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等着救急呢,我那还敢挑啊,便点头道:“行行行,只要能用,怎么都行。”

  衡叔哦了一声,打开一个柜子,道:“把这个搬出来吧!”

  那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模样挺好看的,身材也很好,我把她搬出来后,顺口问道:“衡叔,这女的怎么死的啊?”

  “吃安眠药。”衡叔淡淡回到,然后自言自语道:“现在的人啊,一点也不珍惜生命,想投胎做一世人,得要修多少福报啊,像她这么漂亮的,要修更多。哎,可惜自杀了,没报父母恩,断了业报规律,得做几十年孤魂野鬼,受尽寒冷饥饿,来世做猪吧。”

  “做猪?”我惊讶道,衡叔不以为然的回道:“谁叫她这么喜欢死,猪活着就是为了被杀死的,做够几十世的猪,再看她的修为,如果悟性继续低的话,就做更低级的畜生。”

  衡叔又拉开了一个柜子,我把直挺的女尸靠着柜子摆好,便去搬那具尸体,是个小流氓,断了一只手,心口也被捅了几刀。衡叔让我等一会,然后取了一枚长长的针和很粗的线来,将手缝了上去,道:“本来这些都不是我干的,但是我们这的生意差,业绩太低,养不活那么多人,所以这整个火葬场,就只剩六个职工了。”

  “还有门口的保安吧?”我回到,衡叔冷笑一下:“六个职工,就我一个做事的,其余五个都是挂职的领导,其中三个,我在这干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面。”

  “那我来的时候,好像看见门口有个保安啊!”我说道,衡叔嗯了一下,“喔,那个啊,是个找不到家属的尸体,送来的时候,尸体已经烂了,但是魂还跟着尸体。我就跟他聊了聊,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名字,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就让他在这边给我当保安算了,逢年过节给他几根香,平时也能聊聊天,侃侃。”

  我咽了口口水,衡叔突然抬头盯着我,我被他看的有点发毛了,小心翼翼的问他看什么。他收回目光,道:“既然你是胡哥的徒弟,什么诡异情况都可能会碰到,但是你千万千万要记住一点,不管在上面情况和环境下,一定要记住自己的名字。不然你就会忘了自己是谁,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为什么啊?”我问到,衡叔继续缝手臂,道:“名字是一个人的咒语,嵌进灵魂的咒语,所以一定不能忘。现在很多人啊,被繁华世界冲昏了脑子,忘了自己的名字,成了钱权的奴隶,就算衣锦还乡,回去的也不是他自己了,悲哀啊。”

  E酷匠网.\唯一W正版j,其●他Y"都是d?盗版C!

  我脸抽了一下,衡叔的思维模式好像很跳跃啊,好像还挺文艺的。

  缝好断手的尸体后,衡叔又缝了一个断头的,说断手和断头的是一起送来的,两个人互相杀,那个断手的心脏被通了几刀后,趁着最后一口气,把这个人的头给削了。他们两个既然喜欢这么杀,入地狱了就没日没夜的在烧红的火锅上互相撕咬,都死上千万遍,来世投胎做斗鸡,继续互相咬。

  我忽然发现衡叔话挺多的,并且还喜欢聊死者的来世,便问他怎么看出来世的?他呵呵一笑:“我有本很厉害的《三世书》,要不要送给你?”

  多学学也是好事,况且我也想知道自己的前世来生,便连忙说好。问衡叔要什么条件交换,他想了一会后道:“给我买条烟,一瓶酒就好了。”我现在没空去买烟酒,便直接给了他三百块钱,让他自己买。然后衡叔从抽屉里拿出那本《三世书》,上面大大的印刷字道“中华玄学经典,定价十元”。

  有种被坑的感觉,不过看在衡叔借我尸体的份上,也没感觉多愤怒。我把五具尸体摆成一排,然后匆匆忙忙的掏出胡哥给的镇尸符,往他们额头上贴。才贴了一张,衡叔就拍了一下我的手,问道:“你就这样啊?”

  “不然怎样?”我反问道。

  衡叔摇了摇头:“看来胡哥没教你什么真本事。年轻人,赶尸得先回魂,不过这些人的魂估计已经走远了,一时半会的也不好召回来,我先借你几个魂用用吧!”

  说完衡叔从抽屉里拿出一些香,点着后在每个尸体的脸上都晃了晃,然后冲着左边走廊大声喊道:“那几个喜欢角色扮演的,过来!”

  我忽然明白了,刚才那些哭丧的,都是鬼。听衡叔这么一说,原来他们也都是闲的无聊,喜欢扮哭丧的人。不一会,那几个哭丧的鬼飘了出来,耷拉着脑袋。其中一个年轻的有脚,其他的都是悬浮了几尺,膝盖往下都是空的。

  衡叔对第一个年轻的鬼道:“你怨气重,我让你去发泄一下,进去吧!”

  那鬼似乎有点怕衡叔,乖乖的进了尸体里面,然后衡叔贴上镇尸符,对我道:“这样才行嘛!”

  再看那几个哭丧的鬼时,他们全都往后退了好几步,衡叔皱着眉头,问:“怎么了?想造反?”

  其中一个女鬼道:“老黄说这是要赶尸,我们进去了,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了!”

  衡叔哦了一声,看向一个老鬼,阴笑着问道:“老黄,你好像很懂啊?”

  “了解一点点。”那老黄笑着回到,谁知衡叔突然呵斥道:“你给我过来!”

  老黄摆手后退道:“不行啊,衡叔,我这一把年纪了,已经很魂淡了,经不起折腾,万一就魂飞魄散了,怎么办?”

  “如果你不配合点,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你信不信?”衡叔挤出一个笑容到。

  老黄哆嗦着,慢慢飘了过来,衡叔一把抓住他的胡子,往尸体上按,然后贴上镇尸符。其他几个鬼也不敢造次了,乖乖的依从。

  弄好后,衡叔让我把铜铃给他,他凑近一个尸体,掀起镇尸符,摇了摇铜铃后便又贴回去。以此做好后,对我道:“现在他们没有自己的意识了,面对再恐怖的对手,也不会害怕,全都听铃声控制,所以你待会可以尽情发挥吧!”

  我摇着铜铃,领着一队尸体往英俊那里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