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胡哥会怀疑衡叔,看这架势,万一突然动手了咋办?我瞅了一眼楼梯口,心算了一下,大概八秒能冲过去,那是保护区。

  衡叔把筷子放下了,拉着脸。

  “哈哈,跟你开玩笑呢,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小气,动不动就生气。”胡哥突然笑了起来,按了按衡叔的后脖子。

  衡叔咧了下嘴,“别那么用力。”

  胡哥插科打诨,把刚才的尴尬化解过去了,英俊也冲我舒了口气,虚惊一场。酒喝完了之后,他们三人都醉醺醺的了,衡叔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胡哥还有点意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让我扶他下去休息。英俊则扶着爷爷,把他们两个扶到休息室,刚要去把衡叔抬下来,胡哥却拉住了我的手,轻声道:“等会你摸一下老衡的丹田,看看是不是很冰冷。”

  “你还真的怀疑老衡?”爷爷看向胡哥问到。

  胡哥呵了一下:“我刚刚试探了一下他的脉搏。”然后翻过身睡觉。

  爷爷也眯上了眼睛,看了一眼天花板,冲英俊勾了勾手指,附在他耳边碎碎几句后便让他跟我上去抬衡叔。

  我们到了天台,喊了几声衡叔,然后英俊抬头,我抬腰,同时按照胡哥的吩咐,假装很自然的把手伸到了衡叔的衣服里面,摸到他的小腹,突然打了个激灵,衡叔的小腹怎么那么冰?完全不像一个活人的体温。

  英俊见我脸色不对,把嘴张合了一下,用口型问我是不是很冷。我点了点头,他低头看了一眼衡叔,皱紧了眉头,把衡叔搬到休息室后,房间已经就已经满了。

  “我们找找还有没有别的房间可以睡觉吧!”我提议到。

  英俊点了下头,出了休息室后,英俊轻声问道:“你觉得衡叔像那个坏人吗?”

  “我觉得不应该吧,如果是他的话,就不会提供给我们这么多线索了!看完那个阵之后,可以说些乱七八糟的误导我们啊!”我打心里不觉得衡叔像个坏人,那么憨厚的样貌。

  英俊却反驳道:“或许他是故意的呢,这样才显得自己没私心。也或许,你怎么能确定他说的那些就不是在误导我们?”

  我也有些犯难,衡叔确实不像个坏人,可是胡哥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怀疑自己的老友啊。

  推开几间房,要么摆满了杂物,要么就是地上满是灰,根本没有一个能躺身的地方。在走廊尽头,英俊插着腰,看着我道:“要不我们去试试那条河是不是五行河?如果是的话,就说明衡叔在说谎。”

  “也行!”去那条河的话,前面的窗户显然更接近点,从大门反而要绕一段路,于是我们直接怕窗户出去了。朝着河的方向走。

  走了一短路,英俊突然笑着问道:“你想不想开个阴阳眼?”

  “怎么开?”我一直感觉能看见灵界的东西挺嗨的,现在又是在火葬场周围开,当然很乐意。

  英俊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灰:“这是我在烧尸房偷抓的一把骨灰,摸在眼睛上,就能开眼了。”

  “不会把我眼睛蒙瞎吧?”我怀疑道,英俊看着我:“合上眼睛抹就行了!”然后示范了一下。

  我也跟着做了一遍,睁开眼时,不知道是不是不适应,感觉原本就已经很暗的环境,更像是摸了一层灰一样,灰暗灰暗的。

  “英俊你扶着我点,我好像看不见路了!”我伸手试探着摆动。英俊抓住了我的手,疑惑道:“你视力不好?”

  “不是啊,刚刚还看的见路,现在好模糊,看不清了。”我回到,小心走出一步,离英俊近了些,差点没把他挤翻。

  英俊一边领着我往前走,一边疑惑道:“为什么你会有不良反应?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很清楚啊。”然后又自我解释道:“可能是你第一次,有点不适应吧。”

  走了一段路后,我的视力也慢慢恢复了,可能还真是第一次不适应。然后就看见一个小孩拍着一个皮球从我们面前路过,那个皮球我认识,就是鬼保安轰赶小鬼时看见的。

  酷●匠网正@版首7'发I¤

  我问英俊怎么才能看出那条河是五行河,而不是普通的河,英俊呵呵一笑,故装神秘的说山人自有妙计。

  离那条河只有几米远时,便能够清楚的看见河面上冒着一层水雾。英俊提醒道:“做好心理准备,别等会看见什么东西吓到了。”

  “能看见什么?”我有些紧张了,英俊呵呵一笑,指着那一排柳树,道:“柳树本来就招鬼,又在阴性的水边摘,肯定会把这整个繆县的水鬼都引过来。积年累月,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淹死。”

  说话间,已经到河边了,看见河里的场景后,我咽了口口水,还真多。一排过去,各种水鬼浮在那里,全都面目膨胀惨白。英俊又往前走了一步,我本能的拉住他:“干嘛还往前走?”

  “不到河里去,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五行河?”英俊有些无语了,我跟着走过去,英俊折下一根长长的柳枝,挥了几下,道:“滚滚滚,走远点,不然抽死你们!”

  那些水鬼也自然的散开出一个口子,英俊把柳枝竖在我面前,问我像什么东西。我摇了摇头,他又哎了一声:“你不觉得像招魂幡吗?招魂幡也是柳枝加根白布条的,而柳树那么多枝,枝尾又都有些长长的叶子,风一吹,看起来就像无数个招魂幡在晃动,所以就把这些水鬼招来了。”

  “不止水鬼呢!”旁边突然一个声音到,吓得我打了个哆嗦,朝着声音方向看去,一个青年躺在树根下,半透明的,应该也是个鬼吧。不过他都很淡定,看都不看我们,继续道:“我也是被骗来的,还以为家里人替我招魂呢,谁知道是柳树,不过躺在这里也挺舒服的,就常住了。”

  看这青年的气势,那么淡定,不像普通鬼,我便问道:“兄弟你怎么不怕我们啊?”

  “不就两个道士嘛,老子开山刀都躲过,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会怕你们?”青年换了姿势,但依旧没看我们。

  “那兄弟你既然这么勇猛,怎么死的?”我试探着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