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哥反手背着,走在我前面,道:“当师父的,得因材施教,你反应不错,但是因为心理素质原因,容易被外界影响而产生相联系的假象幻觉,这是致命的地方,但是联想能力不错,我从这方面着力帮你纠正。”

  我赶紧跟上去,问道:“为什么我脖子没有被咬破吸血啊,明明感觉很疼,然后被吸血了的啊!”

  “那家伙牙齿早被我拔掉了!”胡哥哼了一声,“人一进入高度紧张时候,就会由一些潜意识的本能反应主导身体,你八成是小时候僵尸片看多了,一吻脖子就是吸血,才会导致你刚才的感觉。”

  “喔喔,原来这样,那现在怎么解啊?”我跟着胡哥,发现他虽然步子移动的很慢,但是前进的速度却很快。

  胡哥停下来,看着我:“现在要办的就是把那个家伙抬回那里,再去批根桃木插在他心口,一起埋起来。对了,那个镇尸番也要绑上去,知道吗?”

  “啊?”我惊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黑大个,已经有些距离了,刚刚那样戳他一下,估计只是暂时让他不动了而已,万一抬的途中突然醒了怎么办?

  “胡哥,不如称他现在睡着了,烧了他,要他命吧?”我提议道,这样封在那里,确实挺麻烦的,万一出个什么篓子就麻烦了。

  胡哥转过身,有些不悦的质问道:“你现在开始教我怎么做事了吗?”

  我连忙摆手,“没没没,只是我觉得,烧了他比较省事,并且斩草除根。”

  胡哥走到我旁边,手搭在我肩膀上,“其实他身前是我最好的朋友。”

  喔,明白了,胡哥肯定是不忍心把朋友烧掉,留个尸体在,还是有个念想。我刚这么想,胡哥接着道:“不过他居然出卖我,所以……”他耸了下肩,“我把的他的魂禁锢在那个坟周围,终生不得离开,把他的尸体用桃木镇住,四周种了五行属火的紫薇,让他年年月月日日,饱受烈焰煎熬。”

  我不禁打了个寒碜,看来这胡哥比较毒。然后指向山上,问:“那另一组坟呢,是谁啊?”

  “是我徒弟,不争气,辜负了我的期望,所以……”胡哥颇有点忧伤的摸着额头,好一会后抬眼看我:“知道什么是无毒不丈夫么?说的就是我,所以你最好听话一点,既然入了我的门,就是我的人,就得守我的规。不听话或者中途想跑的结果,就是上面多一组坟,懂吗?”

  “懂了。”我干净利落的回到,然后跑回去扛起那个黑大个,往山上扛,这次不是问候胡哥的女性长辈,连男性长辈都问候了一遍,这下跳进火坑了。

  幸好路上没出现什么状况,黑大个乖乖的躺着,然后跑到山下,折了一根粗粗的桃木枝,简单削了一下后,绑上镇尸番,插进黑大个的心口,用碎石头埋了起来。

  回到胡哥家里时,天已经大亮了,爷爷和郭英俊也都醒了,干巴巴的坐在那里。我问他们坐那干嘛,他们说等胡哥来开饭,话音刚落,胡哥就一口豆浆一口油条的进来。爷爷瞪大眼睛看着胡哥,没好气道:“我们好歹是客,哪有你这样当主人的,自己跑出去吃早点,留我们饿肚子!”

  胡哥呵呵一笑,把小手指勾着的一个袋子给我:“来,这是给你的早点,徒弟待遇不一样。村里没早点卖,这是集镇上买来的。”

  爷爷瞪着胡哥,胡哥咧了下嘴,“你真想吃吗?”

  “你说呢,我们怎么也是客啊!”爷爷较劲了,郭英俊拽着爷爷,让他别太大火。

  胡哥用手蹭了我一下,嘴巴努了一下我的豆浆,道:“徒弟,把豆浆给他!”

  “喔!”我连忙点头,把豆浆给爷爷,但是胡哥却拦住了,责怪道:“谁叫你这样给他吃的?要祭给他吃,懂吗?”

  我为难了,看看爷爷,又看看胡哥,爷爷的脸已经气绿了,胡哥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见我久不动手,突然拍着我的肩膀,问道:“你是不听我话吗?”说完转头看了一下对面山上的那两组插着镇尸番的坟。

  “爷爷,对不起了,我也逼不得已。”我对爷爷抱歉到,把豆浆一字撒下。胡哥嘿嘿笑起来,“这样就对了嘛!老家伙你慢慢享用啊!不够的话,我可以给你立个牌位供奉起来!”

  爷爷抖着手,指着胡哥:“放心,你一定死在我前面!”然后转头对郭英俊道:“生火做饭。”

  等他们两人进了厨房,胡哥哼了一下:“还真把自己当贵宾了!”

  不过我看胡哥跟爷爷,有过节是肯定的,但是也肯定有情义成分在里面,不过也不会这样上不上下不下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我就不好问了,免得胡哥一个不爽,在山那头给我立个坟。

  胡哥走到厨房门口,对爷爷道:“等会你帮你徒弟熬糯米汤排毒吧!我跟我徒弟出去溜达溜达!”

  我看着胡哥,问:“我不需要吗?我的降也还没解呢!”

  uG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胡哥掐着我的手背,一直抬到我脸前:“看看,这不好了吗?”

  我眼前一亮,果然,皮肤恢复了这个年纪该有的色泽,于是连忙拔了一根头发,可惜还是白色的。

  “没事,白色头发比较酷。”胡哥说着带我到了村口,一路上遇见老人家都会打招呼,到了村口后,他指着上面,道:“走,上山顶!”

  可是山顶没有路上去,都挺陡的。我连忙问胡哥怎么上去,两步助力,踩在一块小凸石上借力一瞪,爬上了第一块大石头,在上面对我道:“就这样上来!”

  我瞅了瞅那大石头的高度,再瞅瞅旁边下山路,如果一不小心,就直接滚下去玩完了。胡哥见我犹豫,不耐烦道:“哎呀,我还能坑你不成,昨晚一夜就帮你解了降。放心,上来吧!”

  “可是我腿脚不怎么利索啊!”我拍着大腿到,胡哥虽然年纪大,但是毕竟练过的,我可什么都没学过啊,以前想劈个一字马,还差点扯着蛋了。

  胡哥站直,一手叉着腰,一手指向对面的山,大声道:“我忽然发现对面正好有个空位子立新坟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