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郭英俊都连忙问胡哥为什么,他叹气摇了摇头:“有些猫崽子在肚子里就死了,成了死胎,生出来后就会被母猫吃掉,那样母猫就会有了食子癖,以后连活的都会吃。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母猫选择性抚养强壮的猫仔。”

  “可是这跟那些大猫被咬死吸血有什么关系?”郭英俊有些懵了。

  胡哥顿了一下,摇头道:“孺子不可教,愚钝!”

  本来我还在犹豫的,但是见他这么说,就隐约明白了一点,马上插口说是不是那些大猫的妈妈的灵占了那个女孩的身,然后感觉它的小孩生活在那里也是受苦,就过去结束它们的生命?

  胡哥眼皮一抬,拍着我的肩膀:“小伙子有点天赋,改天我教你点真本事,不要跟着那个瞎子学什么骗人的鬼把戏了!”

  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不过现在还等着胡哥救自己,所以为了让他舒心,就顺着他的话连连点头说好。

  第一天熬了用文火熬了五个小时,直到米汤成了绿色的,胡哥说那是逼出来的毒。每天熬五个小时就够了,太长时间身体吃不消。胡哥的家在半山腰上,没有通电,傍晚我们坐在院子里吃饭。四周都是没办法开发,原始状态下诡丽壮观的石山,再加上瓦房,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酷0匠◇#网首7发

  吃饭间,胡哥还不忘贬低爷爷,笑他不会什么真功夫,只会一下瞎把式。爷爷可能跟胡哥确实有心结,便回击胡哥才什么都不会,所以老早就躲到深山里来养老。

  两人一来一去,谈话间的气氛就也越来越紧张了,最后胡哥一拍桌子,说不服就较量一下,他让爷爷把我转到他门下,他在这几天里教我东西,等我和郭英俊好了,出去看看谁先把那个猫女找回来。因为那个猫女始终是我和郭英俊疏忽才放走的,用胡哥的话说,大男人,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别什么都靠师父。

  我有些紧张了,因为我是假徒弟,什么都不会,冒充爷爷的徒弟只是为了反逼胡哥救我而已。郭英俊跟我不同,他跟爷爷学了那么久,好歹有些底子。如果我贸贸然去找猫女,怕是还没正面打个招呼就歇菜了,所以我连忙摆手说不行。

  胡哥瞪大眼睛看着我,问我是不是不相信他的本事。我连忙摇头说不是,可是他却死钻这个牛角,说如果我觉得他没本事,教不好我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也不用让他救。

  胡哥的样子不像在说笑,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估计真会被赶下山。权宜之下,先点头答应了。

  吃过饭之后,因为已经算是胡哥的徒弟了,所以胡哥让我睡客房,爷爷和郭英俊睡客厅。到半夜时候,突然鼻子痒痒的,醒来后胡哥手拿着一只蜡烛,把我吓得一下清醒了。他把我拉住屋子,站在院子里,指着旁边的几个山,数到:“那三座山,山腰上一共有二十几组坟,你现在过去在每个坟前点上蜡烛和香。不许作弊啊,我在这边都能看得到烛光。”说完递给我一个袋子,一看里面都是香和蜡烛。

  我有点怂了:“胡哥,三更半夜的,去打扰人家不大好吧?”

  “没事,现在坟里面的家伙都醒着,不算打扰。”胡哥很坦诚的说道,但是他这么一说,我心更凉了,拿自己身体还没好全做借口:“可是胡哥,我身体都没好,不宜过度劳累吧?这几个山,都那么抖,一上一下的,怕是吃不消。”

  胡哥嘿嘿一笑,按着我的肩膀,凑到我耳边细声道:“半夜月精华,人一累,血流就快,你吸得月精华就也越多,对你的恢复有好处,见你是我徒弟才特别待遇!”

  我拿着香烛,手脚有点抖。胡哥突然拉长了脸,点了根烟道:“其实我以前也有个徒弟的,不过因为不听话,死了。”

  “怎么死的?”

  “被我弄死的。”

  “行,我去!”我连忙往下山的路走,胡哥在后面喊我小心点,现在天刚转暖,一些毒蛇什么的舒醒过来,肚子都饿空了的。

  直到下到山脚,我已经在心里问候了胡哥往上的十八代女性亲戚。拿鬼吓我就算了,还拿毒蛇吓我。

  到了左边的那座山脚下,才发现自己没带电筒,只能凭着月光上去,转头一看胡哥的地方,他用强光电筒晃了晃,好像在催促我赶紧上山去。有胡哥在看着,出什么问题他也会及时过来,于是就唱着偏向虎山行,仗着胆上山了。

  歌壮怂人胆,慢慢的气势就上来了,正要放开嗓子吼一段副歌时,一阵阴风吹灭了我气焰,马上就哆嗦起来,停下脚,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左前方立着一组坟,碎石头堆砌的,没有墓碑,看样子有些年头了。

  “见怪莫怪,路过而已!”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坟前,鞠两个躬,然后蹲下去点香和蜡烛。可是蜡烛却怎么也点不着,刚点上,一转身就灭了。问题是这里就刚才一阵风,现在已经停了啊。

  我琢磨着要不就暴力点吧,把蜡烛斜握着,滴了很多蜡油在地上,然后将蜡烛一起那样烧掉。庆幸的是这样一来蜡烛没灭,于是我又点上了香,插在地上。再拜了拜,继续往上面走,刚绕到坟后面,突然啪的一声响,我赶紧回去看了一下,蜡烛还在烧,但是香却突然倒了,明明记得插的很紧啊。

  “我说大爷,或者老奶奶,别吓我,我从小就胆儿小。”我又拜了拜,将香扶起来,用力插在地上,还左右摇了摇,确定已经很紧了,风吹不倒再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胡哥在的那座山,已经没有电筒的光束了,这孽畜八成是回去睡觉了。

  “前世造了什么孽,过了年后遇到的尽是混蛋事。该不会是负责我命运的编剧换了个混蛋吧!”正抱怨时,又突然啪的一声响,靠坟的那左边身体瞬间凉了,转过头后,右边那半截身体也凉了,三根香从中折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里带刀说:

  前面两天因为有事,一直在跑长途,没有更新,抱歉了。明天会补回来的。