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过了四五分钟,英俊才忍不住闭上眼睛爬起来,伸出手对我道:“扶着我,找个阴暗的地方。”

  “你眼睛怎么了?”我紧张问道。

  英俊急忙道:“现在什么都别问,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好吧,虽然他态度不怎么好,但看起来蛮严肃的,所以我就照着,伸出手让他搭着,然后往前走了个十几分钟,发现一个小公园,便领着英俊过去,在一个大树下的石凳上坐下。

  坐下后,英俊道:“给我一支笔,一张纸。”

  我歪着脖子,瞪了他好一会,发现他根本感觉不到我瞪他,便不耐烦道:“大哥,现在我到哪去给你弄纸和笔啊?”

  “想办法,快点!”英俊催促到,我四处张望,终于发现一个苦逼的学生,背着个书包,耷拉着头。一看就是被“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压垮灵魂的千千万万倒霉中学生之一。

  我朝那学生跑过去,大声道:“同学,等一等。”然后在他那买了一支笔和本子,回来交给英俊。

  英俊依旧闭着眼睛,拿着笔在本子上画着,乱七八糟的。也看不懂他画什么,一会横一会竖,有时候有突然在旁边画个圆圈。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后,英俊突然停止了,但是他似乎并没有画完,只画了一半的样子。

  “怎么了?”我试探着问道。

  英俊睁开了眼,摇了摇头,还差那么一点点,可惜了。然后对我解释道:“之前在楼梯口时,就感觉到他的“精气神”三盏灯已经灭了两盏,只剩下一盏,到房间问了他身体状况后,已经可以确定他死了,只是还残留了一点点魂魄支撑,于是我就决定跟着他,在他死的时候,马上与他对视,文化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是我们道家人说眼睛是魂魄的媒介。我将一点念力集中在他的眼睛里,就能看见他魂魄所看见的东西。只不过,很快他的魂魄就没有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吃掉了。”

  “那你都看见什么了?”我好奇的问道,“总不会就这些乱七八糟的吧?”

  英俊拿起那张半成品的画,道:“我不懂速写,这些画的是五行。横代表金,竖代表木,左斜线代表水,右斜线代表火,圆圈代表土。”然后将纸折叠好放进包里,拍着我的肩膀道:“这个虽然没画完,但也总算是点线索。”

  吃过早饭后,我们躺在公园继续睡觉,因为英俊说只有晚上猫女才会出来,白天找也是瞎忙活。睡着后,我突然感觉周围有股强大的阴气,便惊醒过来,闭上眼睛感觉,但却察觉不到然后的阴灵气场的存在。只有头上的树叶唰唰响。

  英俊枕着挎包在打呼噜,我又躺下,假装睡觉,慢慢的,又能感觉到阴气的存在,但是却无法准确的捕捉住。那树叶一直唰唰的响,到傍晚时,公园里的人也多了,英俊也睡饱了,说先去心轮找线索。

  离开公园的时候,迎面一个青年抱怨道:“闷了一整天了,一点风都没有,要下大雨了。”他抱怨完后抬头看见我,鄙弃的眼神,不屑道:“年纪轻轻的,染个白头发,跟鬼一样!”

  h酷a:匠)网正|@版首~Z发

  我不介意他这么说,倒是在想他前面的话,一整天都没风,那为什么树叶会唰唰响?我转头看向那棵树,树枝一动不动。难道白天我产生的幻觉?也可能是正巧当时起了一小段时间的风吧。

  这边没有摩的,我们就到公交车站牌去等车,等了十来分钟,公交车没来,倒是来了一辆救护车,停在了公园的门口。我和英俊对视了一眼后,英俊道:“反正公交车还没来,要不过去看看?”

  我点了下头,进公园后,看见一群人围着,医生和护士推着推车过去,人群让开一条道后,看见了里面的情况,躺地上的居然是那个年轻人。医生蹲下去试了一下他的心跳,翻了一下眼睛,摇头道:“心跳停止了,瞳孔也扩散了,死了。”

  旁边的人叽叽喳喳道:“这小伙子刚刚还好好的在做引体向上,突然就伸直腿躺下了,就没气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英俊看了一下他的罗盘,立即皱紧了眉头:“又没有魂魄的存在,同一种死法。”

  “什么意思?”我问到,虽然心里已经有大概的猜想了。

  “就是说,噬魂的那个东西,就在附近。”英俊严肃道,“我有信心,那个就是猫女。一个小县城,不可能出现太多的厉害阴灵。”

  而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胡哥打过来的。我走到一边比较安静的地方接通电话,胡哥阴冷的声音道:“怎么这么久才听电话?找到猫女了没?”

  “没有,但是有一点线索了。”我回到。

  “很好,正面交锋后,你让英俊那个傻小子跟猫女对抗,你找机会跑掉。去繆县殡仪馆找一个叫衡叔的人,跟他借几具尸体,然后你赶尸捉猫女。”胡哥吩咐道,说完还不忘提醒:“记住,就算你赶尸到了现场,也要等英俊那小子没精力了再出手,这事不能输。”

  英俊突然跑过来,拽着我的手道:“在那边,追!”他指向马路一边的绿化树,只见树叶像是被一个透明的东西压着一样,往前推动。我也敷衍的回电话道:“好了,知道了。”然后挂掉电话。

  到岔口时,树叶没有像压着一样,倒是地上突然卷起一些碎纸屑,英俊跟着那一股风向在前面追,而我则跟着。跟的同时还不忘感觉了一会,没有阴灵的气场,但是能感觉到一股阴气,也是奇怪,怎么会这样。

  那股阴风知道我们再追它,越跑越偏,最后到了郊区,追了一段路后,在一个池塘边上,英俊突然停了下来,纳闷道:“没有了?”

  而我却察觉到,池塘里有一圈圈涟漪泛起,看那力度,应该不是鱼冒泡能找成的。我提示了一下英俊,他咬牙道:“躲这水里面了。”说完脱掉鞋子裤子,从包里拿出一条细细的红绳,一头绑在手腕上,一头交在我手里,嘱咐道:“不管怎样,绳子一定不能断,也不能没进水面。”然后就拿着铜剑跳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