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草果然很乖的停了一会,我激动的张开嘴,可是又突然一阵风,枯草直接吹进我嘴里从喉咙里吸进去了。

  绝世神功果然没有那么容易炼成,可是坐久了也确实无聊,掏出手机想玩下,却没电了。呼了口气,继续打坐吧,现在也只能这样麻痹自己,时间过的或许快一点。

  又有把体内的宿便已经拍光了,相当于排毒吧,所以身体很空净。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有点飘飘的感觉,或许是饿出来的,也或许是气场到了一定境界了,能够感受到周围空气很细微的流动,不止是那种一股一股的大风,连绕着身体而过的气流也能感觉到,那种感觉很明显,就像水一样滑着皮肤流过。

  吃了一点草,喝了一点水,继续打坐,这次闭上眼睛,一闭就是两天。只能从眼皮外的光线强弱感觉到日夜更替。第六天开始下起微微细雨了,不过胡哥并没有上来给我送伞,不知道是忘了,还是让我就这样。不过我也不急了,蛮享受那种体内的气息与周围的气息共通的感觉。气息从鼻孔呼出来,有点微热的融进鼻前的空气中,然后贴着脸颊两边散开,直到与周围的空气无异。

  下午时候雨开始下大了,琳在身上,头发和衣服湿透了,但是能清晰的感觉到每一滴雨击打在身上的感觉,就像有人用一个小锤子敲打一样。当我再睁开眼时,已是艳阳高照,胡哥站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张符。

  最新章(1节X;上酷&H匠@i网Q

  我站起来,风吹过刘海在眼前晃动,一缕缕白发,轻轻捋了一半刘海夹在耳根,另一半随着风摇曳,然后捋起袖子,显得很干练的样子。胡哥突然一脚踹过来,厉声道:“在我面前别装!”

  酝酿出来的气势一下灭了,我马上捂着肚子,显得有点怂。

  “来,感觉到什么了?”胡哥把符竖在我面前。

  我盯着黄符看了一会,怎么那么像香蕉啊,不对,像鸡蛋卷饼。

  “感觉到饿了。”我如实回到。

  胡哥脸拉了下去,于是我又重新酝酿情绪,本来是酝酿的足够,可是被他刚才那一脚,蓄起来的气势一下呗踢破了。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会,再睁开眼,似乎感觉到眼前符的周围有股不同寻常的气流在围着黄符流动。

  “每一张符,都需要很强大的念力画出来才有用,不然就跟印刷品一样了,纸老虎,能唬一下阴灵,但是一戳就破。而符被注入念力后,又会与符文对应的灵力相通,比如镇尸符,就会有镇尸的力量。一般来讲,大多数人都会用朱砂画符,因为朱砂正阳,一来这样更容易与符文的灵力相通,二来,光是朱砂本身就能克制住一下阴灵。”胡哥慢慢解释到,“但是呢,只要画符的人念力足够强大,就算用水画的,转瞬即逝,也能产生很大的灵力。现在告诉我,你感觉到什么了。”

  “我感觉符周围有股不同于周围的气流在流动。”我轻轻回到,不敢大声,不然气势就又乱了。

  “很好,现在练最基本的,让这个符烧起来!”胡哥可能脖子有点酸了,微微勾着头。

  这个简单,我马上掏出打火机,哒啦一下,刚按下去,胡哥就猛地一抬头,紧接着一脚踹过来,但是我往旁边一闪,避开了。

  “用打火机,那还要练啊?”胡哥吼道。

  “不用火点,怎么烧的着?”我纳闷到,忽然想到,他不会是要我让这张符凭空烧着吧,那好像是江湖骗子最基本的把戏,里面用了什么化学元素,我忘了。

  胡哥扭了下腰,不耐烦道:“用你的念力,集中力,点燃这张符!”

  符挡在我的面前,正好双目中间,我就那样死死的盯着黄符,集中注意力,可是虽然能感受到自己皮肤表面的气体流动的快了起来,却没办法往黄符方向逼近,好像无法控制它们一样。

  “放松,不能急,越急越乱,一点要放松,达到忘我的境界,才能催动自己的念力。”胡哥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足,无奈的语气提示到。

  我学着放松自己,果然,贴着皮肤游动的空气似乎不再贴的那么紧了,可以轻轻的控制它们游动的放向。与此同时,也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脉流动。慢慢的将体内的气聚集到上身,再双手合掌,中指食指向前,让气脉顺着手臂游动,聚集到手指中,往前涌出了一点点,却只有两三寸,离黄符还有些距离。

  胡哥也不催我,他可能一只手酸了,便换了一只手,但是仍旧是那个位置。约莫过了两三个小时,手指涌出的气脉终于接近了黄符,并且与黄符自己的气开始相冲,突然啪的一声,黄符燃着了。

  “耶!”我兴奋的跳起来,胡哥淡淡然的把黄符甩开,由着它飘下悬崖。

  “胡哥,我感觉自己现在存满了power。”我因为第一次成功做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激动不已。

  “充满了什么炮?”胡哥点了根烟,很平淡的问道。

  “power,不是炮,是英文,力量的意思!”我开心的解释到,胡哥嘴微微张开,烟头斜下,半嵌在他嘴里。突然烟头往上一翘,胡哥狠着脸,不停的拍着我的后脑勺:“妈的,好好的中国人不讲中国话,你跟我讲洋文!”

  我连连哎哟着,蹲下避开,动静不敢太大,怕摔下了山崖。好一会后,胡哥不拍我了,指着悬崖,道:“现在下山!”

  “怎么下去?”我问到,胡哥眼睛瞪大了,突然笑道:“当然是跳下去,你现在全身都充满炮了,放心,跳下去没事。”

  我还沉浸在刚刚催燃黄符的喜悦中,感觉原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也能轻松做到,所以就激动道:“跳下去真的没事吗?”

  “没事!你要相信自己。”胡哥做了个‘欧耶’的手势,拍着我的肩膀:“跳吧,相信自己,相信你的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