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叫胡大发的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他的名字,多次和衡叔的名字关联在一起。我便又搜了一下胡大发这个名字,原来他曾经是繆县一个部门的领导。

  不管什么样形式的传媒,在天国的特色制度下,都会特别关注领导的吃穿住行,吃什么菜拉什么屎,所以胡大发的新闻就多了,一九八六年,他老爹去世了。

  再把这条线索加上去,和衡叔原本的身份,大概猜到了。肯定是胡大发想给自己老爹找块风水宝地,找到了衡叔这个师傅,过程不清楚,但是结果是衡叔说服了胡大发,用他的权利,劳民伤财在这布了个大风水。

  可是衡叔的性格,好像不是什么贪财之辈,更不像巴结权贵的人。不然他现在也不会只是一个烧尸匠了,日子这么清苦。

  但是既然有了疑惑,就该去验证,验证我之前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很容易,这附近找到了胡大发他爹的坟就行了。虽然还不是精通这些风水,但是毕竟接触了一阵子,也懂点,看一下卫星地图,就能确定哪里适合埋坟了,可是让我蒙逼的是,几个门户的卫星地图,火葬场这一块都被云挡住了。

  琢磨了一会后,又想出另一个办法,就回忆着把英俊的那张图画了起来,结合这的地形,还有爷爷说的五脏。

  确定了心脏的位置,如果真要埋坟的话,应该会埋在心脏位置吧。这心脏位置,好像就在火葬场后面一段路。

  我拔掉手机,绕到火葬场后面,先是一块圈起来的地,衡叔在那里种了些菜,还养了鸡。耕种地过去,就是一排竹林。走到那竹林前,纳闷了,居然是密密麻麻的种植,一条小路都没有,摆明了就是不让人过去,这跟让我好奇了,便侧着身子挤过去,挤了十几分钟,脚也被荆棘刮满了伤痕,终于出了竹林。

  原来那边还有一口池塘,一开始我们只看见了火葬场旁边的池塘,英俊说那形状有点像龙头,一条小溪从那的池塘将水引到这里,英俊说那是龙吐水,看来都吐到这里了。

  因为是晚上,所以无法确定这口池塘的形状,当然,也没有看见什么坟。

  看来是我想多了,或者找错了地方。正当我要转身回去的时候,忽然发现湖对岸的轮廓有点不寻常,好像中间有一块要特别清楚一点。我尖起眼睛看,那不是对岸的轮廓,而是湖中心有个小小的假山。

  目测一下,应该能游过去。不过现在英俊不在这里,我一个人在这下水遇到危险的话,就真的是喊破喉咙也没用了。寻求真相的探索心强烈驱动下,我脱掉了衣裤,跳进水里,往湖心的假山游去。

  其实也不能说是假山,因为并不是很高,只能说是一个从水面凸起的小丘。游到那个小丘后,中间果然埋着一座坟。印证了自己的推测,一种莫名的喜悦,看来我确实很有天赋。

  走到那座坟前,虽然有墓碑,但是居然是个无字碑。没有墓主的名字,也没有立碑人和后人的名字,就是一块空白的墓碑。

  y更新最快A上G酷匠。网ff

  这又是玩哪处?我望向四周,发现湖边都摘满了长长的竹子,外人根本发现不了这了,就算用卫星地图,也被云挡住了。既然这里的上空能常年集着一片云,说明这里的气场非常特别,我在地上找了下,一只蚂蚁都找不到,更别说虫子了。

  证明了自己猜想的喜悦褪去后,我便有点怕了,因为这地方太诡异了。既然已经知道这里埋了坟,应该就是胡大发他爸的,那就回去算了,再找找别的线索,确定是衡叔被胡大发要挟布这个阵,还是衡叔利用胡大发的贪婪布这个阵为己用。

  游到岸上,穿裤子的时候,特意小心点,以免碰到了在竹林刮破的脚。可是穿好后,我忽然发现脚不疼了,蹲下去摸了摸,那些被刮伤的口子,居然全都结伽了,这么快?

  挤出竹林后,英俊还在台阶上坐着,埋着头,可能已经睡着了。我不想惊醒他,又怕他着凉,就在里面找了件大衣给他披上。

  回到我的房间,继续捋衡叔的背景,坐下去后,发现上面的纸被人动过。我记得离开时,笔是压在纸的左侧,而现在却是压在右侧。我皱紧了眉头,会是谁来过这里?英俊吗?他好像一直坐在那个位置,没有挪动过,给他披大衣的时候,他鞋面上还有烟灰呢,而据我所知,我要到竹林那去时,他的烟就已经抽完了。所以不是他,不然走动的话,烟灰会被抖掉。

  我又轻手轻脚的到休息室,胡哥和衡叔躺在那,好像还是一开始的姿势。那应该是爷爷了?我正要上去问爷爷的时候,发现魂淡大叔坐在走廊那头,看着这里,就过去问他,见过谁到我的那间房没有。

  魂淡大爷没坑声,我又问了一遍,发现他一动不动。

  我想大声的喂一下,但是张嘴后突然意识到会惊到衡叔,便临时转换成吹气,冲魂淡大叔吹了一口气后,他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啵”的一声闷响,不见了,地上惊起一点点灰尘。

  魂淡大爷魂飞魄散了?我赶紧绕过走廊的弯,烧尸房门口依旧是那些鬼在角色扮演,我问他们魂淡大爷今天怎么了。一个小女鬼说他好好的啊,一开始还在这演来着,但是十几分钟前,没了他的戏份,就坐那边去发呆了。

  那魂淡大爷是被人打的魂飞魄散的,最后留着的只是一个残影?

  “你们刚才听到那边有什么动静,或者见到过什么人跟魂淡大爷接触过没有?”我问到。

  那个小女鬼摇了摇头,“我这边可以看见他的,他一直坐在那,中途好像抬了一下头,刚要站起来,然后又坐下去了。好像是看见谁了。”

  我明白了,确实有人,隔空把魂淡大爷打的魂飞魄散了,而因为两条走廊折了一个九十度的弯,所以这边的人看不见对方是谁。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一定认识这些鬼,并且知道他们在这个位置角色扮演。

  会是爷爷吗?我往天台跑,却惊傻了,爷爷躺在地上,气孔流血,试了一下后,身体还是热的,但是已经断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没追书的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账号一键登录,然后点个右上角的追书哈。然后,大家来猜猜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还有,衡叔的秘密到底是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