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女微微张开了双唇,朝我贴过来。这厮不会是花痴,见我帅气逼人,爱上我了吧?可是她要跟我接吻的话,我要不要伸舌头呢?也真是命苦,初吻给了一个男的,二吻给一个被猫灵借身的阴物。

  猫女的嘴唇与我的嘴贴到一起了,还真是接吻,我犹豫了一会,伸出了舌头。

  然后感觉浑身力气越来越少,明显感觉到体内的气正被吸走,我睁大眼睛,拼命挣扎,可是却无法离开猫女的嘴唇。体内的气源源不断的被吸走,很快就腿软了,站不住了,猫女也搂着我的腰,顺势把我平放在地上,继续强吻我,我的手也无力推她了。

  既然无法抗拒,那就享受吧,我闭上了眼睛,抱着猫女的头,真吻起来了。而这时,突然感觉丹田深处一股火辣辣的气流往上冲,辣到我瞬间失去意识。

  睁开眼时,已经天亮了,阳光明媚。我伸了个懒腰,侧头看见旁边一排尸体站着,吓得一下缩了起来,这才回想起昨晚的事来。但是只能想到赶尸出火葬场,再往后,就想不起来了。

  难道猫女被我搞定了,而我因为受伤,所以短暂失忆了?

  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浑身充满了力量,只是肩膀有点酸,捏了捏,没有感觉到被指甲插破的伤口。

  先把尸体赶回火葬场吧,我摇着铜铃,催动着那些尸体往火葬场走,那些尸体在太阳下还能蹦蹦跳跳的,不过很虚弱,走了一段路后,就闻到一股臭味了。到火葬场时,臭气已经让我作呕了,捂着鼻子,打量那些尸体,已经有几个开始腐烂了。怎么这么快?

  我在停尸房把衡叔找了出来,他一看那些尸体,心疼的手脚发抖,道:“你怎么能在白天赶尸呢?”

  +h更w/新最|快j上-/酷匠gc网lV

  “有什么不妥吗?”我纳闷到。

  衡叔抖着手道:“胡哥没教你白天不能赶尸吗?那最基本的八卦你也应该懂啊!上面是太阳,下面是阴尸,上乾下坤,否卦!”

  因为衡叔有点激动,所以我把“pi,gua”硬生生听成了屁股,于是就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问道:“屁股怎么了?”

  衡叔有点像动手打我了,深吸一口气后,道:“行吧,我就教一下你吧!乾为天为阳,上行,坤为地为阴,下沉。阳在上面不停的上升,阴在下面不停的下沉,阴阳不交融,最后结果是什么?”

  “什么?”我被衡叔的语气吓到了,脑子有点转不过弯。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两人都不交融,最后不就什么都产生不了,没有继续的生命,等他们死了,就是什么都没了啊!”衡叔开始扛着尸体往停尸房走,我也扛了一个在后面跟着,那尸体烫烫的,好像放水里煮过一样。衡叔边走边道:“所以否卦的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了,你白天赶尸的结果,也是什么都没有了,尸体会没有,阴魂会没有,全没了!”

  忽然懂了,不单是白天不能赶尸,还有阴阳之理,也懂了好多。阴阳合,则生万物。于是我问道:“那阴上阳下,是大吉吧?”

  “废话!”衡叔瞪我道,我嘿嘿笑着,跟在他后面去搬另一具尸体。

  几具尸体搬好后,衡叔点了几根香,捏在手中,在尸体脸上晃了一圈,然后将符摘掉。之后,一个若隐若现的老头从尸体里出来,是昨晚那个魂淡大爷,他很痛苦的问道:“我现在是不是更魂淡了?”

  好在昨晚借的几个魂都还好,没有到魂飞魄散的地步。衡叔将尸体放进停尸柜后,便去打电话通知家属,说下午就炼骨灰了,让他们都过来接一下。

  我怕挨骂,偷偷溜走了,英俊打电话来问我怎么一夜没回来?我说我已经把猫女搞定了,他先是不相信,但是我说自己赶尸出来帮忙,他才半信半疑,让我在搞定猫女的地方等着,他马上过来看看。

  等了两个多小时,一辆黑摩的载着英俊来了,我冲他招手,他跑过来后,叉着手,先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蹲在地上,摸了摸地上的泥巴,在手里搓了搓后闻了闻,道:“臭的?还是黑色的?”

  我咳了一下,提醒道:“你刚才抓的好像是踩扁了嵌进地里的牛粪。”

  英俊赶紧在我胸口上擦手,边说道:“还好没尝味道。对了,你昨晚搞定猫女的细节怎样的?”

  “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赶尸出来,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应该是受伤了暂时失忆了吧。不过我既然能活着,说明猫女被我给灭了。”我推测道。

  英俊咧了下嘴:“凡事别想的太美好!”

  然后勾着头走了一小路后,蹲了下去,“这里的土不久前被火烧过,但是旁边的草却没有被烧过的痕迹,怎么回事?”

  我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记不起来了。”

  英俊嗯了一下,然后手按在地上,蹲着慢慢的往前挪动,一会后停了下来,对我道:“这一条泥巴都被火烧过,你去找两根棍子,前后插起来,标记一下。”

  我赶紧捡了两根小树枝插在那,英俊继续找其他的线索,一会后又发现了问题,大声道:“这里被木化过!”

  我过去一看,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英俊让我摸一下,果然,那的泥巴挫过后不是粉状,而是细小的纤维状。

  “木攻!”英俊道,然后让我标记一下,这段被木化过的泥巴长度跟刚才被火烧过的差不多。

  英俊托着下巴往前走,继续找,很快又找到一条线索,我跑过去,那是一个圆形的黑色土,因为圆的太规则,并且和其他泥巴的接口也没有违和感,所以可以确定那不是牛屎。

  “阴功。”英俊自己插了根棍子在那,再往后退了几步,这样看过去,前面火攻和木攻的痕迹,似乎是规则的围在这个阴功的圆点周围。

  “想象这里有个圆圈,这个阴功点是中心,那个火攻和木攻的路段是圆圈的线,然后再在圆圈的其他大概位置找一下,一点还有其他线索!”英俊激动道,然后跑开,跑出一段路后,大声道:“如果那个猫女真的被搞定了的话,那一定不是你赶来的尸体功劳,而是有个五行高手也出现了,并且出手制服了猫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