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这两个僵尸怎么弄到繆县去呢,一起坐上来肯定是坐不下的。毕竟这是个老式摩托,不是什么四轮车。

  琢磨了一会后,英俊提议让我反坐在后面,摇铜铃,试试这两个家伙能不能跟上。然后试了一下,这两家伙蹦跶的还蛮快,英俊试了四十码的速度开,这两个家伙跟我们保持着五六米的距离,蹦蹦跳跳的跟着。

  不过带着这两家伙,大路是不能骑了,只能骑人少的小路山路。英俊也不知道小路怎么走,但是在这高科技时代,我们肯定不会蠢到去问人,直接开手机的卫星地图,找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山里小路过去。

  一开始都挺稳定的,估摸着中午就能到了,但是骑了一个多小时后,摩托突然震了震,熄火了。

  “席八!不会坏了吧!”英俊骂到,下车检查了一番,摸着头道:“我估计是点活塞出问题了,或者是发动机老化了。”

  我对摩托不大懂,所以英俊怎么说就怎么是。把两个僵尸藏到路边的草堆里,然后跑了几里路,终于找到一个村庄,在一个农户家里买了些旧工具来。英俊拆拆卸卸装装的,捣鼓了一个多小时,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他也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

  而这时正好一辆摩托车路过,我们赶紧招手,骑摩托的大叔看着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原来是上次载我们的肾亏大叔。那大叔也认出我们了,看见我们后很高兴,对着英俊一番感谢,说他听了英俊的话,果然治好了多年的肾亏,老婆每天晚上被他折腾的嗷嗷叫。

  英俊敷衍的哼哼了一声,然后让他看看我们的摩托哪坏了。那肾亏大叔骑上去一试,拧开油盖说:“没油了。”

  我看向英俊,他差点就崩溃了,捣鼓了那么久,居然只是没油了。

  肾亏大叔从他的摩托上借了点油给我们,说再骑二十多里,有个小加油站,应该能骑到那。

  我们又催动着僵尸赶路,一路上碰到有车路过,我们就停下来,免得两个僵尸蹦蹦跳跳的,吓得他们出车祸。到了加油站,一个大叔给我们加油,边问道:“我刚刚在楼顶远远的看见你们领着两个人在后面跑,你们是干什么的啊?”

  英俊咳了一下,回道:“哦,我们是那个体育老师,后面那两个是体训生,这不快要高考了吗,所以就这样训练他们跑快点。”

  “哎呀,妈呀,看你们都跑到四十码了,够狠的啊。”大叔加满油后收钱,盯着那两个僵尸,“啧啧啧,不过嘛,现在的学生,就得当成狗来虐才行!”

  “对啊!不然怎么都说学生狗呢!”我接话到,然后反垮上摩托,大声道:“现在练弹跳力,跟着铃声的节奏!走!”

  英俊发动了摩托,我摇着铜铃,那两个僵尸就蹦蹦跳跳的跟着。路越来越偏了,加油站后面走了一段水泥路后,就完全是泥路了,不过现在还没下雨,所以路硬,不算太难走。

  可是到中午时,就下起细雨来了,路开始有点滑了。一开始还能撑着,但是雨越来越大,我们受得了,摩托也走不了,不停的打滑,摔得浑身是泥。

  “不行了,找个地方躲雨吧!”英俊的手伤还没好,鼻梁昨天又被我踹伤了,他怕现在被雨淋了,以后会有关节炎,不对,是鼻节炎。

  可是这荒山野岭的,到哪去找避雨的地方啊,大叔下是不能躲的,不然一雷劈下来,就等着胡哥替我们招魂吧。英俊推着摩托,我摇着铜铃,驱赶着僵尸紧跟着。

  “只能往前走了,后面几十里都每一户人家。前面说不定会找到村庄。”我大声到,英俊嗯了一声,泥路太烂了,粘着脚,我光走路都很吃力,更别说英俊还要推车了。

  不过幸好,推了半个多小时,发现前面路边有个房子。走近后,房子外面已经长了草,青砖墙上也刮满了各种苔累。

  “这房子好像荒废很久了!”英俊停了下来,我看着上面,还有个横匾,便猜测道:“应该是个客店吧!”

  英俊捡了跟棍子,把横匾上面的幔苔扫了扫,后面确实露出客店两个字,不然前面的字就有点惊悚了,“死尸客店”。

  我咽了口口水,问道:“我们现在还没有出湘西地界吧?”

  英俊摇了摇头:“没,这应该是很早的店,这一代地势崎岖,客死异乡的人要落叶归根,水路陆路都不好运,流行起赶尸,所以自然也会有这种店。”

  “是啊,胡哥不就干那行的嘛!”我回到,“不过现在也巧,我们这不也是赶尸嘛。”然后推开了门,里面霉气很重,我们把僵尸赶进后,就坐在门口避雨,以免里面空气中霉菌什么的多,中毒了就不好。

  可是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确实让我们为难了,手机还进水了,开不了机。坐了一会,有点冷了,便拆了块门板,打烂后烤火取暖。

  闲下来了,我便问英俊,有没有发现爷爷昨天算了一卦后,脸色有点不对。英俊摇头,说他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爷爷的占得那一卦,肯定是下下卦,不过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我推测道。

  英俊咧了下嘴,笑道:“可能是要去见衡叔,而他们之间又有些芥蒂,所以脸色有点不好吧。你也别想太多了,现在就想想胡哥到底碰到什么了吧!”

  2r酷"匠}网首☆发{

  “胡哥的本事肯定很厉害,光看他能折符为鸟就知道了,能把胡哥困住的,说明更厉害。”我分析道:“不过呢,既然能困住胡哥,他放出的符鸟,也应该被发现啊,怎么会让符鸟飞出来呢?”

  “是啊,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英俊把烟烤干后,捋顺了一根点着吸,“咦,胡哥居然会奇门遁甲,爷爷不是说他只精通赶尸和蛊术吗?”

  “一通百通吧,反正都是那一类。”我有些闷了,慢慢的我们都困了,雨还很大,就睡着了,醒来时雨已经停了,天空挂着一轮明月,我踢醒英俊:“上路了!还睡!”

  说完走出店,到路上呼吸新鲜空气,伸个懒腰。转过身喊英俊时,吓了一大跳,那个停尸客店居然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