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上。你狠。

  我豁出去,学着胡哥一样,脚在那块小凸石上借力一蹬,双手扒在了边沿,但是却没法像他一样踩几脚就爬上去。

  “胡哥,帮忙拉一把!”我赶紧喊到,胡哥却瘪了下嘴,不搭理我,继续往上爬,翻上了第二块大石头。我次奥,我看了一眼下面,虽然不是很高,但如果我松手的话,会控制不住往后挫,那样就会翻下山了。咬着牙,拼劲全力,搭了一只脚上去,才翻了过去。而此时胡哥却在上面厉声吼道:“怎么这么慢,还比不过我几十岁的老头?”

  我倔劲也上来了,不过人要是心横起来,却也会爆发出平时无法触及的潜力。这次翻得比较容易,一下就上去了,但是接下来,还有二十几米高才到山顶,但是却没有可以停歇的地方了,像一块完整的大石头一样立在那里。

  胡哥拍了拍我肩膀,让我爬山去,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他唉了一声,让我放心,他会看着我的,不会让我摔下来。

  于是我们就并排往上爬,岩壁上有些小凸石,以及草藤可以借力,不知不觉也爬到了一半。胡哥让我停一下,他一手抓着岩石,一手摸出盒烟,往自己嘴里抖了一根后,再抖出一根递给我。可是我两手死死的抓住石头,哪里还空的出手啊。

  胡哥有点不高兴了:“长辈给你发烟,你不接,这是看不起我啊?你看不起我,我就要生气了,我生气,就要把你埋了哦!”

  酷!匠网9}首8…发:(

  我咬着牙,调整着双手的力度,哆哆嗦嗦的送出一只手,去接胡哥的烟,刚捏到烟,胡哥却突然一下拍在我的肩膀上:“孺子可教嘛!”我浑身震了一下,如果不是捏烟的那只手也赶紧抓住了草藤,就被拍下去了,不过那根烟算是折断了。胡哥也不再耍我,往上爬。

  爬到山顶后,只有十几平米的位置,四周都是悬崖,上面还有一个酒坛子和骨头,我看向胡哥,看来他平时经常上来喝酒吃肉。

  我看向胡哥,“胡哥,带我上来干什么啊?这里除了酒坛外,什么都没有,总不会是叫我来喝酒的吧?”

  “帮你开窍!”胡哥说着一脚扫在我脚跟上,我往后一跌,一屁股坐在地上。胡哥用脚或推或扣的摆弄的我的腿,让我成打坐姿势。我屁股虽疼,但是也不敢乱动,免得他有突然一下,我摔下山就完蛋了。

  “怎么什么是开窍吗?”胡哥便问便蹲了下来,拿出他早准备好的银针,插在我的百会穴上,然后解释道:“我们这行,无论是催符还是降鬼,都必须要有强大的念力。你一点根基都没有,所以只能下狠招了。先把你的百会穴通掉,然后你静坐七天,天地灵气,自会增强很大的念力。”

  我怎么觉得有点像金庸的武侠桥段啊,便扭头看向胡哥:“那胡哥,弄完之后,我是不是能放大招啊?”

  “我都放不出来!神神鬼鬼的电视看多了吧你!不过这样整一下,催符什么的,倒是可以的,想提高的更多,就看你的资质了。”胡哥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人在饥饿的状态下,精神会特别集中,学东西都很快,同理,对你开窍也有很大的帮助。这样一折腾,有两个结果,第一个就是你的念力,气场,都有本质上的提升。第二个结果就是,你疯了跳崖,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内疚,大男人这点苦就疯的话,也不陪吃着五谷杂粮,活着也浪费空气。”

  我一听这不对劲啊,他不会是想让我饿七天吧,电视普及的地震求生常识告诉我,如果我饿七天的话,估计快发臭了吧。不等我开口问,胡哥救指向那个酒坛子,道:“饿了就喝点露水,那边还有草,能长这种地方的植物,都精贵着呢!”

  胡哥说完背着手,站在悬崖边上,叹气道:“已经输过一次给那老家伙,这次一定不能输,再输的话,我就自杀死了算了。”

  “别啊,怎样也用不着死啊!”我赶紧劝说他到,他转头看我,微微一笑:“放心,如果输了的话,我一定会先把你埋了再死的。”然后不由我开口,往后退了一步,蹲下爬下山去,整个身子快要消失在悬崖顶时,他突然开口道:“这七天如果你敢贸贸然下去的,我就弄死你!真弄死你的!”

  我咽了口口水,心求神明保佑,让这家伙一个失足,摔死算了。

  胡哥下山后,我一人在山顶上,一开始很激愤,然后变得烦躁,几次想偷下山去,慢慢到天黑时,因为肚子饿,就躺在那里睡觉。一觉醒来已是半夜,月亮悬在头顶,我有点冷了,搓着双臂,但是却无法御寒。后来发现搓手跺脚都无法御寒,就也懒得动了,躺在那里继续睡,希望睡着了就好了。

  可是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法睡着,就干脆打坐,心里不停的默念着“我不冷,我不冷,我在泡温泉,身体很暖和,很暖和”。慢慢的,自我催眠起了作用,身体竟有点温热起来。

  打坐到天亮,心已经很静很静了,其实这种情况下也没办法不静下来。人果然是逼出来的,因为完全静下来了,新陈代谢,以及血液循环都慢了下来,很多感知能力都下降,饥饿的感觉也下降了很多。

  到傍晚的时候,吃了几口草,喝了几口酒坛里的露水,但是一喝是酸的,妈蛋,哪是什么露水啊,明明是雨水,并且是酸雨。

  刚嚼下草没多久,肚子就咕咚咕咚起来,肠胃蠕动的非常快,有种要排便的感觉。这下坑大了,四周一个遮挡的东西都没有。坚持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了,一摸口袋,还好有包餐巾纸,不管了,就蹲在悬崖边上拉吧,拉的时候抬头看了下天,但愿谷歌地球现在没有在拍卫星照片,不然我估计要火遍全球了。

  淅淅哒哒的,感觉大肠里面的东西全拉出来了,这排毒都彻底的。拉完之后又回去打坐,坚持到了第二天睁开眼,一根枯草随着风在我面前飘动,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感觉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念力让那根草停下来。于是集中精力,对着那根草,心中默念道:“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