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说过,他如果死在外面,让我烧成骨灰后买到老家的祖坟山上去。”英俊看向爷爷的尸体,抽泣起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就现在烧了吧!”衡叔走过去,要将爷爷抱起来,但是英俊却没让,他自己将爷爷抱起来,我们一行人下到烧尸房。英俊先把爷爷的尸体放在一边,然后将里面的一些剩灰扫干净了,再让衡叔烧。

  衡叔开动机器,做了一下事前准备,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了,胡哥突然开口道:“你把那个遁甲障关掉吧,再开着也没用。”

  /酷匠3网PK唯)i一正版,其他7都c是s#盗i,版`1

  衡叔点了下头,我忽然发现他的头发白了很多,只是这一会会白的。衡叔走到烧尸房的一角,掀起地面上的一块硬板,然后拔出了一把剑,只听外面嗖的一声,那道遁甲障好像被关掉了。

  胡哥见我疑惑,便道:“奇门遁甲,将地气引到设定好的位置上,然后加入自己的灵力,将地气释放出来,并且硬化,成一道屏障。但是遁甲障持续的时间里,布阵的人会快速的消耗自己的精力。这是五行师再遇到非常危险,并且无法突围,等待救援而拖时间的下下策。”

  难怪只开了二十来分钟,衡叔的头发就白了那么多。

  不过,这火葬场能有什么危险,要设这个障?之前胡哥说设这么大的障要一年的时间,难道衡叔在提防什么危险的东西攻击他?

  我有这个疑惑,胡哥肯定也会有,趁着衡叔在烧尸的时候,我和胡哥出去单独聊了一下。

  胡哥摇头叹气:“其实我也不相信是老衡做的,可是如果不是他的话,又会是谁呢?毕竟当时除了我们四个,没有其他人在附近。”然后看向我:“你确定没有感觉到有别的气场在火葬场的范围里面吗?”

  “没有!”我很严肃的回到,倒是对衡叔的遁甲障很感兴趣,便问道:“胡哥,遁甲障很厉害吗?衡叔为什么会设这个障呢?”

  “很厉害,但是一般都不会使出来。”胡哥回到,看了一眼烧尸房,道:“设这个障,老衡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这里的风水,我也看出问题来了。但是既然他不开口,那就是不想我们知道,他不想我们知道,我们也就别再提了。”

  我有些羡慕胡哥这种成熟的心态了,换我,不管是谁的秘密,都有兴趣。而好像很成熟的人,都不怎么对别人的秘密感兴趣。

  胡哥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后,突然抬头问我道:“我知道了!你快找找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坑之类的,要新挖的!还要能藏下一个人!”然后跑向烧尸房,大声喊道:“把遁甲障开起来。”

  虽然不懂胡哥有何用意,但是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赶紧在院子里寻找。才走出几步,就砰砰砰的响,遁甲障又开起来了。然后胡哥和英俊都跑出来了。

  “你们两个呆在一起找!不要分散!”胡哥大声嘱咐到,然后从另一个方向找。

  我跟英俊在火葬场的主楼右侧发现了一个坑,正好能够藏身。便大声把胡哥喊了过来,胡哥让英俊到烧尸房去,让衡叔把遁甲障关掉。

  然后对我道:“一定是杀了老郭之后,藏在这个洞里。对方既然会七鬼杀,一定是个五行高手,自然也会利用地气将自己的气场掩藏起来!然后趁着刚才遁甲障关掉的那段时间,跑掉了!”

  说完遁甲障就又被关了,胡哥从怀里的口袋摸出一张符,折成符鸟,对着鸟嘴念了段咒语,然后吹了一口气后又将符鸟丢到坑里面,而后拿起来放飞。

  “等会跟着!”胡哥对我道。

  符鸟在原地打转,我看着那符鸟的颜色,好有露出来的一些字,跟上次我们找胡哥时遇见的不一样,这张符好像跟英俊的万应符是一样的。便问胡哥为什么会这样。

  胡哥看了一眼符鸟,道:“不一样的用处,当然不一样的符。”

  “那为什么都折成鸟了?”我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胡哥没有回答,符鸟开始飞了,我们便跟着符鸟在下面追。

  符鸟飞到了路上,速度都不算快,但是飞出一段路后,速度突然变快了。我低头看了一下,地上有一个小小的印子,好像是摩托车停车时间久了,刹车脚留下的。

  符鸟飞的很快,胡哥的体力超出了我的想象,他居然能很轻松的跟着,而我很快就被拉出了一段距离。胡哥在前面大声喊道:“用气把自己顶起来!”

  虽然一直自我感觉悟性超强,但还是没能理解他什么意思,只有迈开步子拼命的跑。

  胡哥在前面拐了个弯,离开了我的视线,我也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怎样,突然眼睛黑了一下,怕撞到石头,我赶紧停下脚,揉了揉眼睛。又恢复了,然后我喊着胡哥等等,继续跑。幸好转过弯之后,就是很长的直路,能看见胡哥的轮廓。

  胡哥突然拐了一个大弯,跑到一条上山的小路,正好,我可以抄近路去截胡哥。等我跑了一段路,然后爬了一段五六米高的山,已经到胡哥的前面了。

  歇了两口气,胡哥就到我旁边了,而这时,符鸟也突然放慢了速度。我也发现旁边有辆倒着的摩托,摸了一下发动机,还很烫手。

  原来再往上就是很小的路了,没办法骑摩托。符鸟飞的慢,胡哥也有气力说话了:“我怎么感觉有点奇怪啊?”

  “对啊,一个五行高手,怎么会骑摩托呢?最少也应该像你一样——”话没说完,我头上挨了一巴掌。胡哥大骂道:“我发现你永远不会注意到问题的重点!”

  我咽了下口水,没敢吭声。往上爬了一段路,符鸟在前面停住,落下了。

  我们走近一看,地上躺着个人,死了,死相很诡异,是笑着死的。摸了一下他的手,还是热的,刚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