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英俊对视了一眼,看衡叔的表情,情况似乎有点不妙。衡叔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道:“这事我也搞不懂了,不过既然你们的来灭了那猫女的,现在看来已经解决了,所以你们也别管太多了,装着不知道,回去交差就行了。”

  衡叔的突然转变让我们摸不着头脑,傻子也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他怎么能说出装着不知道这样的话呢?

  “不是吧,衡叔,现在……”英俊话没说话,衡叔就打断道:“别不是了,这家伙不简单,你们搞不定的。”

  可是对方明显不是善类啊,衡叔看出我的心思,按着我的肩说道:“年轻人有正义感是好事,但是你得有足够的实力,不然你的正义感会害死你,懂不懂?还是乖乖回去多学点东西吧!”衡叔摸了摸肚子:“我有点饿了,要回去吃宵夜了,你们饿的话就一起去吃吧,不饿的话就回家去或者去哪都行,总之别在这耗了!”

  我和英俊面面相觑,衡叔已经走了一段路了。看他的样子,跟上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英俊嘟着嘴道:“不如我们回去老实跟爷爷和胡哥交代吧,这事我始终觉得很严重。”

  “行吧。”我们到车站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回胡哥家的班车。

  到胡哥家后,爷爷和胡哥似乎吵架了,两人都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英俊咳了咳,喊了声爷爷,再喊胡哥。胡哥马上抬头看着我,我也识趣,先喊他再喊爷爷。

  英俊先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胡哥哼了一下:“哎呀,这么蠢,一开始被人牵着鼻子走都没发现!郭老鳖,这就是你教了十几年的好孙子?”

  我有点不明白了,看着胡哥,爷爷先开口对英俊道:“你们是跟着阴风找到猫女的,而找到时,那猫女却没有发现你们,在那自顾修炼,说明那阵阴风不是猫女产生的。而是有其他的阴灵引导你们过去。”

  “啊?”我和英俊齐声惊讶道。

  胡哥不屑的哼了一下,补充道:“猫灵占了那女孩的身,要通身修炼,怎么可能离开身体,化成一股阴风呢?这么明显都没有发现?”

  “那是谁在帮我们啊?”我问到,胡哥挪了一下屁股,道:“很明显,不是帮你忙,是利用你们。而那些被吸了魂的,也一定是他干的。”

  说到被吸魂的人,英俊突然打了个激灵,从口袋里摸出那张纸,递给爷爷道:“当时我注入了念力到那个被吸魂的人眼睛里,跟随着他残余的魂魄,记录下魂魄所在的位置。”

  爷爷赶紧摊开纸,看了一眼方方圈圈的,疑惑的看着英俊。英俊又解释道:“其实我无法看清具体的环境相貌,只能辨别出五行属性来。所以就用这些圈圈来代替所属五行的位置。”英俊解释完后,又将每一种图案代表的属性告诉给爷爷听。

  爷爷听完后捋着胡须,好久之后,递给胡哥道:“你也看看,帮忙分析一下。”

  “一定比你快!”胡哥信心十足道,可是接过那张纸后,也迷糊了。

  酷匠网M正版首“z发;f

  纸摊在桌子上,胡哥和爷爷都仔细瞅着,一会后,胡哥指着一条线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哦,我忘了说了,那条线有些地方五行齐全,但是有些地方又单属金或土之类的。”英俊急忙解释道,“我怀疑那是条路或者河,但是五行齐全。”

  英俊说完后突然看向我,我也猛地看向他,我们应该都想到了火葬场旁边的那条河。弯弯曲曲的,胡哥见我们这样子,问道:“想到什么了?”

  我没有说话,英俊顿了一会,小心翼翼的问胡哥道:“胡哥,河水会不会包含所有的五行属性?”

  “五行河?”胡哥看向爷爷,爷爷摸着胡须,边思考边说道:“如果以水为介质,混入其他五行属性的东西,确实有五行河的存在。”

  英俊把那种纸拿了过来,跟我一起看,指着那条黑线,轻声问道:“你觉不觉得,这线的走向,跟火葬场那条河的走向很像?”

  “有点。”我点头道,指着黑线旁边的圈圈叉叉道:“可是这些,跟那里匹配吗?”

  “这里是金。”英俊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会道:“这个位置应该是个山,那里好像开满了黄花,黄色属金,你看这一块,土中有木,木中有金。对上了。”

  胡哥突然一声咳,吓得我们哆嗦了一下,他大声道:“你们两个在外面奸淫掳掠了?这么小声怕我们听见,什么秘密啊?”

  英俊咬了下嘴唇,便把火葬场旁边的那条河,以及我们的猜测告诉给胡哥和爷爷。他们两个听完后,都陷入了沉思,不再说话。

  我和英俊等了两个多小时,也不见他们吭声,肚子饿得呱呱叫了,便自顾在厨房热了点东西吃。吃饱后,胡哥才开口问道:“那这事,你们告诉老衡了吗?”

  “哪件事?”我问到,因为事情可多了,万一打错了就要挨骂。

  “就是有人吸了猫女的魂和灵。”胡哥补充道,我点了一下头,他又问道:“那老衡怎么说的?”

  “他说这事比较严重,我们搞定不了,让我们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回来交差就好了。”我如实回到。

  爷爷弹了一下烟,看向胡哥道:“这确实符合他的性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

  “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好像我跟你很熟一样!”胡哥哼了一声,站起身道:“收拾一下衣服,回繆县,我也很久没跟老朋友叙旧了。”

  爷爷一下尴尬了,说道:“我不去了吧?我跟他——”

  胡哥白了一眼爷爷:“别你跟他有过节,你跟谁没过节啊?你都要死的人了,一个叙旧的朋友都没有,看看你的人品!”

  爷爷也不收这委屈,抬高声音道:“我人品怎么了?我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良心。你呢,你对得起朋友吗?”

  “我对不起朋友?”胡哥气的瞪大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吹了一口气后指向爷爷:“郭老鳖,你别给脸不要脸。”

  “叫谁老鳖呢?”爷爷突然站了起来,胡哥气势也不减,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叫你呢!老鳖,缩头乌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