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少年,但仔细一看,又有点像中年人,再盯一会,直接成老年人了。我用力摇了摇头,定眼再看,原来他的相貌一直在变化。怎么会这样,变化人向我走近,指着我大声道:“以为带个面具,就能扮钟馗了?”

  戴面具?我摸着脸,果然在腮帮子那里摸到一点褶皱,用力一撕,还真撕了个人皮面具下来。一看这不正是英俊给我花的钟馗像吗?怎么到我脸上了,再看四周的环境,我似乎明白了,现在是一个幻象世界,或者说我的意识体在八卦阵中缩小成迷你体了。

  变化人突然哈哈一笑:“你来的正好,我还不知道怎么继续呢?”

  什么意思?说时迟那时快,我脑袋突然一片空白,恢复过来后,变化人已经不见了。而那些八卦阵的墙也在崩塌中。

  “怎么样?是不是搞定了!”英俊拽了我一把,我晃了下脑袋,看向四周,跟入阵时的场面一样。我欲言又止,捋了一会头绪道:“那些恶鬼被我吓回一个通道了,应该是回恶鬼村了。但是……”

  “但是什么?”英俊紧张到。

  我看向他,反问道:“你在外面比较清楚,鬼煞是不是已经死了?”

  英俊重重的点了下头:“虽然阵法被攻破了,但是并没有察觉到有任何阴灵冲出来。”

  我想了想,那那个变化人,应该是在八卦阵崩塌的同时,也被消灭了吧。便喜从心来,和英俊击掌欢呼,终于搞定这么麻烦了。但是我用力太大,英俊又虚弱,与我对击后连连往后跄,差点就甩下天台了。

  下楼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后面还有点阴气,但是闭眼感觉了一下,又感觉不到,便也没跟英俊提,免得他精神崩溃。在地摊上买了两套衣服和鞋子,然后找个旅馆休息,养足精力再去找猫女。

  第二天早上蒙蒙亮的时候,外面的警笛声把我们吵醒了。开门后听其他主客说,三零三房间出人命了,现在被拉了警戒线。职业本能,英俊让我赶紧穿上衣服上楼看看,他从包里拿了个迷你小罗盘就拉着我上去了,到了三楼,出事的房间门口已经站了两个片警,拦着不让人进去,英俊站在人群外面,盯着小罗盘看了一会,轻声道:“不是一般死亡。”

  “什么意思?”我反问道,他提防的瞅了一眼旁边的人,轻声道:“一般人死了,就会有中阴身,短时间内魂魄是不会离开自己的尸体,游离在四周,也是一种阴体,所以罗盘能够感应到中阴身的存在。但是现在你看,根本检测不到!”

  我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会,也确实没有然后阴灵的存在。

  英俊拍了我一下,便往人群里挤,到门口,我们越过警戒线,看见床上的尸体。好像是睡死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焦虑害怕的年轻人,他不停的解释着刚才醒来撒尿的时候,摸着还是热的,但是却没有呼吸了。那里面的法医也对警察道:“可能是猝死吧,现在的人都处于亚健康状态,稍不注意,就容猝死,太多了。”

  然后法医要出来,警察哄散我们,我跟英俊回房后,英俊推断道:“你知不知道,猝死的人,因为毫无征兆的突然死亡,所以他七天之内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死了,而现在还没完全天亮,所以那个人的魂也不可能离开!”

  我没说话,看着英俊自己捋头绪,好一会后突然醒悟道:“只有一种可能,他的魂被人为的抽走了,可是炼鬼的话,也不会用到成年人啊!”

  “要不去看看监控?”我提示到,英俊点头道:“不止要看监控,还得看看他登记的身份证号码,如果他八字特别的话,也有可能是被人为收走的。”

  我们便赶紧下楼,这时候警察已经在例行公事的让老板调取监控,可是老板把视频往后退的时候,一个小时前的监控是一片空白。英俊又撇着旁边已经翻开的登记册,找到三零三房间的登记身份证,他看了一会后,冲我轻轻摇了摇头。

  “还是去睡个回笼觉吧,反正有警察叔叔。”我轻声对英俊道,他没有变态,但是跟着我往楼上走,下楼时正好遇见死者同床的那个人,英俊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拉着他的手腕,那人本来就受了很大的刺激,被英俊这么一拉,吓得差点滚下楼梯了。

  ~更;新l最快上酷"匠:a网L

  英俊不等他开口,抢先道:“你印堂发黑,活不过三个小时,想活命就来二零五房间。”然后盯着那人看了一会,松开他,回房了。

  进房后,我马上责怪英俊道:“好端端的,干嘛吓人家啊?”

  英俊摇头道:“他确实印堂发黑,难道你没发现,他双目无神,呼吸浮轻,眉宇间有股黑气吗?还有,我刚才抓他的时候,实际是在摸他的脉搏,已经很弱了。”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看到那么多,英俊喝了口水,看着时间,等了十几分钟后,有人敲门了。英俊过去把门打开,是刚才那个人,他问英俊道:“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还有,我身上没钱给你。”

  “不会要你的钱。”英俊干脆的回到,然后问他现在的身体感觉,一通问之后,英俊随便搪塞了几句,竟然什么重要的事都没说,就让他走了。

  那人也是懵了,走时嘀咕道:“神经病吧。”他走后,我好奇的问英俊,本以为他是要打听关于死者的线索,却想不到只是问了些不痛不痒的问题。

  英俊收拾着东西,道:“跟上那人,他马上就要死了。”我赶紧问怎么回事,英俊却说没时间解释,这事可能对我们找猫女有帮助。

  那人现在还不能走,估计等到警察局去走些程序,但是现在可能是肚子饿了想去买早点,或者是想在周围走走散心。我跟英俊在后面跟着,在一个拐角处,那人突然倒下了,英俊把包一丢,道:“拿着!”然后跑向那人,不触碰他的身体,而是与那人相对着侧身躺在地上,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人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