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理太阴暗了,把人也想的阴暗起来!”英俊笑道,然后将一些红蓝草递给铁头:“铁头,嚼烂给大哥哥敷伤口。”

  铁头将红蓝草嚼烂后,帮我按在伤口上,道:“大哥哥,这个能止血的。”

  我摸了一下他的头,然后开始生火做饭,可是刚劈下的桃木还是活的,不容易点着。我几次提议直接用现有的干柴,但是英俊却不同意,坚持要用这桃木烧火,说这样才好吃。

  弄了一段时间后,便听见外面一个女孩的声音,喊着铁牛。铁牛大声回了一下后,那女孩进来了,个头很小,灰头土脸的,扎着一个松散的麻花辫。应该是铁牛的姐姐,怎么看都不像十三岁。

  “丑妞,过来帮忙!”英俊对铁牛的姐姐到。

  丑妞嗯了一声,洗好手后凑了过来,问英俊:“阿哥你几时回来的啊,阿公呢?”

  “做饭吧!”英俊闷着声音道。

  丑妞也懂事,不再问阿公了,帮忙和米。弄的差不多了,英俊就让铁头看着柴火,他自己到房间去找衣服了,估计是想找件帅气的明天去见翠花。

  铁头一边放着柴火,一边不停的吞口水。我忽然注意到他脚下并没有穿鞋,便问他为什么不穿鞋。铁头估计一心想着等会吃五色饭,所以没听见我说话,倒是丑妞回道:“他有双鞋,不过舍不得穿,要过几个月,他开始上学了再穿。”

  “喔。”我看着这两姐妹,想到英俊小时候跟他们也差不多吧,爸妈都在外面,不过他好在有个爷爷。铁头冲着炉灶里面的火发了一会呆,突然抬头问道:“大哥哥,你知道阿公怎么没来吗?”

  “阿公死了,你们不要再在你俊哥哥面前问阿公的事了。”我轻声道,怕英俊会听见难过。

  铁头知道阿公死了后,呜呜呜的哭了起来,用满是灰的手擦着眼睛。丑妞也成熟很多,也要坚强很多,只是在默默的流泪,加柴火。她捡起了那根滴了我血的桃木,放进炉灶里时,我忽然感觉心口疼了一下,但是只有瞬间,之后就不疼了。

  看着这两姐弟瘦小的样子,我想起自己上火车时买的一些零食还没吃完,便去拿来给他们吃。我的包放在堂屋的桌上,拿出零食后,想调侃一下英俊不用穿太漂亮,可是进他房间发现他不在里面。

  我又走到另一间房,也不在。这小子去哪了,马上就要开饭了啊。我把零食给了铁头姐弟两,便去找英俊,出厨房时发现锅盖没盖齐,便调整了一下,盖齐了再走出了屋。由于天黑了,村里的人也都睡了,这种房子也都不怎么隔音,怕吵到睡觉的老人,所以我就没大声喊,而是慢慢的找。

  村里面的巷子转了一大圈,也没找到英俊的影子,这家伙跑哪去了?不会是回去了吧?我又回到英俊家,这小子果然在厨房。

  我问他去哪了,他说上了个大号而已。坐下后,发现锅盖又没盖齐,估计是铁头忍不住偷偷看了有没有熟,所以又打开过吧。也没在意,就那样坐着闲聊。

  饭熟后,本以为嘴馋的铁头会第一时间去盛饭,但是他却很礼貌的说客人先吃。丑妞盛了表面的给我装碗里,他们再吃下面的。

  酷3匠/(网8b唯^一O正0&版,k其他都是盗版@☆

  吃饭时铁头一直有意无意的斜眼偷看我,我想这小子可能常年在山里面,没见过外人,所以好奇吧。吃晚饭后,英俊给我铺好了床铺,让我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来上山埋爷爷。

  而我吃完后,也有点困意了,就先躺下了。这一觉睡的很沉,一个梦都没有做。

  第二天一大早,英俊就把我叫醒了,拿着工具,叫我一起上山去。铁头因为无聊,所以自然也跟着了。由于爷爷没有棺材,所以埋起来也不费劲,到中午时候就弄好了。

  虽然爷爷的魂魄已经不在了,但英俊还是烧了香纸,供了一碗五色饭在那。弄好后,跪下拜了拜,我跟着铁头也跟着拜了拜。下山的路上,英俊摸着铁牛的头,叮嘱他,如果一些节日时英俊不在家,铁头要来给阿公上花。

  午饭又做了五色饭,虽然我不理解,但是英俊执意如此,我也就随他了。吃完饭后,他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要去翠花那,因为要走一段很长的山路,所以并没有让铁头跟着。

  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我感觉自己有点晕了,可是现在并不是很热,虽然太阳很大。我摸着额头,有点冰,便问英俊自己是不是中暑了。英俊摸了一下我的额头,眼神闪过一道奇怪的情绪,然后勾下头继续走路,道:“这么凉快的天,怎么可能中暑,你体力太差了。”他声音有点哀伤。

  到了一个村子前,英俊闭上眼睛吐了几口气,对着我,问我发型有没有乱,我帮他捋了一下,他让我站这等一下,他进村问一下牛翠花家是哪里。我站那等着,无聊的扫着周围的环境,这里的环境很好,北风吹着特别凉快。可是站的越久,头就越晕,也口渴的不行,见英俊还没回来,便到附近的小店去买水喝。

  小店里坐着几个人聊天,我问老板要了一瓶冰水,咕咚咕咚喝着,忽然发现一个小伙子盯着我看,用很奇怪的眼神。我看向他,问道:“怎么了?”

  那小伙子摇了摇头,走近小店里,在一个老太太耳边说了几句话,那老太太也走了出来,偷偷瞄了我几眼,什么话都没说,就进屋了。这两人怎么这么奇怪?

  要离开小店去找英俊时,门外来了个女孩,大声喊道:“郝海峰,出来!”

  之前盯着我看的小伙子便跑了出来,轻声道:“郝丽你那么大声干嘛呢!”

  我纳闷了,难道这个村的人姓郝吗?便拉住了那个郝海峰,问道:“兄弟,你们村是杂姓还是全姓郝啊?”

  “全姓郝,怎么了?”那个郝丽热情的回到,我又问道:“那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牛翠花的女孩?跟我差不多年纪。”

  “都全姓郝了,怎么会有姓牛的?”郝丽无奈的语气道,我又赶紧问道:“那叫翠花的呢?”

  郝丽想了一会,看向郝海峰,两人都摇了摇头,说没有。然后郝海峰拽着郝丽离开,走了一段路轻声道:“别跟他说话。”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被我听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