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窗户边上看着他,怕他摔着了,而这时,门突然砰砰响了起来。

  打开门,是英俊,他喘着气,看着我,摸了摸后终于放心了:“我本来是想晚上在门口守着,怕你应付不过来就冲进来帮忙,谁知道睡过头了,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没事啊!”我耸肩笑道,郭英俊看了看房间,注意到地上的符灰,满意的点了下头:“看来你小子还不错,第一次就告捷。”

  “那是,胡哥的本事那么大,我学了不少,何况你路上也教了我不少。”我怕胡哥会在窗户外面偷听,所以就夸了他一番,自然也不能怠慢了英俊。

  英俊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行了,去我房间吧,给你看几件宝贝,到时候或许你也用得着。”

  我嗯了一声后,收拾了下衣服就去英俊房间,他把床头柜的包拿到床上,打开后拿出一个墨斗,对我道:“古时木匠用墨斗弹线确定不会砍歪,所以墨斗弹过之后,就是斧头砍,这种意识已经灌进华夏子孙的潜意识里了,就算成了鬼,也会怕被弹。不过呢,这东西只对中国鬼管用,外国鬼不起作用,他们没这意识。”

  英俊打开墨斗前面的一个小活板,然后指着一个按钮:“因为很多时候没办法拉着墨线弹,所以这个我加工过,把弹子枪里的弹簧设备嵌进过来了,只要一按这个,前面的小铁钉就会弹出去,带动墨线。”

  说完还示范了一下,按下小按钮,铁定一下弹了出去,正好撞到洗手间的镜子上,镜子裂了,铁钉滑落在洗手盆里,嵌在了出水口上,墨线横拉在空中。

  “看见没,就这么厉害!”英俊得意到,我看着镜子,道:“你砸破别人的镜子了!”

  “没事,就几块钱而已。”英俊不以为然,让我去把铁钉收回来,他给我示范别的装备。我走到洗手盆前,上面已经布满了黑色的釉,应该很久没用过了。一般人住这种小旅店,为了卫生,也不会和这些公用设备有肢体接触,都是直接淋浴。我把铁钉拔了出来,上面似乎有点粘液,正想仔细瞧瞧时,英俊催我快点。

  他一边卷着墨线,一边给我讲解下一个装备。那是一个类似弩的东西,不过是迷你型的。

  “桃木五行之精,克邪必备。”英俊卷好墨斗后,放在一边,拿起一些小木棍,木棍的头都被削尖了,“这是桃木剪,我自己研发的,比桃木剑好使,能够远距离射杀!”

  说着英俊就把桃木剪放在弩的卡槽上,拉上弹簧,扣动扳机,桃木箭射了出去,力度挺大的,只可惜又射在了那镜子上,镜子又被射出一个裂纹。

  “去把桃木箭拿回来吧,没必要的话不能浪费,多次循环利用。”英俊又拍着我的肩膀,让我去拿桃木箭。

  我取桃木箭的时候,看了一眼镜子,发现两个集中的点都裂出了裂纹,但是那形状却有种说不来的感觉,似乎不像是平时镜子破裂时的不规范形状。

  把桃木剪交给了英俊,英俊把弩放回去,又取出一个只有半截的铜剑,道:“这里也加了弹簧装置,一按,就会把剑头弹出来,刺杀敌人。”

  我点着头,镜子那里却传来了奇怪的撕裂声,可是看英俊却一点都没在意。不知道他是太投入了,还是感觉那很正常。

  “最后给你看样宝贝,我从电影里得到启发,精心研制的!”郭英俊说着拿出两个小包,打开一看,都是粉。他马上解释道:“左边的是桃木碎渣磨成的粉,要逃生的时候,撒上一包桃木粉,到时候空气中,还有身上都沾满了,那些阴灵暂时不敢靠近我们,我们就可以赶紧跑了。”

  我点头,好像挺有道理的。

  “右边的这个呢,嘿嘿,是白土晒了七七四十九天后捏成的粉。正所谓,土乃五行之本,金木水火皆出自五行,所以如果对方是靠特殊感觉来判断我们位置时,这个可以帮我们‘隐身’!”郭英俊颇为得意到,而这时,卫生间又传来了奇怪的撕裂声,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喘气声。

  但是我更好奇英俊说的隐身,是怎么做得到的,便问:“弄这个就能隐身了?那么高科技?”

  “哎,隐身的意义多了呢,像隐身战机,也只是避开雷达的检测而已。我们这个隐身,就能躲开阴灵的搜寻,把它涂在身上,然后趴在地上,我们的气息就和大地融为一体了,阴灵就找不到我们的位置了。”英俊说道,“不过我就弄了这么一点,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用。”

  “喔,还有别的装备吗?”我好奇道。

  “有,当然有了!”英俊拿出一个罗盘,让我把灯关了,罗盘的线和刻度都泛着莹绿色的光,他解释道:“加了荧光粉的,适合没有光线的情况下用,不过现在你也看不懂,明天在车上我再教你怎么用。”

  我嗯了一下,洗手间突然传来很大的一声“啪啦”,随后是镜子碎片落在洗手台上的声音。

  英俊赶紧开灯,我们看向镜子那里,懵了,镜子完全碎了落下来后,居然是一张遗像在镜子的后面,现在全露了出来。

  比较蹊跷的是,在遗像的脸上,盯着六个小木棍,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那里有个洞印,但是没有小木棍,视线往下移,有个小木棍落在下面,应该是钉在嘴里那个位置的。

  “有名堂!”英俊有些激动了,捋起袖子就跑过去。

  我也慢慢的跟着靠近,英俊在遗像上轻轻摸着,然后拿起掉下的那个小木棍,捏了捏后道:“胡杨木。”

  “看起来很邪门啊,我们不清楚情况不要乱动吧!”我提醒道,因为那遗像的人虽然看起来比较温和,是个老太太,但是那诡异的笑容,还有气孔都有钉子,貌似不是容易对付的。

  "{酷;匠f网Y、唯&√一%正{'版),F其G◎他6都@◎是(i盗2i版O

  我怕会突然出现状况,就转身去拿英俊的包,包刚捏在手里,英俊就大喊道:“左鞋右穿,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