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这么一弄,那大妈更来劲了,摸着钱包,数了一千赛到我手中:“大师,你帮帮忙吧,这点钱就当香火钱吧。”

  或许是良心尚存,或许是初次行骗不够心狠,我还了大妈五百,说我们两个人,一人一个二百五就够了。然后提示她把一些金饰收起来,不要带,如果实在有富没地方炫的话,就买点玉石什么的,那东西对身体就好处。之后英俊又补充了一些,大妈估计是高兴过头了,都忘了要接人,转身上了一辆私家车开走了。

  英俊数着钱,瞅了我一眼:“看你的样子好熟练啊,以前是不是干这行的啊?”

  我笑笑没说话,而这时那个班车也进站了,我们两人马上进入了状态,在车门等着。可是等人都下完了,也没见到那个男人和小女孩下车,便连忙问司机那两人去哪了。

  司机揉了揉鼻子说:“喔,路上接了几个人,有点超载了,然后在站外的公交站会下一批,都这样的。”

  “次奥!”我们撒腿就往站外跑,公交站台下确实站着一批人,那个男人和小女孩也在。过马路的时候,英俊大声提醒道:“等会不要墨迹,抢了就跑,大白天的他翻不出什么浪来!”

  我嗯了一下,也确实解释不清楚,何况那男人之前还对我们有误会。

  Os酷U匠☆j网‘正版首s发☆%

  过了马路后,英俊指了下靠里的行人道:“你从里面绕过去,我在这边掩护你!”

  “OK!”我跳过花坛,到了行人道,从公交站台后面绕过去,而这时英俊突然大喝一声:“嘿~大河向东流啊……”

  等车的人都看向英俊,我绕到小女孩后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风还是太激动了,一把抱住小女孩就跑。等我已经跑出十几米,小女孩才大声尖叫起来,他爸爸也注意到了,追了过来。英俊也跟上支援,在男人身后大声喊道:“大哥你掉钱了!”

  男人本能的回了下头,英俊趁他没停稳,一脚把他勾翻,同时大声喊着:“对不起啊!”然后冲我大声道:“放下!”

  男人刚爬起来,英俊又退回去,一边喊着对不起,一边把他踹翻。而我也清醒过来,放下小女孩,把洋娃娃抢过来,夺路而逃。英俊再一次大声的喊:“真的很对不起啊!一脚踹在男人的面门上。”然后跟上我。跑了一段路后回头看,男人抱着自己的女儿,并没有追我们,或许在想我们是不是有病,两个大小伙子,抢一个洋娃娃。

  跑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确定没有人追来了。我们两个靠着危墙瘫坐在地上,英俊大口的喘着气,“你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差?那么慌干嘛?把人家小孩也抱来了!”

  “是啊,胡哥给我测试后也说我心理素质差。”我按着噗噗跳的胸口,突然笑了起来:“好有犯罪感啊!”

  “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又骗大妈,又抢小孩,你死了下地狱下定了!”英俊把洋娃娃夺了过去,啪啪一左一右抽了两个耳光,对洋娃娃道:“跑啊!你还跑啊!”

  我调整呼吸,感觉了一下,洋娃娃里面却有有一股很浓重的黑气。就是那个跑掉的鬼煞,不过现在大白天的,他也只能认栽了。

  “现在怎么办啊?”我问英俊道,他轻轻的摸着洋娃娃的脸,笑道:“还能怎么办,既然他喜欢躲在这里面,那就封起来,诛灭掉!”说完打开挎包,拿出几根银针跟符,用符把针包好,然后烧着,之后用通红的针扎在洋娃娃的眼睛和耳朵嘴巴上,以及背后一字扎下去,最后在手脚上也扎下银针。

  虽然我还在怀疑洋娃娃有没有穴位,但是见英俊弄的那么认真,也不敢问他,只是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那团黑气的形状确实改变了,与洋娃娃的形状一样,被固定了。

  扎好针后,英俊看了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十二点整,赶紧找个阳气重的地方,烧了他!”

  我四处瞅了瞅,指着最近的一栋邮政大楼道:“那顶上应该阳气重吧,旁边没有比它高的楼,一天到晚都能照到太阳。”

  “学的果然快!”英俊艰难的爬起来,拉了我一把后,我们往那邮政大楼走,出了危墙,视线开阔了很多,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公交站台,旁边停了一辆警车,一群人围着。我次奥,居然报警了,英俊也有些不淡定了,指着公交站台过去的路口监视器,道:“看见没,那有监控!估计我们晚上就要上新闻了,老子被你坑死了!”

  我弱弱的猜测道:“那会不会拍到我们的脸,把我们列成人贩子通缉啊?”

  英俊突然一脚踹过来,有些夸张的大声道:“我很胆小的!你还吓我!”

  来到邮政大楼下,我们像特工一样勾着头,走楼梯到顶楼,英俊先把洋娃娃放在中间,然后从他万能的挎包里取出一面铜镜后,犹豫了一会道:“镜子不够,你去洗手间把镜子砸了,弄七块碎片来!”

  “不是吧,又去破坏公物?”我疑惑道,英俊慢慢的捏紧了拳头,突然放松后冲我阴阳怪气的笑道:“我们已经是通缉犯了,砸块镜子算什么?不破坏下公物,怎么对得起犯罪分子这么称号呢?”

  好吧,我溜到下一层,那里是工作人员的宿舍,公用厕所里没人,不过我怕砸镜子声音太大会惊到别人,所以直接卸了一个大大的方形镜子,搬到天台。

  英俊把镜子砸随后了,找了七块差不多的碎片,照着罗盘踩位,连同他自己的铜镜,一共八块镜子,按八个方位摆好,用小石头垫着,使得光全照在洋娃娃身上。再取出一沓黄符,冲我道:“看清楚了,哥要露一手了!”

  他一边撒黄符一边跳了起来,有点像破地狱的阵势。跳完后,他在旁边喘气道:“是不是像破地狱?其实破地狱最重要的就是跳舞,那是引领亡魂避开恶畜道,避开恶鬼村。不过我刚才是相反的,给他开了恶鬼村的门,万一烧不死他,恶鬼村也有他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没追书,记得要一键登录下,点下右上方的追书,这本书是免费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