏地魔,应该叫胡伏地魔。

  胡地魔先生瞪了我一眼,闷声道:“不是为了你,我才不受这罪,一把年纪了跟小丑一样。”

  “胡哥,这样是要弄哪处啊?”我忍着笑道。

  “给你画符,不过你现在是魂,一般的符不能画,不然光是画符的材质就把你给灭了。”胡哥用腹语闷声,我估计他是怕一张嘴就会迟到烂泥。

  |3看正-P版,章●节2上A…酷{F匠/网^

  “画符就画符,你把自己整的跟伏地魔是为什么啊?”我问到。

  胡哥看了一眼大门那,英俊估计还没那么快出来,他便又跳进了水里,先洗了把脸,道:“你现在的情况,只能画阴符,画符人一点阳气都不能出,我现在用水底泥将自己的阳气全掩盖起来——呸呸呸!”胡哥防不胜防,还是吃到烂泥了。

  他漱了一下口后,继续道:“等会英俊来了,得先用纸沾着尸油烧掉,尸油就会成气,再吸进习惯里。吸满后,再对着你的身体,慢慢的把尸油气喷出来,这样就能在你身上画阴符了。”

  “喔喔。”看着胡哥头上的烂泥,忽然觉得他样子不滑稽,反而有点心酸了,一把年纪的人了。

  胡哥看着我,叹了口气,道:“这事完了,你陪英俊一道完成老郭的遗愿吧!”

  我点了点头,其实不用他说,我也会这样做,毕竟爷爷救过我,却又因我而死。只是爷爷的遗愿到底是什么呢,我充满了好奇,想问胡哥,张开嘴后,却又想到一个更具有八卦精神的问题。

  “胡哥,你跟衡叔,还有爷爷之间为什么会不和啊?”我小心翼翼的问到,见胡哥没发怒,便又推测道:“我猜啊,兄弟之间反目,不是为钱就是为了女人,看你们的好像都不是追求物质的人,所以应该是为女人吧?”

  胡哥把脸扑进水里憋气,他没发火,我又继续验证道:“记得衡叔提到过英俊的奶奶,初日,所以我想,会不会是你们——”胡哥突然把头甩出水面,凶道:“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打的你魂飞魄散,信不信?”

  “信!必须信!”我举起手道。

  气氛尴尬了一会,英俊用削断的矿泉水管子装了尸油跑来,另一只手还拿着针管。胡哥又用烂泥将自己封起来了,慢慢的爬上岸,闷着声让英俊在地上搓个干草绳子放进罐子里,然后将干草点着。

  弄好后,胡哥用吸满尸油气的针管对着我的心口,缓缓均匀的喷出尸气,并且往左右移动,一张灵水阴符印在了我的地魂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