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旅馆,不知道是纵欲过度还是营养不良的老板无力的摊在椅子上,问我们是不是住宿。英俊点了下头,然后说先上楼看看,老板以为他是想看看环境脏不脏,不屑的哼了一下。

  上了二楼后,长长的走廊,不知道是因为线路老化还是其他原因,灯忽明忽暗的。英俊指着最后一间没有亮灯的房间,道:“就那间了,好东西。”

  然后我们下楼,英俊要了两间房,他住楼梯口的,而我则住最里面的那间。虽然有点排斥,但是相比较猫女,这个应该不成大问题,提前练练手也没什么,何况英俊应该会在我求救的时候及时出现。

  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门前,转头看了一下英俊,他在自己房前冲我摆了下手,便进房了。我也掏出钥匙,推门而入。瞬间感觉温度比走廊低了很多,开了灯,灯有些昏暗,但是并没有坏。简单冲了个凉之后,便躺在了床上,给手机充电,看着电视。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看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视,有些累了,关掉电视和灯,侧着身睡,一闭上眼,就似乎感觉到有个女人睡在我旁边,也侧身睡着,与我相对。我睁开眼却什么都没看见。

  如果换着以前的话,或许早就跑到英俊那里去了,但是经历过夜半开坟背尸,现在也不怎么怕。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合上眼继续睡,依旧能感觉到那个女人的存在。

  半睡半醒间,感觉有个女人在耳边碎碎念,像是在抱怨,也像是一个怨妇在述说自己的苦难。虽然听不清她在讲什么,但是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情绪,然后慢慢感染自己的情绪。

  慢慢的,我被女人的情绪彻底感染了,想起自己的伤心事,并且放大,一种万念俱灰的情绪蔓延全身,最后轻声抽泣起来。

  “我们一起做个伴吧!”女人这句话我听得很清楚,也许是感情共鸣了,我哽咽着点了下头,从我头上,一根绳子慢慢的掉下来,绳套停在了我的跟前。我轻轻坐了起来,将绳套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绳子慢慢往上拉,紧急关头下,绳子突然断了,我又跌了下来,清醒过来,睁开眼后,并没有什么绳套,似乎只是做了个梦,可是枕边却有我的泪迹。

  我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有个不一样的气场站在床边,应该就是那个女人吧。估计是刚才是想害死我,如果绳子一直往上吊的话,我应该会在睡梦中死掉。可是幻觉中的绳子为什么会突然断呢,我想不通,倒是点了根烟,轻声道:“哎,其实我是个阴阳师父,本来是想对付你的,但是却突然感觉你很可怜,走吧。”这么说,一来是虚张声势,二来嘛,其实我也不懂怎么收拾她。

  那女人似乎没有离开,还立在那里。我抠了抠鼻子,算了,躺下再睡吧。而这时,一张黄符突然从窗户外面飞了进来,稳稳的悬停在床边,一会后,黄符自燃了,再闭上眼感觉,那女人已经没有了。

  ,{酷W*匠网永2久免Q.费3看小V说u√

  不对,女人的气场没了,却多了一股杀气在房间里,并且扑面而来,我赶紧睁开眼,窗外的路灯照射下,一个黑影跳上床,一气呵成的弯腰,揪住我的脖子,然后往旁边的墙上一摔。

  我撞在墙上,整个手臂都发麻了,灯亮了,是胡哥。

  “你还真会装蒜啊!”胡哥指着我,“就会一点皮毛,还学会宗师风范了!”

  我明白他是指我对待女鬼的态度,艰难的站起后道:“我除了感觉她的存在外,什么都不会啊!”

  胡哥叹了口气,在床上坐下,这时我才注意到他鞋子没脱,想了想还是不要叫他下来了,不然又要揍我,这家伙似乎有点躁狂症。胡哥从衣服里面取出一个小包,丢给我:“别说我不照顾你,这里面的东西你用得着。”

  不会有是什么坑人的东西吧,我慢慢打开,有一沓黄符,还有一个铜铃。

  “在那老东西面前,我要面子,肯定会表现的有多轻松就多轻松,但是也知道就你现在的能耐,真遇到事估计也是送死。”胡哥声音放低了一点。

  我明白了,他是怕我出事,所以给我偷偷塞好东西。但胡哥随后的话,让我明白自己一厢情愿这么想。

  “你死了不要紧,我输了就不行了。输过他一次,不会再输第二次。”胡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昏暗的灯光,良久后转头看向我:“那些符,有镇煞符,有定尸符,你现在能够催动那些符,具体怎么用,你随机应变吧!”

  镇煞我大概了解一点,但是定尸符还有这个铜铃,似乎是赶尸才用得上的吧?

  “胡哥,这个铜铃,怎么用?”我把铜铃递到胡哥手中。

  他轻轻摇了摇铃声,我忽然有种莫名的被震慑感。

  “佛教的梵钟有震慑心灵,取出邪念的作用,所谓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生;离地狱出火坑。我们出来赶尸,不能扛个大钟出来,但是你也别小看了这铜铃,能够震慑阴灵,使其听召唤。”胡哥慢悠悠的解释到,“那些定尸符,我怕你一个人力量不够,所以到时候就刨掉坟,弄几个行尸来帮你。”

  “刨坟?道德上不允许吧?”我反驳道。

  “道德和小命哪个重要?”胡哥盯着我到,“还有,你这性格太软弱了,太他么的文艺了,就刚才那种情况,你居然给女鬼讲道理,人家现在都是怨气,听不进你讲的道理,也不会明白的你的意思。对付敌人,记住一个字,先下手为强!”

  我掰指头算了一下,尴尬道:“胡哥,这是五个字。”

  “细节就不要在意了!”胡哥面无表情到,“还有,你自己现在是很难找到那个猫女的,所以就跟着那个郭英俊,等他找到猫女后,也不要动手,保存实力,等那个郭英俊跟猫女耗得差不多了,再坐收渔人之利!明白不明白?”

  果然老奸巨猾,可惜我和英俊早有计划了,我敷衍的对胡哥点了下头。

  “好了,我走了,不然老家伙就知道我偷偷出来给你开小班了!”胡哥说着走到窗户边上,我本以为他会纵身一跃,跳出窗户,谁知道他有些木讷的抬出腿,趴在窗户上,慢慢的往下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