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两个老头就要这样打起来,可是谁知爷爷突然泄气了一样坐了回去。胡哥也不管爷爷的情绪,冲我道:“收拾下衣服,下午就过去会会那什么东西。”

  我提了一下还没有打开的书包,道:“都收拾好了的呢。”胡哥便回房间收拾了一些东西,然后把包丢给我,让我背着。

  爷爷也收拾了下情绪,开始整理东西,不过他本来就是到处走,所以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不过他倒是拿出了我从来没见他拉过的二胡,上上下下的摸了一遍后,又擦了一遍。

  胡哥关上门后,望了一眼对面的山,又看了看我,皱眉一会后,还是没说话,一起下山去。到了山脚下,爷爷脚下突然跑出一只兔子,撞断了旁边一根即将枯萎的小树苗。

  爷爷停了一下,掐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便皱起了眉头。胡哥让我们等一下,他去旁边撒泡尿。趁着胡哥撒尿的间隙,爷爷从口袋里摸出几枚铜钱,往上一抛后又接在手掌中,英俊想看看爷爷占的什么卦,把头凑过去,但是爷爷瞄了一眼卦象后便迅速握住,放回了口袋里。

  我们赶上了最后一班去繆县的车,到繆县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胡哥在街边上买了几瓶白酒和花生米,便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火葬场。

  司机有些犹豫,说那里太阴森了,怕回来的时候,会有什么脏东西搭上他的车。胡哥突然伸手在司机脸上晃了一下,然后摸出九张黄符和一张一百的,甩给司机,问这样怕不怕了?

  司机一看,不但没有被吓到或者生气,反而乐呵呵的笑了,说不怕。估计是把符全看成钱了。

  到了火葬场,下车后,我问胡哥刚才是怎么回事。他呵了一声:“雕虫小技而已,不用学。”

  “那个一百的也是假的吗?”我问到,胡哥瞪了我一眼,训斥道:“那是真钞,不能让人家白跑!”

  刚进火葬场的院子,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肉香味。胡哥用力嗅了嗅,道:“小鸡炖蘑菇。”然后又嗅了嗅后,道:“涮羊肉。”

  我看着胡哥的后脑,心里说道,你狗鼻子啊?

  而这时,楼上一个声音大声道:“来了?”

  我们抬头望去,是衡叔,本以为这火葬场的顶是石棉瓦的,想不到还有一块小小的天台。

  “来了,孽畜!”胡哥大声回到,衡叔笑容满面,但是看到爷爷后,脸色又沉了下去,不过总归挤出一个笑容:“你也来了?”

  “嗯。”爷爷有些底气不足的回到。

  我们在里面找到楼梯,上到天台,确实很小,十平米的样子。中间摆了张桌子,还有几条凳子,桌子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鸡炖蘑菇,旁边居然还有一个烧烤架,上面摆着羊肉串。

  “你这小日子会享受啊?”胡哥把酒放在桌上,坐下后直接用手夹了一块鸡腿,边嚼便问道:“你丫怎么知道我们要来的?”

  “这两下子走后,突然来了只喜鹊,这鬼地方,怎么会有喜鹊来呢,我就算了一下,知道你们来了。再算了一下路程时间,估计就这个点了。”衡叔给胡哥摆了一双筷子,然后看向站在旁边的爷爷,深吸一口气道:“你也坐吧,过门是客。”

  爷爷尴尬的坐下了,他们三个便开始喝酒吃肉,一直聊着过往的事,我们也大致听懂了一点,他们年轻时好像是很要好的朋友,共同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一瓶白酒喝完后,胡哥突然话锋一转:“这五行河,是你弄的?”

  “五行河?”衡叔诧异道,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连摆手:“喔,你说前面那条河啊,那哪是什么五行河啊?就是一条小沟,不过当初我看稍微改造一下,能给这火葬场集地气。这样一来,在这火化的人,魂魄不会受什么罪,也能沾点风水的福荫,后人运势都好点。”

  胡哥笑了:“想不到你小子还是那么心善啊!你帮那些后人集福荫,也没人知道,不会送锦旗给你的!”

  “我一直都不在意那些虚的东西。”衡叔给胡哥夹了一块鸡肉,见爷爷一直只喝酒没夹菜,便又给爷爷夹了一块,同时说道:“你哭丧个脸,别人还以为我不会待客呢?”

  爷爷笑了一下,吃了那块肉,然后看着向英俊,伸手拍了一下英俊的肩膀,道:“英俊,你也多吃点。”不过我看爷爷,似乎一直有话没说出来。

  胡哥又问衡叔关于那个力卦,是怎么回事。衡叔解释了一下,比对我们讲的要详细,而我也大概听懂了。力卦就是先简单补个阵,然后用自己的灵力击打地面,像是对大地的力量做一个试探,然后周围就会出现类似由五行术攻击过的痕迹,从痕迹的深浅来判断自己的五行术处于什么阶段,以及发展趋势。

  “那东西很麻烦吗?”胡哥问道。

  衡叔抿了口酒,哈了口气点头道:“确实有点麻烦,他的卦象是乾卦,但是爻辞是初九,潜龙勿用。现在不能够大肆动用自己的力量,韬光养晦,所以应该是找个地方藏起来了。”

  /$酷V匠网'正版首k发V

  “那你觉得会藏哪里呢?”胡哥追问道。

  “深山里面吧,吸灵气。”衡叔回到,然后又补充道:“也可能是闹市,吸人气。”

  “是啊,那东西会吸人魂修炼。”胡哥摸着下巴,盯着衡叔。衡叔有些不自在了,问道:“你盯着我看干嘛?”

  胡哥从爷爷那把英俊画的那张图拿了出来,扑在桌上,道:“这是英俊跟着被吸的魂,所看见的五行布局。”

  衡叔仔细端详起来。

  胡哥打了个饱嗝,道:“老衡啊,这纸上的风水,五行俱全,并且位置跟你这的环境很像啊。”然后突然拍在衡叔的肩膀上:“你说,环境这么像,又恰巧在这出现,会不会是你干的啊?”

  衡叔脸一下黑了,英俊和爷爷都停下了筷子,都摒住了呼吸,气氛也突然紧张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今天还有三更,一共五更,没有追书的用贴吧或者QQ一键登录右上角的登录,然后点一下追书和撸撸,拜谢了,这些都是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