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边追边大喊着停车,但是似乎所有的大巴司机都不看倒后镜,我们追到精疲力尽也没有停下来,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他走了。英俊抓狂的挠着头,躺了半个多小时,英俊突然弹了起来,问我身上还有多少钱。

  我把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一伸手:“就二百五了。”

  “就带这点钱你也敢出门?”英俊满是惊讶和不屑,然后把钱全部抓了过去,我见他那么缺钱,便问他有多少,他哼哼两下道:“我有两个二百五!”然后站了起来,朝一辆过来的摩托车挥手。

  我问他想干嘛,他瞪大眼睛道:“打车追啊,不然等他们下车就找不到了!”

  那摩托车本是要到下一个集镇的,见我们要去追车,并且看样子很急,便漫天要价,说现在路上肯定是追不到了,只能追到繆县去,可是离着四百多里路呢,又是起起伏伏的山路,怎么得也要三百。

  英俊也不还价,招呼我坐到后面去,摩托车发动了,一路青山一路水。不知道是不是摩托车师傅故意的,骑得有点慢,我催促他快一点。他反而笑道,说这是走近路抄过去,不用太快。我便说追不到不给钱,这样他应该不会故意慢吧!

  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到了繆县的车站,那班车还没有过来,到门卫室看了一下时间表,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样子。摩托车师傅露出黄牙,嘿嘿笑着让我们给钱,但英俊却没有要付钱的样子,而是也跟着嘿嘿笑。

  他们两个相视嘿嘿笑了一会后,师傅有点不干了,声音放大道:“你不会是没钱给吧,那样我就报警了!”

  “你这是非法载客,报警的话就扣你摩托车了!”英俊淡定的回到。那师傅脸抽了一下,有些讨好般道:“你们两个小伙子,不能坑我一个老实农民吧!”

  我也觉得不能坑,虽然他在价钱上坑了我们,但是毕竟把事给办成了。于是就让英俊拿钱,英俊挽着师傅的脖子,走到一边,道:“大哥,晚上是不是尿特多?”

  那师傅愣了一下,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办那事也力不从心是不是?”英俊继续补充到,师傅连连点头,英俊又按了一下师傅的腰:“是不是有点麻?”

  “对啊!”师傅有些激动了,问道:“你是郎中?看样子不像啊,这么年轻!”

  “你别管我是做什么的,我指点你几招,包你好,抵了我们的车前,怎么样?”英俊开始他的小算盘了,我也饶有兴趣的在旁边听,也学学。

  师傅犹豫了,英俊马上道:“师傅你应该是信菩萨的人,可是呢,你家里的香,却没有一根是黑色的,是不是?还有,你内裤也是红色的!”

  师傅眼睛瞪大了,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完全信任英俊了。马上道:“你还会算啊?好像真有点本事!”

  “我指点你,抵了这车费,行不行?”英俊再次提议道,师傅想了一下,道:“行!”

  英俊这才道:“你呢,不要穿红色的衣服了,换黑色的或者灰色的,然后呢,买一些灰色的香点,每天早晚各三根,一点要心诚,包你一个星期就能提枪上阵!”

  “当真?”师傅紧张到,英俊呵呵一笑,“我不会砸了这家招牌的!”

  师傅蛮相信英俊的话,骑车离开了,我连忙问英俊怎么回事。他给我解释道:“跟着爷爷走八方算命,第一要学的就是看相,那师傅头发稀疏,眉毛也很乱。黄帝内经有云,肾主骨生髓,其华在毛发。说明那师傅的肾不好,并且还很乱,而肾主水,所以外在环境下,还被火烧,使得水更缺。而红色属火,明白了吧?”

  “可是你怎么算出他穿红内裤的?”我紧张问道。

  英俊哈哈一笑:“在路上的时候瞥见的!”

  “那他家没有黑色的香呢?”我又追问道,英俊翻着眼睛:“你家有黑色的香啊?”

  我明白了,这家伙坑人呢!便不屑道:“那你不坑他吗,人家老实巴交的,造孽啊!”

  英俊摆了摆手,“这种东西,就是一半观察一半猜的,我也没蒙他,他烧灰色的香,能把周围的水引到身上去,补他所缺,十天半个月的,肾就好了。”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我细细琢磨消化,英俊在旁边抽着烟等班车来。正好一个穿金戴银的大妈在我面前晃悠,似乎是来接人的,那大妈面色泛黄,眼神无力,看来是肝不好,而他却还戴着那么多金饰,肝属木,金克木,这样只会加重她的肝病。

  “喂,我们是不是经济紧张了?”我推了一下英俊,他嗯了一下,问道:“怎么,你有办法赚钱?”

  “马上赚一笔给你看看!”我打算现学现卖露一手,便走到那大妈跟前,咳了咳:“嘿嘿,走远点!”

  大妈马上开骂道:“轰谁呢?”

  我也不急,从包里取出一张黄符,夹在手中,集中精神,啪的一下,黄符烧着了,然后就那样在大妈身上转了一圈。大妈也看傻了,不再大声的凶我,而是有些害怕的问我在干嘛。

  酷。e匠网y首jU发|$

  “造孽啊,好好的鬼道不走,非得趴在人身上!害的人月经不调,食欲不振,脸色暗淡,再这样下去,非得吸光人的精气不可啊!”我低头叹气,然后走向英俊,大妈一听不对头,马上跟了过来,拉着我,紧张的有些哆嗦道:“小兄弟,你刚才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月经不调,没有食欲啊?还有,我身上是不是跟了鬼了?”

  我微微一点头,指着自己的赤脚:“这位女施主,我们兄弟两人是赤脚道人,奉师父命下山济世,也锻炼自己。”

  “哦哦哦,道哥好。”大妈有些语无伦次了,“那什么,刚刚怎么回事啊?”

  “哎,不怕告诉你,有个小鬼趴在你身上,估计有好一段时间了!”我叹气道,眼睛却盯着她脖子上的金项链,如果从旁观的角度来看,像足了个骗子。不过单从这件事的角度看,我们也确实一半在骗,先用假的小鬼来装饰真的肝亏。

  英俊此时配合的咳了一下:“师弟,莫要道破天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没追书的,千万记得要一键登录,然后点一下右上角的追书,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