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这几个老匹夫去哪了?不会出去干架了吧?”英俊苦笑道,我回道:“有可能,本来他们就有点积怨,再加上胡哥怀疑衡叔,让衡叔很不爽,借着酒劲,出去干架了也说不定。”

  英俊脸色突然不好看了,小心翼翼道:“会不会被胡哥说中了,然后衡叔是假装睡着了,然后趁着我们离开,爷爷和胡哥睡着了,趁机下黑手也说不定啊!”

  我一向不喜欢把人想的太阴暗,但是这次却动摇了,因为很有这种可能。

  “出去找找!”我们往火葬场外跑,路过鬼保安时,我停下来,吼醒他。问他有没有见到衡叔几个出去。他傻傻的摇头,说他一直在瞌睡,没注意。

  还真是个糊涂鬼,我想起魂淡大爷,便让英俊等等,跑到烧尸房那边,又是一阵哭声,跑过去一看,魂淡大爷躺在地上,其他的几个鬼在哭。难道魂淡大爷真的要魂飞魄散了?我有点心疼了,这大爷虽说有点胆小,但是毕竟合作过,人也蛮不错的。

  便轻轻拍了一下旁边的小鬼,问他魂淡大爷怎么了。小鬼还没回话,魂淡大爷马上坐了起来,恐惧的看着我:“不是又是来找我借魂赶尸的吧?”

  我连忙说不是,然后关心的问他是不是要魂飞魄散了,他呵呵一笑:“我们无聊,在角色扮演呢。”

  次奥,又玩。于是赶紧问正事,有没有见到衡叔他们几个出去,那几个鬼齐齐摇头,说他们一整晚都在这里演戏,排练了好几次,没留意到外面的情况。

  算了,自己去找吧,出去时候留意到旁边有个小夹子,就顺手带走了,给英俊夹鼻子,稳住鼻梁,不然真成歪鼻子的话,我就麻烦了。

  “我老郭家八代单传,好不容易出了个又机智又博学的帅哥,被你踹破相了!”英俊垫了点布,夹住了鼻梁。

  然后出去找衡叔他们,由于对这边的环境也不是很熟,所以推测他们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猫女被干掉的地方。往那边跑了一段路后,路上遇到几个野鬼,问他们有没有见到三个老头路过,都回答说没有。

  到了猫女死的地方,之前的那个力卦已经被破坏了,中间的阴点则直接被挖掉了。而那些五行的痕迹,也多多少少被破坏了一点。

  “有人故意来破坏了这的痕迹!毁掉这里,不让爷爷发现其他的线索。”英俊捋起了袖子,我心说你不是废话嘛,瞎子都看得出来。

  可是谁会这么干呢?我和英俊对视了一眼,一切都指向衡叔,因为除了我们三个人,并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地方。

  “去看看猫女的尸骨还在不在!”英俊说着跑向之前发现猫女骨头的地方,到那后,猫女的骨头也不见了,一根不剩,这里没有野狗,荒山野岭的,也没有家狗,所以显然有人刻意藏起来了。

  找了一圈,跑到了山顶上,也没有发现他们三个的踪迹。我想看一下时间,突然想起还有手机呢,便拨打胡哥的电话,英俊也打爷爷的电话,爷爷的电话关机了,胡哥的电话打通了,但是一直没人接。

  “肯定出事了!”英俊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痛苦的蹲了下去,揉着脸。

  我也不懂怎么安慰人,只对他说或许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先找到人再说吧。如果他们三个出来了的话,外面这么多的野鬼,肯定会有一个发现的。

  我们下到山脚下,路边站着一个女鬼,正要过去问她的时候,路面突然有一道光束从远方射过来。那边来了一辆车,而那女鬼也飘了过来,绕到我身后,用手蒙住了我的眼睛。

  酷F{匠“d网u…永f久G免费$!看小X8说

  是要让我猜猜她是谁吗?谁知她附在我耳边轻声道:“往前走啊,很安全的。”那声音像是从心里传出来的,我感觉被催眠了一样,往前跨出一步,而这时英俊突然抓了一把泥巴,在手里搓了搓后,一把抓住女鬼的头发,用力一扯,往后一个猛摔。

  我也回过神来,这孽畜是要找替身,害死我啊!

  英俊脱掉鞋子,在地上磨了磨,一脚踹在女鬼的小腹上:“害人也不看清楚情况!”

  那女鬼连忙捂着肚子,喊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敢在三更半夜的跑这里来,会是寻常人吗?”英俊恶狠狠道,又补了几脚,我看女鬼蛮可怜的,便拉开了英俊,把女鬼扶起来,毕竟人家也要投胎,不得已找替身也是没办法的事。

  女鬼见我不怪她,蛮感激的,问我们这么晚到这里要干嘛。我便问她有没有见过三个老头路过,她先是摇了摇头,然后道:“三个老头没见到,但是一个老头见过。”

  一个?一个也行,我便问他看见的那个老头的样貌怎样。她描述了一下,可以确定是胡哥从这路过了。

  “就他一个吗?不是在追其他老头,或者被其他的老头追吗?”英俊紧问到。

  女鬼摇了摇头:“就他一个,走的也不急,像是散步一样。”

  这就奇怪了,胡哥一个人出来散步?还有这闲情逸致?我点了根烟,安慰英俊道:“现在可以确定他们三个没有打架,所以爷爷不可能会出事。”

  英俊点了下头,好过了一点。

  我们便问女鬼,胡哥往哪个方向走了,女鬼指了路,我们便往那个方向跑,跑了几百米后,一只黄色的小鸟迎面飞来。英俊马上拉住我停下,等那小鸟飞近后,看清楚是一张符折得鸟,正纳闷时,那符鸟突然自燃了,灰烬慢慢的落下,形成了一个人形状,看着还有点面熟。

  那灰人开口了:“刀,我是胡哥,我现在脱不了身,现在用的是奇门遁甲,把魂注进符鸟里,循着你的气味找到你,你们两个不要出来找我,也不要让爷爷和老衡出来,你明天天一亮赶紧回我家,把上次让你背的那个僵尸赶过来。镇住他们的符在我的床头下面,你到时候就知道怎么用了。”说完一阵风过来,灰烬飘散在风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今天五更了,明天继续五更,大家点个追书什么的,多多支持一下吧,拜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