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出一段路后,英俊甩了一张符出去,但是没有抓到。便追出去了,我在这边等着小明回来,等小明骑着三轮车回来时,她爸已经醒了,自然是一番感谢,我便问她这里到繆县还有多少路。谁知道她告诉我,这里已经是繆县了,沿着大路再走半个多小时就是县城了。

  也不知道英俊往哪个方向追了,我便站在那里等他回来。到下午的时候,他才精疲力尽的回来,举着手大声道:“我们已经到繆县了!我知道胡哥在哪!”

  我一下来了精神,他怎么出去一下就知道胡哥在哪了。英俊走近后给我解释道,他追那只鼠精的时候,一开始几次都差点抓住了。憋屈的不行,就豁出去了追,结果鼠精把他越引越远,到了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英俊马上警惕起来了,然后跑到一个山顶上,看见胡哥在一个山坳里打坐。

  “他一个人在那打坐?”我纳闷了,“没有东西困着他吗?”

  “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就他一个人坐在那。”英俊也有些纳闷,“但是我没敢叫他,我想他既然说自己被困住了,周围肯定有什么厉害东西。”

  真是应了佛偈中的那句,渡人渡己,助人助己。帮助小明救她爸,却意外找到了胡哥。既然这里已经是繆县的范围了,并且小明说走三十多分钟到县城,再结合胡哥的位置,所以这里离火葬场不远了。只是因为换了另一个角度另一条路,所以我们没有意识到而已。

  三轮车也没要了,问小明这里到火葬场怎么走,然后就直接跑过去了,两个僵尸留着晚上再来取。到了火葬场,衡叔和爷爷正在那里绞尽脑汁的商讨,见我们来了之后,很高兴,问我们有没有把僵尸带过来。

  “带来了,现在放在离着不远的草堆里面。”英俊回到,衡叔嗯了嗯,然后带着我们跑到天台,指向周围:“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胡哥的踪迹。”

  “我知道在哪,我上午就见到胡哥了!”英俊激动到,既然他这么说了,衡叔和爷爷也不等了,收拾了下东西就让英俊带路。

  路过小河的桥时,衡叔突然皱了下眉头,斜眼瞄了一下旁边的小河水,然后继续跟我们走。走了很长一段路后,他一摸肚子,道:“糟了,突然要拉肚子,你们先等一会我,我回去拉个肚子就过来,免得到时候误了正事。”

  爷爷和英俊并没有怀疑,坐在旁边的地上等衡叔。但是我却感觉衡叔在说谎,他回去肯定是跟那条小河有关。

  衡叔离开后,爷爷把英俊之前画的那张图拿了出来,对我们道:“我仔细对比过你画的这些五行位置,跟衡叔周围的属性全对上了,但是还有一半没画完,所以无法确定是不是这里。”

  “但愿吸魂不是衡叔搞的鬼。”我叹了口气道,但是心里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的坚信衡叔的清白,现在慢慢倾斜了,因为衡叔的古怪地方太多了。

  英俊倒是想的很开通:“这还不简单嘛,胡哥现在的遭遇肯定跟噬魂的东西有关,只要待会救胡哥的时候,衡叔拼全力,不捣乱的话,就证明他是清白的!”

  爷爷嗯了一下,我点了根烟,在捋其中的思绪,我们是跟着噬魂的灵气找到猫女,最后又有一个神秘力量帮我们解决了猫女,所以很有可能噬魂的跟出手帮我们的是一个人。而英俊跟踪被噬魂者的视线,看到的地方很有可能是衡叔这里。

  再加上衡叔刚才的古怪行为,所以,很有可能一切都是衡叔在搞鬼。

  衡叔约莫半个小时后回来了,脚有点不稳,远远的就抱怨道:“拉的我腿都软了!”

  爷爷和英俊笑了笑,在前面领路,而我故意走慢,等跟衡叔并肩时,闻了闻,他身上并没有厕所的臭味,所以刚才肯定不是去上厕所了。

  英俊领着我们到了一个山头上,指着下面的山坳道:“上午我还看见胡哥在那打坐的!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人了!”

  “你确定是这个山坳吗?”爷爷问道。

  “确定!虽然上午我是站在那边的山头看见胡哥的,但是可以肯定就是这里。”英俊非常肯定道。

  =看r正M版'y章}节上酷匠.网^

  爷爷拿出罗盘测了一下,对衡叔道:“这山坳里的阴气很重。”

  “我们下去试试吧!”衡叔说完又叮嘱我和英俊暂时不要下去。

  然后他们两个爬下山,刚下到山地,就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于是爷爷和衡叔就伸出手,向反方向走,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又碰到一起了。

  “那里有个很粗的圆形屏障。”英俊推测道,然后看向四周,又用罗盘测了测,琢磨了一会后,大声喊道:“爷爷,上来,那是地气柱!”

  在爷爷和衡叔上来期间,英俊给我解释了一下,因为四周的地形都比较高,数这里最低,地气是顺着地形而动的。所以很有可能这一带的地气就汇聚到这个山坳里,然后太多了,就会叠起来,往上挤,形成一根气柱。

  爷爷上来后问英俊怎么回事,英俊说了一下他的见解,爷爷再看了一遍,摇头道:“虽然这一代的地气都汇聚在这里,但绝对还无法形成气柱!”

  “那你们刚才不是摸到屏障了吗?”英俊疑惑道,爷爷反问道:“可你不也说看见胡哥坐在里面吗?如果真的是地气柱,胡哥怎么可能坐在里面?”

  英俊陷入了自相矛盾中,衡叔捏了捏鼻子,问道:“你刚才是从那个山头看见胡哥的?”

  英俊点了点头,衡叔提议道:“那我们干脆直接去那个山头看一下,看看那个角度能不能看见胡哥!”

  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就绕到了那边是山头,结果并没有像英俊说的那样看见胡哥。

  “我敢肯定刚才一定看见了胡哥!”英俊大声道,我按着他的肩膀道:“你不要太激动,我们也没有说你吹牛!”

  英俊又指向山坳问道:“爷爷,那会不会是人为设的一个屏障?”

  爷爷摇头:“不管是人为的还是阴灵,都无法做出一个完全封闭的屏障。与外界相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