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我赶紧把棍子插回去,可是插进去一点后,却似乎卡住了,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或者捏住一样。而原本要攻击我的那条蛇,也不见了踪影。于是我双手握紧棍子,往里面插,棍子松动了一下,但是却没有插进去,最后因为用力过猛,折断了。

  棍子折断后,看见断口,才认出来这似乎是桃木。看来下面确实有邪门的东西,我把棍子一丢,拔腿往山下跑,因为山太陡了,还不能跑的太急,不然就直接滚下山了。下了几米后,就听见上面砰的一声响,那些碎石头像四面八方砸开。有几个从我耳边擦过,差点就被砸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一股乌云突然挡住了月亮,四周黑麻麻的一片。我不敢移动了,那样会弄出动静来,还是蹲着比较好,反正草很高,应该可以将我藏起来。

  蹲在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久久没敢动,看这么久了还没动静,应该没什么事吧,于是就想摸索着下山去。我刚猫起腰,往下移了一步,完蛋了,脚发麻了,一动不能动。而此时月亮也从乌云背后出来了,一片朦胧中,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坟的位置,一个黑大个站在那里,昂头冲着月亮吸气。

  按照我的玄学启蒙老师林正英的桥段,这百分百是僵尸舒醒的节奏啊。我想继续蹲下去,可是脚却不能移动,真后悔站起来了,只能死死的盯着那黑大个,但愿他吸到天亮,吸到我回到胡哥那里就好了。

  可事与愿违,那黑大个低下了头,转向我,他的脸在月光阴影中,没法看清他的脸,所以也无法得知他是盯着我看,还是巧合的头冲着我这边。

  黑大个冲着我这边站了一会后,移动了脚步,向我这边走来。僵尸不应该是一跳一跳的么,我摒住了呼吸,那黑大个走到我面前,冲我脸上吐着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我了。终于我感觉脚能动了,也不管下山路陡不陡,直接迈开腿往下跑。一路冲冲撞撞的,幸好草木茂盛,每次要失脚滚下山的时候,就被厚草给挡住了,但是身上也刮满了划痕。

  好不容易逃到了山脚下,脸上身上全是血,回头一看,那黑大个似乎没有追过来。我松了口气后,拔腿往胡哥那座山上跑,刚跑出几步,头顶一阵风过,一个黑影落在了我前面,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我,这次他是面对着月光,所以看清他的脸和身体了,心口有个洞,脸上也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就像一个蒙了块牛皮的骷髅头。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我心里默念着,慢慢的往路边退,蹲在了地上,那黑大个没有下一步举动,依旧立在那里,吐气呼气。

  随着黑大个的吐气呼气,四周似乎慢慢聚集很多乌鸦,哇哇的叫着,要多瘆人有多瘆人。这王八蛋不会是什么乌鸦精吧,正琢磨时,脖子突然一股刺疼,我本能的一巴掌拍过去,一只不知名的虫子把我脖子咬破皮了,血流了一点出来,而那黑大个也突然亢奋起来,一下跳到了我的面前,用力嗅着味道。

  我也不知道是脚又蹲麻了,还是吓到了,一步也没挪动,就傻傻的看着那黑大个,黑大个似乎确定了血源,双手按住了我的肩膀,把鼻子凑到我的脖子边上,用力嗅。而此时我想挣扎逃跑,却无济于事了,黑大个的力气很大很大。

  “救命啊,胡哥!救命啊,爷爷!”我放开嗓子大喊起来,刚喊出一声,背后一个声音冷淡淡的道:“不会吧,遇到意外就只会喊救命?”

  听出声音是胡哥的,我赶紧扭过头去,但是却被黑大个掰了回来。只能面对着黑大个,用力喊:“胡哥,救我啊!”

  “好歹你也是学过的啊,如果你这点事都处理不了,也没必要救了。”胡哥走到我旁边,嘴里叼着根烟,满是懒散的说道。

  这时候我也不敢撒谎了,连忙说清楚我压根就没学过,说是爷爷的徒弟,纯粹是为了骗他救我。

  胡哥在旁边的大石块坐下,咳了一下,酿出一口痰,含着烟继续不紧不慢的道:“靠,居然骗我,最恨人家骗我,死有余辜。”说完他翘起腿,开始抠脚趾头。

  “别开玩笑了,胡哥,救我!”我赶紧求饶道,而此时脖子一阵刺疼,那黑大个咬住了我的脖子,同时感觉源源不断的热量从脖子被吸出去。

  死了死了,胡哥真的这么冷漠,见死不救。

  “我叉叉你妈,叉叉你奶奶,叉叉你姑姑……”把胡哥的女性长辈骂了个遍,胡哥冷笑一下,走到我旁边,拍着我的肩膀,同时戳了一下正在吸我的黑大个,道:“不怕告诉你,这就是我姑姑,你想叉她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可以动手。”

  原来是个邪师,这次被坑大了,这家伙是故意设圈套让我来把他姑姑放出来吸我血的。人和人果然是一点信任也没有了。

  酷匠}$网!永}久免费I看J小j说XF

  胡哥冷笑了一下,抽完一根烟后续上一根,而此时我也感觉身体很冷,像是随时要休克掉一样。胡哥搓了下鼻子,退了一步道:“别说我不救你,现在指点你,自己看着办!人怕伤了心,树怕伤了皮,鬼魅灵煞也有他们的致命的死穴。这个东西的死穴在哪,你知道吗?”

  我马上想到黑大个心口的那个洞,便用手指戳了一下,问胡哥是不是这。胡哥嗯了一下,继续道:“一直是桃木镇尸番镇出来他,桃木五行之精,镇尸番集天地罡煞之力,都是很阳的。心血纯阳,五指连心,中指血最阳,现在你想想有什么东西可以暂时镇住他吧!”

  都说的这么透了,我再想不通就是傻子了,于是咬破中指,一下戳进黑大个的心口,他果然不动了,往后一倒,挺尸了。

  而我赶紧捂住脖子,对胡哥喊道:“快叫救护车,我失血过多,要输血。”

  “反应还可以,但是心理素质很差啊!”胡哥抱着双手点评我到。

  我懵了一下,松开手,手掌并没有大量的血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