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提昨晚的事,不然我会打你的,真打的。”我心塞无比的回到,英俊点头道:“你也是,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否则一定打你。”

  走进院子里,英俊大喊了一声:“有人没?”

  里面没人回应,英俊把手伸进了挎包里面,轻声道:“见机行事,大白天的,估计跑不了。”

  我嗯了一下,来到大门门口,望进去,厅堂摆着一张八仙桌。这时一个男人背着个行李包,牵着一个小女孩出来,小女孩手里抱着一个娃娃,看见我们有些惊讶,问我们来这干什么的。

  “喔,我刚刚问了下里面有没有人,见没人回应,就自己过来了。”我赶紧回到,男人嗯了一下,看着我们,问:“那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啊?看你们样子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我看向英俊,让他接着编,他额了一下道:“哦,我们路过这,渴了,想讨口水喝!”

  男人嗯了一会,紧紧牵着小女孩,让我们等一会,他进去给我们倒水。可是他们走进厨房后,却没有出来,直到五六分钟后,从院子大门冲进来四五个男人,手里拿着棍子和一些农耕的工具,喊着:“打人贩子了!”

  擦!英俊撒腿就往旁边跑,一下从院子墙上翻了出去。我动作没他犀利,翻过去时被人抓住了一只脚,不过幸好我很久没换衣服,牛仔裤上都上釉了,滑手,所以牺牲一只鞋后翻了出去。

  ,酷3匠D:网.^唯6一正$t版!,其☆、他都是x盗…b版s

  翻出去后马不停蹄的见路就跑,在一个拐角的地方躲进了牛棚里,好在那条牛似乎挺温顺的,见生人进来,也没怎么躁动。只是积攒的很厚的牛屎臭味差点没把我给熏晕。听着众人的脚步声从牛棚前路过,英俊捏着鼻子问道:“他们怎么就认定我们是人贩子了?”

  我想了一下,回道:“你编的太假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进门讨水喝,小店有的是饮料。”

  “你就一定知道是我的原因?说不定是你呢,留一头白发,说不定人家把你当成杀马特呢,一看就不是好人。”英俊回击道。

  而这时,脚步声又回来,我们赶紧闭嘴不吭声,那大黄牛轻轻哼了一声吼,把屁股朝向英俊,英俊翻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牛屁股。我轻声叮嘱道:“不要乱动,把牛惊到了就完蛋了!”

  话音刚落,噗的一声,黄牛屁股上喷出了一堆棕黑色的粘液。脚步声也离开了,英俊把外套脱了下来,丢在地上,指着黄牛道:“我记得你了,回头一定把你烤了,吃全牛宴!”那牛也似挑衅般不屑的哼了下气。

  我们翻出牛栏,脚下都是牛屎,把鞋子袜子全脱了,赤脚走在地上,英俊跺了跺脚,抱怨道:“这村里百分百有小孩被偷了,不然民风这么淳朴的地方,警惕性不会这么高。”

  赤着脚,我才想起昨晚他让我穿反鞋,一直忘了问他为什么这样,便借着这个机会问了下。英俊哼着鼻子,“常识,昨晚那会只有嘴巴的木钉松了,所以七窍只出了一窍,能力很低。穿反鞋了,他舔着气味,会以为是两个半边人,从而迷惑他。”说话间英俊从旁边的垃圾堆里捡了个破草帽丢给我,“戴上吧,你那一头白发回头率太高了。”

  我拉了拉帽檐,没法遮住眼睛,便随口道:“能不能给我整个斗笠,那个戴起来帅!”

  “还想着拉风——”英俊就要抬脚踹我,脚到一半时,马上停了下来,拉着我蹲下,因为前面的一个巷子口,刚才那户主和那小女孩上了一辆摩托车,并跟旁边的人打招呼道:“是啊,去繆县,我走了,晚了就要等下午的车了。”

  “他们走了,我们赶紧溜他家里去!”英俊拍着我的手臂道,而我转头回应的他的一瞬间,忽然感觉那小女孩手中的娃娃眼睛转了一下,诡异的冲我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光线产生的幻觉。

  我们勾着头,好在现在还早,刚才那些追我们的人似乎也都回家吃早饭了,偶尔几个在路上的,也因为没看清我们的脸,所以不敢确认。到了刚才那户人家里,溜进屋里,英俊盯着罗盘,皱着眉头道:“怎么没有啊?难道我们搞错了?”

  我瞅了一眼罗盘,指针似乎没怎么动,便问道:“你这玩意儿是不是坏了,不行我感觉一下吧!”然后感觉了一会,屋里确实没有什么奇特的气场。

  “会不会是你丫看走眼了?”我问英俊道,英俊瞪着我,把罗盘收了起来,“不可能的,百分百就这家。”过了一会后放弃了,英俊摇头道:“算了,恶鬼自有恶人磨,我们还是去弄那个猫女吧,不然晚了都得遭殃。”

  “那这事就算了?”我有些不敢相信,也太没责任感了吧!

  “不然怎样,能力有限!”英俊也有些打不起精神,我们便出了村子,去集镇赶车,到了车站,回想了一下,猫女的出事的那个村,是繆县,可是路边的一个大爷告诉我们,繆县的车子刚走,如果我们赶得话,可以从小路追一下,应该能追上。

  留着也是浪费时间,便按照大爷的指示,跑小路,绕到大路后,看前面的路,没有班车的影子,应该还没有绕出小镇,我忽然问道:“对了,那对父女好像也是去繆县吧!我们上车会不会挨他打啊?”

  英俊有些怂了,底气不足道:“应该不会吧!”而这时去繆县的班车过来了,但我们却都不敢招手拦车,只能对班车行目礼,在车子从我们跟前过时,看见了小女孩,她在最后排靠窗坐着,手里的洋娃娃紧贴着窗对着我们。

  “那娃娃有问题!”英俊突然喊道,我也注意到了,刚才那洋娃娃确实又冲我们笑了一下,这次靠的近,确定不是光线错觉。

  车子一晃而过,我们两个在后面追着,小女孩把洋娃娃抱在了怀里,洋娃娃的头又朝着后档玻璃,冲我们在笑,似乎在讥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