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遗像的碎片本身是纸质的,比较轻,现在就像柳絮一样,亦或是像duang的一下加了慢镜头特效一样,在房间里飘。我斜眼看了一下左侧,是一个鼻子的碎片,前方是一个眼睛,记得被小木棍钉出一个黑洞的,现在好像复原了。

  英俊手握着桃木弩,轻轻的转动着头和眼睛,突然他后方的一块耳朵的碎片改变了原有的自由落下的轨迹,猛地朝他贴过去,我大喊一声小心,不过英俊似乎已经注意到了,猛地一转手,扣动扳机,桃木射中那块碎片,并且穿了过去,而那块碎片也突然烧着成灰烬了。

  “小心了,每一块碎片里面都有可能藏着那孽畜!”英俊提醒我到。

  “嗯,没事,我浑身贴满了符!”我赶紧回到,“你自己注意就行,不用管我。”

  “那是用来镇鬼的,你却来镇自己,不过也行。”英俊不带任何情绪的回到,眼睛却很犀利的打量着四周。

  又一张碎片朝英俊袭取,他来不及出手,只能一个横翻半跪在床上,然后射出桃木。看不出这小子身上那么好,刚刚那一个横翻帅呆了,有空我也要学学。

  就这样,时不时的一张碎片袭击英俊,但是貌似都不咋滴。耗了半个多小时后,英俊突然喊道:“不好!”

  “怎么了?”我惊讶道。

  “下水道!”英俊说着就往洗手间冲,而这时所有的碎片都向英俊袭去,他也不怎么理会,扬手一挥,一些碎片随着气流而落下,一些贴在了英俊的身上,还有两张在脖子上,撕掉后,脖子上露出相应的红色印记。

  英俊跑到蹲式马桶边上,马上趴了下去,掏出一张符后,嘴里念念有词,听不大懂,但是最后一句急急如律令挺清楚了,然后将符甩进下水口。转身冲我道:“赶紧追,还没跑远!”

  “喔!”临出门的时候,我忽然想到或许不会再回这里了,就顺手把装行李的背包带上,折腾之下,身上的符也都掉了。跑出旅馆时,瘦巴巴的老板躺在那里睡觉,不知道他明天去收拾房间时见到一地的符会不会吓哭。

  最(。新`)章g节上酷a:匠网H

  我们绕到了旅馆后面,英俊盯着墙上的下水管,一边道:“刚刚那些碎片,只是被镜子吸进去的碎魂而已,被封印的孽畜已经从下水道跑了!”

  说话间,他的视线已经落在了地上,正好是个下水道的盖子,他对我道:“你快感觉一下,那孽畜往那边跑了!”

  差点忘了我的念力很强,于是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中,有很多不同的气场在游动,但似乎都不是我们要找的。终于,在能感觉的范围尽头,有一团黑色的气体在快速移动。

  “左边!”我指向左边,英俊嗯了一下,拔腿就追,我跟在后面。跑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片垃圾池,英俊让我再感觉一下。因为不久前就酝酿过,所以这次一闭眼就能感觉到不同的气场,垃圾池果然是污秽之地,有很多阴灵在动,其中还有几个很小的,似乎是被打掉的胎儿,也在蠢蠢欲动。

  “垃圾池对面!”我睁开眼大声道。

  “好的!”英俊跑上一堆垃圾,看样子是要淌过去啊,臭死了。不过他却没有快速下步,而是掏出一张紫色的符,有点神秘的冲我道:“听说过万应符不?”

  “不懂!”我摇头道。

  “看哥给你露一手!”英俊中指食指夹着紫符,竖在鼻前,先念了一段咒语,而后道:“以水为冰,以冰为路,急急如律令。”

  这是要踩着水面过去吗?太牛了,英俊颇为自信的往下一跳,砰的一声,溅起一滩乌黑的脏水,不过幸好只在他口袋里。

  “靠,不灵!”英俊咒骂了一句后,灰溜溜的爬上岸,跟着我绕着垃圾池跑。

  垃圾池对面是村庄,我们停在了村子门口,这次不用等他开口,我就先感觉了一下那孽畜在哪。可是却出状况了,闭上眼后,一片混沌,虽然能感觉到各种不同的气场,还有那个孽畜也在这里,但是却无法感觉到具体的位置。

  “很乱!没法确定位置!”我睁开眼对英俊道。

  我点了下头:“没事,那就找,不信找不出来。”

  我们慢慢在村里的硬泥路上走着,英俊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可是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那孽畜在哪。

  到村口后,看了下时间,马上就要天亮了。

  我在想要不要给胡哥打个电话,叫他过来支援,他现在应该还没有到家。但是怕那样会伤了英俊的面子,因为他似乎很有自信搞定那个孽畜,于是就悄悄给胡哥发了个信息。

  胡哥很快回复了:“嗯,你们在旅馆的事,我在对面偷看到了,不过你们两个那么年少轻狂,连鬼煞也敢搞,那就自己尝下轻狂的代价吧!”

  我赶紧回复:“别啊,胡哥,现在已经差不多快玩脱了,会搞出人命的!”

  “自己的屁股自己擦!睡了,别烦我!”胡哥回到。

  看样子是不能指望他了,我把手机放回口袋,英俊也突然转过身,眼神似乎燃着一些希望,“我知道在哪了!”

  然后带着我到村中间的一块晒稻场,那里周围没什么房子,只有一间土地庙。我们绕到了土地庙后面,英俊把墨斗拿出来,让我拿着线头,拉开一段距离后,做着手势,然后我们快速朝土地庙跑去,围着转了一圈后,英俊把墨斗盒丢向我,我再转半圈,丢给他,就这样,没几下就把墨线全拉出来了,土地庙也被围了好几圈。

  “看看是不是在里面!”英俊冲我到。

  我感觉了一会,点头道:“有团气,似乎挺厉害的!”

  “那就是了!”英俊站到土地庙门口,连续摔出三张镇煞符,然后一个侧空翻,翻过墨线,到了土地庙里面,左手揪着那土地的胡子,右手夹着一张红色的符,大声道:“孽畜,受死吧!”将红符贴了过去,然后又将铜钱剑刺向土地像的天灵盖,再赶紧退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