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牛似乎自己也撞的有点晕了,晃了几步,英俊连连呼了几口气,忍住了疼,捡起棍子,走到我跟前,咬着牙哼气,突然一声大喝,棍子挥起,但是横在我耳边处就停下了。

  “真想一棍子打死你!”英俊将棍子丢在旁边,靠在我旁边坐下了。

  铁头晃到已经旁边,被英俊的脚绊到,正好摔坐在英俊怀里。英俊摸着他的头,问道:“疼不疼?”

  “不疼,就是有点晕。”铁头逞强道。

  英俊苦笑了几声,抱着铁头,道:“铁头啊,以后你跟人打架,不要动不动就用头撞,会撞傻的,知不知道?”

  铁头嗯了一下,我和英俊都软了,没力气再大了,心火也被铁头撞没了,都冷静了下来,便问道:“我身上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爷爷是我杀的?”

  “胡哥前晚捋了一下,小贼尸体露水被扫掉,但是草却没有折断,他就推断凶手没有实体,然后疑点指向了你,他怀疑凶手藏在你身体里面。于是让我试下你,让你的血滴在桃木上,血中有血魂,桃木又是五行之精。若是你身体里面有阴性物质,血滴在桃木上被火烧的话,藏在你体内的凶手会被克住。再加上糯米饭,太阳暴晒,他就会本能的退缩,最后被暂时封住。”英俊解释道。

  “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要在背后使小手段?”我问到。

  “之所以不能提前告诉你,是因为怕他也会知道,反抗。下午你产生怀疑却一直忍着不问,就是他在控制你的心智,不过已经晚了,糯米精华已经流通你的全身,你看到手机信息的同时,他也被封住了。所以你才会问我。”英俊说完摸了摸口袋,然后问我有没有烟,我摸出烟后,自己点了根,再丢给他。

  我看着自己的手臂,问道:“如果凶手真的藏在我身体里面,他能够用七鬼杀那么高的法术杀掉爷爷,为什么会被你的那点小把戏就封住了?”

  “忘了衡叔解得那一卦吗?”英俊昂着头,长长的吐了口烟,“潜龙勿用,他杀爷爷已经动了很大的灵力,所以急需收敛灵力,藏在你身体里面慢慢恢复。”

  他这么一解释,我也有些头绪了,特别是几次脑中一片白时,都有事情发生。难道我身体里面真的藏了个很厉害的东西,可他又是什么时候藏进来的呢?

  “胡哥还说,藏在你身体里面的,不是一般的猛鬼,而是个精通五行的鬼灵。”英俊看向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藏进你身体里面。”

  “我踏马的也是倒霉!”我咬着嘴唇,“老子今年也没到二十四岁,不犯太岁啊?”

  “犯太岁未必会倒霉。”英俊回到,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你之前说你没影子了?”

  “对啊!下午在那村里,有个问米婆的孙子还把我当鬼了,说什么日中不见影,阳魂与鬼并。”我也想起这茬来了,不过听英俊这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

  英俊皱起了眉头,缓缓道:“按理说,胡哥的方法只会封住你体内的鬼灵啊,怎么会把你的阳魄也封住了?”

  88酷@匠$网f唯~一/‘正版/,IB其h他都g是c盗{版

  过了一会,英俊站了起来,铁头估计是撞的头太晕,又睡着了。英俊把铁头抱上床后,对我道:“我们赶紧做点糯米饭,你多吃点,压住体内的鬼灵,不然他在我们回到胡哥那之前冲破封印的话,你我都得玩完。你阳魄也没封住的事,明天问问胡哥怎么解决。”

  我们便在厨房里忙活起来,英俊丢了一根桃木给我,道:“你知道怎么做了?”

  我嗯了一下,把昨天被柴刀割到的伤口又撕开了一点,滴出很多血在桃木上,然后丢进灶炉里面烧。糯米饭煮到一半时,英俊烧了几张符丢进去,对我解释说就当是药引子。

  肚子吃的饱饱的,也就容易睡了。第二天一大早英俊把我叫醒,收拾东西回市里赶火车。铁头舍不得英俊,一直在后面跟着,走了很多里路,一直到大路上,陪着我们等去市里的班车。

  “阿哥你什么时候再回来啊?”铁头含着眼泪,抓着英俊的手问道。

  英俊想了一下,道:“等你上学了,考了一百分我就回来带你去县城里玩。”

  铁头高兴的跳起来:“真的?”

  “当然了。”英俊说完摸了摸口袋,拿了两百块钱给铁头,“让你姐姐带你去集镇买几双鞋子穿,穿着鞋,人家就看不见你有六个脚趾头了。”

  铁头接过钱后,认真的折叠好,放进口袋里,然后用手抓着口袋外面,怕钱会掉下来。等了一会,班车来了,我们两个上车,铁头站在那里目送我们。

  回到繆县时已经傍晚了,在路上英俊已经给胡哥打电话,说明了这里的情况。胡哥说这样也好,我会主动配合。

  到火葬场后,胡哥仔细摸着我的头和肩骨,然后又翻着我的眼皮仔细看了好一会,最后点了张符,让我侧弯着身,符烟熏进我耳朵里,他再耳朵贴着我耳朵听回响。

  “有点麻烦。”胡哥对衡叔道。

  “怎么了?”衡叔走上前道。

  胡哥揉着眼睛:“这小子的天魂命魂,阳魄也被封起来了,不知道怎么搞的。”

  “命魂也被封了?”衡叔有些激动了。

  胡哥拍了下我的肩膀,“难办了,对方好像跟你天魂命魂捆绑在一起了。”

  “什么意思?”我有些颤抖问道。

  “就是如果他不主动出来,我们拿他没办法。”胡哥瞪大眼睛道,“如果强行逼出来的话,你就死了!”

  英俊情绪有些失控的问道:“那怎么办?杀了我爷爷,在我们面前,还要由着他逍遥吗?”

  “你别激动!”胡哥安慰了一下英俊,然后问我离开他老家后,都遇到什么了,怎么会招惹这东西。

  我把过程仔细说了一遍,胡哥听完后点着头:“明白了,就是那宾馆里的玩意,当初我还以为只是一般的鬼煞,本着让你们锻炼锻炼的想法,没有出手。现在看来大意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问到,胡哥看了一眼旁边插满七色旗子的圆圈,道:“你走里面去试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今天五更了,没追书的小伙伴记得用贴吧账号或者QQ一键登录,点下右上角的追书。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